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控诉还没有结束,她突然感到端木洌抓住自己的手猛一用力,她整个人便跌坐在了端木洌的腿上,那姿势要多亲密就有多亲密。不过……公众场合哎!做出这种动作,这不是摆明了找事儿吗?若是被好事者看到传了出去,自己倒没什么了不得,可是一向以“绯闻的绝缘体”著称的端木洌恐怕就要绯闻满天飞,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

    所以潇琳琅吓得用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并且担心不已地瞄着门口的方向说道:“总裁别这样!万一被人看到就麻烦了!快……快放手……”

    “别乱动,我只是想抱抱你,暂时不会对你怎么样,”端木洌扣住了她的纤纤细腰,将她的身体固定在了自己的腿上,将耳朵贴在她的颈边柔声说着,“本来打算直接放过你的,可是刚才谁让你说那句任你予取予求了?你不知道男人在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会让他的征服欲和占有欲空前强烈起来吗?”

    呃……什么歪理这是?潇琳琅发誓她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或听到过这句话!只怕是端木洌自己发明的吧?早知道就不说那么轻浮的话了,果然“祸从口出”这句话是太有道理了,伟大的中国老祖先,怎么发明出这种金石良言的?

    因为直接坐在了端木洌的腿上,而且离他的敏感那么近,所以潇琳琅很快便觉察到了他的所谓“占有欲”的确旺盛得很不像话。不敢再刺激他的渴望,潇琳琅只得乖乖地安静了下来,任由端木洌轻轻地吻着。

    “傻姑娘……我不让你动,你就真的不动了吗?”端木洌低低地笑了起来,天知道他现在忍得有多么辛苦?可这傻丫头居然还真的一动不动地任他轻薄个不停:这姑娘专门考验他的忍耐力来的?“你就不怕我得寸进尺,再做点别的?”

    “你是端木洌嘛!”潇琳琅红了脸,很有些讪讪然地不好意思,“言出如山,一言九鼎,什么时候食言背信过?我信不过所有人,也信得过你……”

    端木洌又不说话了,然后将脸埋在潇琳琅的肩窝里,“呵呵”地闷笑起来。别怀疑,这一次他是开心地笑。潇琳琅居然肯这样全身心的、毫无条件地信任他,难道不值得他高兴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段视频的缘故,潇琳琅对他的态度才会这么快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早知道就早一点把那段视频放给她看了,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两人正在尽量放松自己享受这难得的甜蜜一刻,可是却偏偏就有人不耐烦了,非要搞点破坏不可,“砰!”

    “洌!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一声开门的巨响之后,瑞绮丝那尖细的嗓音随即传了过来,当她看到屋内的两人那亲密的姿态时,不由刷的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好像要杀人一样的,“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在干什么?”

    啊……天亡我也!

    听到瑞绮丝的声音,潇琳琅的第一反应是立即站起来,可是着急之下她反而浑身一软,干脆直接瘫在了端木洌的怀里。刚才只顾被端木洌感动,而跟他卿卿我我了,怎么把瑞绮丝这茬儿给忘了?她现在还是大家公认的端木洌的女朋友呢!枉自己还一个劲儿地向她澄清自己跟端木洌之间什么都没有,可是现在却被她本人给抓了个现形,这下她别说是浑身是嘴、跳进黄河了,就算她连跳进黄河加浑身是嘴都别想说清了!如果这个样子还叫没事的话,那什么样子才叫有事呢?被人直接堵在被窝里吗?

    相较于她的慌乱,端木洌根本神色不动,甚至连眼皮不都翻,依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甚至还示威一般将潇琳琅搂得更紧了些,然后冲着瑞绮丝伸出了四根手指头,淡淡地说道:“四点。第一,我们不是狗男女,而是一对恋爱中的男女,所以请你说话客气些。第二,无论我们在做什么,都与你无关。第三,下次进我的办公室之前,请你敲门,你这样闯进来是非常不礼貌的。第四,我现在没空招呼你,请你回去工作。”

    嗯……够绝,像是他端木洌说出来的话,不把瑞绮丝给堵个哑口无言不算数是吧?听听他排列出来的这四点,哪一点不足以把瑞绮丝给气个头顶冒烟,肚子都要爆了?

    所以瑞绮丝气得满头的头发都要一根根地竖起来了,看向潇琳琅的眼神就像两把锋利无比的尖刀,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你们……你们……潇琳琅!你要不要脸?大白天的就往男人怀里钻,你犯贱是不是?你……”

    “你闭嘴。”感觉到怀中的人儿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端木洌又心疼又着急,对瑞绮丝自然更加厌恶到了极点,所以冷冷地打断了她,然后伸手按下了桌上的对讲机,“保安!”

    “是!”几乎是在同时,两名保安已经进了办公室,冲着端木洌恭恭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71章极端危险的游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