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可是这个结果对于白浩然来说,自然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开什么玩笑?他才二十多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还有的是好东西没来得及享受呢!如果从今天开始他存在的意义就只剩下了白白打工还债,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更过分的是,说不定还要连累下一代也成为奴隶!再说了,如果自己只能白白做事不拿钱了,那还拿什么娶老婆?哪个女人会那么白痴,嫁给一个一辈子不得翻身的欠债者?

    所以这条路,根本不可能被白浩然列入考虑的范围之内,就直接给毙掉了。咬了咬牙,他颤着声音问道:“那……那如果我答应你的条件,那两百……两百二十万是不是真的就不用还了?你能保证吗?”

    什么?

    大概白浩然这个弯转得有点儿大,所以纵然聪明如端木洌也有些反应不大过来,转头看了看一旁的段蓝桥,他发现对方的眼睛里也有着跟自己同样的疑问:不会是真的打算把潇琳琅给卖了来还债吧?枉他们还以为白浩然刚才那句问话是“拒绝”的意思呢!

    同样的,看着视频的潇琳琅也同时闭了闭眼睛,难过得一阵晕眩。白浩然,你还真对得起我!不过是区区一句“白干一辈子”就让你拱手把我卖掉了吗?你的妥协也太没有代价了!哪怕端木洌用什么“斩首去脚、剥皮抽筋、切肉断骨”之类的话来威胁你,然后你再妥协呢,也算你曾经试图苦熬“严刑拷打”,结果却因为受刑不过而被迫答应拿我抵债,那样说不定我会试着原谅你的,因为人命平等,我的确没有资格要求你为了我去承受那些难以承受的痛苦。可是如今……

    看到潇琳琅摇摇欲坠的样子,白浩然自然更加羞恼不堪,恨不得拿挺机关枪对着端木洌一通狂射,把他给射成马蜂窝!完了!这下算是彻底完了!潇琳琅再也不可能原谅自己了吧?怎么就……怎么就把这段视频给乖乖地拿出来了呢?早知道就把它给删了,一了百了!

    咬牙忍过了头脑中那阵晕眩,潇琳琅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重新把视线集中了起来,看向了手机的屏幕。视频中,端木洌已经对着白浩然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只要你答应把你的美玉卖给我,那两百万,我再也不要你还一分钱,怎么样?”

    这……这个勾引实在太大了,白浩然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想想看吧!挪用了公司两百多万的公款,本来以为这下子自己是死定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原来手里居然一直握着一根救命的稻草,而自己却不知道善加利用,差点害自己死于非命!只要送出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自己就可以轻轻松松躲过这笔庞大的债务,何乐而不为?虽然……虽然就这么失去了一个倾国倾城的未婚妻有点儿可惜……但是……倾国倾城有什么用?能换回钱来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此,白浩然生怕端木洌会反悔一般重重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不再让我还那笔钱,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你想要琳琅,我也……我也答应就是!”

    端木洌不置可否,然后倚在了椅背上,看着白浩然污秽不堪的脸,目光渐渐变得冰凉冷酷。好一会儿之后,他突然开口问道:“白浩然,你有没有碰过潇琳琅?”

    “没有!我发誓没有!”听到这个问题,白浩然不由心中大喜,因为这就说明他已经基本上同意这笔交易了,所以忙不迭地摇头回答着,“我发誓她绝对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我绝对没有碰过她……当然,我不敢保证她在外面有没有过其他的男人,不过就算她不是处女了,也不是我干的,真的!”

    白,浩,然!

    看到这里,潇琳琅不由气得浑身发颤,差点忍不住把白浩然给活活掐死的冲动!他……他怎么可以如此无耻,无耻到了这样的地步?居然污蔑她是那种轻浮羞人的女人,简直……简直不可理喻!自己以前怎么会点头答应嫁给这种男人的?如果真的嫁给了白浩然,那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端木洌,我谢谢你。从认识你到现在,我第一次真诚地想要谢谢你,是你救了我,没有让我落到这个男人的手里,如果真的是那样,我才真的是非死不可了!

    众目睽睽之下想要不动声色地杀人是不大好办了,咱家潇琳琅还没有修炼出那样的本事来。不过……骂一句解解恨还是可以的,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开口骂道:“白浩然,你他妈也算是个人?你为什么不去死?把你这种人生到世界上来,你妈才是罪孽最深重的那一个!你跟她都该遭天谴!”

    自己最无耻的那一面就这么点滴不剩地摆到了潇琳琅的面前,白浩然的心里其实也好受不到哪里去。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人,不是个畜生,谁愿意在别人的眼里留下那样的印象?何况这个人还是他曾经的未婚妻。可是……有什么办法?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他能怨得了谁?

    要怨也只能怨端木洌,他为什么要把当天的一切都给录下来,而且还让他傻乎乎地拿到了潇琳琅的面前?如果他不这样做,让那天的交易永远成为一个秘密,不是更好吗?

&nbs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64章监控录像里的玄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