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你……哼!”明白人家说的是事实,潇琳琅只好放弃了现在就跳起来的打算,安心地趴在人家的胸膛上任他“轻薄”,然后便渐渐觉得腰上的酸痛减轻了不少,不由舒服地闭起了眼睛,不再做声。端木洌见状不由微微一笑,继续为她提供着这种贴心的服务,算是对自己昨夜那不加控制的索取的一种小小的惩罚吧。

    好一会儿之后,潇琳琅觉得自己已经舒服了很多,便轻轻抓住了端木洌的手说道:“可以了,总裁,不……不用揉了。”

    端木洌听话地住了手,却一本正经地纠正道:“叫我洌,琳琅,以后不要再叫我总裁了,很别扭。”

    “啊?”潇琳琅闻言不由怔了一下,然后皱起眉头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不太好吧?这样好像显得太亲热了,而我们明明还不是太熟……”

    端木洌一听这话,不由转过头狠狠地盯着潇琳琅红晕未退的脸,好像她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片刻之后他突然冷笑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哦,我明白了,我们不太熟。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不太熟的两个人可以住在一起,在一个碗里吃饭,在一张床上睡觉!原来不太熟的两个人可以脱得赤条条地抱在一起,整夜地折腾!原来不太熟的两个人可以……”

    “总裁别说了!”眼看端木洌说得那叫一个带带劲儿,居然把这种事情都堂而皇之地挂在嘴上咋咋呼呼,潇琳琅连羞带急地扑过去捂住了他的嘴,臊得恨不得从窗口跳出去,飞到九霄云外,“别说了!听到没有?不然……不然我……我……”

    被她捂住了嘴巴,端木洌既不着急,也不挣扎,就那么老老实实地呆着,然后慢慢点了点头,意思是“我不说了”。潇琳琅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慢慢放开了自己的手,重新躺了回去,依然感到身上没有多少力气,不由奇怪地问道:“说真的,总裁,昨天晚上你为什么……那样啊?好像多久没有抱过我了一样……”

    端木洌笑了笑,体贴地帮潇琳琅拉了拉被子,口中轻声一叹说道:“你知道什么呀?下周一开始我就要去青花·蝶韵美国总部开会了,来回怎么也得半个多月的时间。也就说,我将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看不到你,也亲不到你了,所以我当然要趁着现在多要一些,免得到时候……嗯……你懂得。”

    说着,他满脸“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那意思其实是说,我长得这么帅,一向很受女人欢迎的,一下子躲到那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而且还一去就是半个月,你不担心我在外面拈花惹草啊?趁早在你身上把所有的力气都榨出来,那么到时候我就算有那个贼心和贼胆,也没有力气了不是?

    虽然他的话说的比较含蓄,但是聪明如潇琳琅,还是很快就咂摸出了他的意思,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地狠狠在他胸前捶了一拳说道:“说什么呢?你可真是个男人!要开会就去吧,还搞得这么……这么乌烟瘴气的……”

    说到这里,潇琳琅大概也觉出自己这个成语用得不太恰当,所以不等端木洌说什么,她自己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的:“呵呵……呵呵……乌烟瘴气?什么词儿这是?亏我想得出来……不过也是,昨天晚上我们那么……那么疯狂,可不就是乌烟瘴气的吗?”

    不过端木洌显然没什么兴趣跟她纠结“用词不当”之类不着边际的问题,所以他的神情很快就变得比较凝重起来,转头看着潇琳琅说道:“琳琅,你先别笑,其实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以为他临去美国开会之前需要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跟自己交代一下,一向以工作为重的潇琳琅立刻收敛了笑容,点头说道:“是,总裁。不过……我们是不是先起床,然后吃过早饭回公司再说?”

    “不,还不晚,我先说了我们再起床。”端木洌轻轻摇了摇头,眉宇间浮现出一抹十分郑重的神色,“琳琅,今天是周二,还有五天的时间,我就要去美国开会了……”

    看到他的神情变得那么凝重,而且嘴里说出来的话也有几分瘆人的意思,潇琳琅不由缩了缩脖子,有些奇怪地点头说道:“我知道啊!总裁,你干嘛把气氛搞得这么吓人?你不就是去美国开会吗?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当然会回来,我都说了半个月了。”端木洌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心说我凝重?还不如你的话说得吓人呢!这不是成心咒我吗?“我的意思是说,这半个月我都不在你身边,我担心瑞绮丝会想办法对付你……”

    “瑞绮丝?不会吧?”听到端木洌的话,潇琳琅很有几分不以为然的意思,“她不是说了要跟我公平竞争,而且想跟我化敌为友了吗?总裁你还担心什么?”

  &nbs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95章潇琳琅太反常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