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瑞绮丝这番话虽然多少有些粉饰太平、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借以掩盖被端木洌拒绝这个事实的嫌疑,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却也是实话。不管怎么说虽然端木洌的确是个相当优秀的男人,但他对瑞绮丝那么不待见,但凡有点儿自尊心的人只怕都不愿意留在这里受那份侮辱。所以一向在情场上无往不利的瑞绮丝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非要得到端木洌不可,都不知道她在跟谁较劲,叫那份劲干什么,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听到这番话的展初露显然也很有几分这样的感觉,但瑞绮丝是她的盟友,基于“双赢”的目的,她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替副总想了办法了吗?让您一定要沉住气,千万不可操之过急,因为这件事咱们必须从长计议……”

    “你可拉倒吧!”不等展初露的话说完,瑞绮丝就冷哼一声打断了她,并且毫不客气地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要不是听了你的所谓从长计议,我也不会耐着性子等了这么多天,一直没有去监视洌的举动!现在可好了,咱们的从长计议还没计议出个子丑卯寅来,人家那边已经公然在办公室里搂搂抱抱,摸摸亲了!我说初露,你到底还要从长计议到什么时候?是不是等他们跑到教堂举行婚礼了,你才能计议出来啊?”

    怪不得瑞绮丝这段时间安稳了不少,感情是在暗中进行什么“从长计议”了。自从那次拿解雇全体员工威胁端木洌,而又被端木洌毫不留情地拒绝以后,展初露便告诉她这件事急不得,必须从长计议。一方面实在是无计可施,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展初露的话说得有道理,所以瑞绮丝破天荒地听从了她的建议,居然真的没有再找潇琳琅的麻烦,着实让端木洌和潇琳琅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可是好景不长。瑞绮丝这种智商的人注定玩不了“从长计议”这种高端的游戏和计谋,自己看中的男人明明近在咫尺,可是自己不但不能抓紧一切时间去培养亲密的感情,而且还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情敌在端木洌面前晃来晃去,将端木洌全部的目光和精力都吸引到了她的身上,这……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可不是胡说,是被无数先辈们用事实证明过无数次的!

    于是瑞绮丝便开始沉不住气了,不止一次地偷偷问过展初露,她们的计划到底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实施。可是每一次展初露的回答都几乎完全一样:时机不到,所以不可心急,必须沉住气等待最佳时机,争取一击成功,一次就把潇琳琅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开始几次瑞绮丝还被展初露那自信满满的样子给唬住,乖乖地点头答应着,可是几次之后,她又开始暴躁不安地逼问了。

    自然,展初露仍然是那句相当蹩脚的借口:时机不到。这一次瑞绮丝是打死不想再听她的“时机论”了,所以一扬头一挺胸,先去找端木洌再说!结果……就是这样灰头土脸地回来了。看来展初露的确没有骗自己,时机确实有些不大对的样子。怪不得黄历上说今日“诸事不宜”,实在是太准了!

    想到端木洌刚才那冷酷绝情的样子和潇琳琅那满脸示威似的得意表情,瑞绮丝刚刚平复下去少许的怒气又翻滚着涌了上来,让她气得狠狠一拍桌子:“初露!你快说,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我实在是看不惯潇琳琅那副得意的样子了!她要是敢再惹我,我……我……看我不找人做了她!”

    嗯……电影电视剧里那些人是不是这样说的来着?好像一般都是撂出这样一句狠话来,很有气势的样子。不过……气势归气势,瑞绮丝的手因为拍桌子的时候用力过大而痛得她龇牙咧嘴,连连甩动着手掌倒抽气:妈的!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好像没见他们脸上有痛苦的表情啊?痛死我了!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

    展初露显然没有心思跟她讨论电视剧是不是骗人的问题,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潇琳琅坐在端木洌腿上的画面,而且越想象下去越是让她脸色铁青,眸中泛着隐隐的怒火。听到瑞绮丝的问话,她冷笑一声说道:“副总,您别着急,我想应该快了,潇琳琅得意不了太久的!”

    “又是这句话!每次你都说快了、快了,到底要快到什么时候?”说实在的瑞绮丝听展初露说这句话也快听伤了,所以一下子就趴在了桌子上,有气无力地问着,“初露,我现在可全靠你了,你就不能给我个准信儿吗?你就干脆告诉我,究竟要到几月几日才开始行动?”

    “我……我也不知道啊……”展初露似乎是叹了口气,很有几分无奈的样子,“副总,这种事说不准的,因为必须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我们必须在最合适的时机里动手,只有这样才能把戏做得最足,没有丝毫破绽,让老板绝对不会怀疑到我……们才行。”

    说到“我”字的时候,展初露几乎是非常自然地就要把后面的“才行”二字说出口,可是紧跟着,她便极快地反应了过来,然后几乎是停顿了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便把那个“们”字添了进去,天衣无缝到令瑞绮丝没有觉察到丝毫破绽。

    况且,瑞绮丝正在为展初露口中的“时机”二字而抓狂,所以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把原本还算整齐的发型抓得跟个乱草窝似的也顾不得了,怪笑一声说道:“哈?时机?我他妈也听够了这两个字了!你再跟我说什么时机,我先找人做了你再说!初露,是朋友就给我一句话:你说的时机,到底是什么时候?说!”

    其实瑞绮丝这句“先找人做了你再说”还真没有半分威胁的意思。因为她这种人就算再怎么飞扬跋扈,也会有自己的朋友,而展初露能够如此“热心”地帮她出谋划策,所以她有什么话都愿意跟她说,而且还把如此私密的事情拿出来跟她一起商讨,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知心朋友。所以刚才那句话也不过是情急之下的一种发泄而已。

    展初露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但是被瑞绮丝如此一说,她也有些着急了,脱口说道:“副总您就是再逼我也没用,他还没有告诉我具体的做法,咱们就只能等着再说!”

    听到这句话之后,瑞绮丝一下子愣住了:听展初露的意思,感情负责统筹全局的人还不是她自己,而是另有其人?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不是因为什么时机不对,而是因为……她背后的那个谋划者还没有给她具体的指示?那么,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而且……展初露居然把自己所有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75章先造成既定事实再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