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想到此,她不由觉得十分歉疚,低声说道:“对不起,佑康,我……你不知道我这一阵子经历了什么,我……”

    “对,我是不知道,但你可以跟我说。”安佑康打断了她的话,语气依然很轻柔,依然带着一股淡淡的哀伤落寞,好像是一个被心爱之人抛弃的极品“怨男”一样,“琳琅,你在总裁身边,所以我不敢去见你,不敢给你打电话,可是……可是我很想你,每天想得发狂……我知道你必定已经想不起我了,毕竟总裁比我优秀了太多,我若是你,只怕也会像你一样……”

    这话说的,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就算你整日为情所苦,被相思折磨,似乎也用不着把人家潇琳琅说成一个“喜新厌旧、攀龙附凤、爱慕虚荣”的女人吧?就算此刻她的确舍你而留在了端木洌的身边,难道就一定是因为端木洌比你安佑康优秀吗?若是如此,以后万一再出现一个比端木洌还要优秀的男人,那潇琳琅是不是应该立刻抛弃端木洌,转而投入其他人的怀里啊?

    从为了报恩答应嫁给白浩然的时候起,一直到今天,中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的精神遭受的折磨难道比安佑康少吗?有时候她简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吉利,几乎所有倒霉的事情都被自己给碰上了!

    很显然,安佑康不会懂得,何况她也从未奢望过他能懂得。反正从答应嫁给白浩然的时候起,她就知道自己跟安佑康这辈子是不可能了。只不过她没想到自己能跟端木洌走到这一步而已。如果当初没有白浩然私吞公款的事情发生,那么此刻自己会是什么样?是不是早已变成了白太太,每天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

    不过无所谓了,因为“如果”这种东西是最没有参考价值的,既然已经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还如什么果呢?徒然浪费脑细胞而已。

    轻轻叹了口气,潇琳琅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安佑康解释更多什么,因而只是简单地说道:“对不起佑康,这辈子我们注定有缘无分了,所以你也不要再为我浪费时间和感情,欠你的注定是欠你了,虽然我并不想欠你。你……你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没有……”

    “琳琅,现在你连一句话都不想跟我说了吗?”大概是感觉出了潇琳琅的冷淡,安佑康声音里的哀伤又浓烈了几分,简直已经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觉,“是不是做了总裁的女朋友之后,跟我就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听到这句话,潇琳琅不由大大地吃了一惊,一边更加紧张地看了看端木洌办公室的门一边失声反问道:“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消息真的传得那么快?”

    安佑康怎么会知道自己正在跟端木洌交往这件事的?难道这消息已经从总公司传到分公司那边去了吗?这……这也太快了吧?果然是信息时代……潇琳琅忍不住微微地苦笑起来。

    “消息传得是快是慢我不知道,因为我是亲耳听说的。”安佑康叹了口气,显然在为这个事实而绝望,“昨天的展销会上,几乎每一个青花·蝶韵的员工都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你们交往的事情,并且纷纷猜测你们什么时候会给大家发喜帖、发红包……琳琅,你知道听到这些话以后,我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吗?我觉得地球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太夸张了吧?她潇琳琅一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在这庞大的地球世界里自己简直什么都算不上,渺小得可笑,所以她自认还不足以对地球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只不过……安佑康刚刚说什么?他是亲耳听到的?那就是说……

    一念及此,潇琳琅不由惊奇不已地反问道:“佑康你说什么?展销会?你是说……昨天的展销会你也来了?怎么我没看到你?或者你为什么不跟我打个招呼?”

    “我是分公司的总经理,展销会我当然会参加。”安佑康轻轻地说着,那低沉的语气让潇琳琅觉得压抑极了,好像自己变成了一个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女人一样,“我去了展厅之后,一直站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你,希望你偶尔一回头,终于可以看见我……可是从始至终,你的眼光都只会落在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却不是我。琳琅,你说在那样的情境之下,我还怎么跟你打招呼?你会不会觉得我已经变成了多余的?那我将情何以堪?”

    安佑康真的曾经在展厅出现过吗?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熟悉的气息呢?是,她承认那个展厅真的很大很大,如果不刻意留心的话,的确很难发现其中某个人的存在。但是不管怎么说安佑康都算是她的熟人,就算是不经意间一回头,她也不可能认不出他的。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自己的眼光只落在端木洌一个人的身上了吗?

    呃……好吧,偷偷承认一下,昨天在展厅的时候,她的确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拿来注意端木洌了,并没有过多地关注周围的人群。因为昨天她的打扮那么出众,可谓艳惊四座,人人都像看奇异景观一样盯着她,她不到处乱看就足够“招蜂引蝶”的了,怎么可能还敢伸长脖子四处飞“眼”呢?因此要说没有注意到站在角落里的安佑康,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可是这算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吗?端木洌如今是她的男朋友,而且他本身又是那么出色的男人,自己把比较多的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不是很正常的吗?为什么安佑康要拿出这么一副“哀怨中带着控诉、绝望中含着指责”的口吻呢?

    听到潇琳琅好一会儿没有开口,安佑康那充满忧伤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叹息着说道:“琳琅,看你的反应,就是说员工们说的都是真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89章鱼儿上钩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