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脑海中那一直坚持的决定突然出现了动摇,或许自己一直以来所在意的那些东西,真的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诚如端木洌所言,他是曾经做错过,但是至少,那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难道真的那么不可原谅?就算他真的罪大恶极,但是只要真心悔过,就应该给人家一个机会吧?佛还会给人“放下屠刀”的机会呢!

    只是……他的真心可以维持多久?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如果等自己完全交付出自己的真心了,他却突然潇洒地转身说拜拜,那她将情何以堪?

    微微叹了口气,潇琳琅抬起头看了看端木洌俊美的侧脸,然后移动身体靠了过去,将脑袋枕在了他宽厚温暖的胸膛上,然后用食指在他心口的位置轻轻地画着圈:“真心……可以维持多久?如果让我选,我宁愿你是在敷衍,因为如果真心维持不住,早晚都会变成敷衍。可是敷衍这种事情,却无论如何都很难变成真心。所以如果你对我是敷衍,那么至少我不用担心它会中途改变。”

    什么狗屁理论这是?居然宁愿一个男人对自己不是真心而是敷衍?听到潇琳琅的话,端木洌差点把鼻子给气歪了,还从没有见过这么乱七八糟的女人,她那颗小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怎么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平常那些女人不是都喜欢拉着自己的男人,逼着他一天八遍地背诵那些“爱情誓言”,反复表白自己的真心吗?怎么到了她潇琳琅这里,就完全变了味呢?

    不过从潇琳琅的话里,端木洌却很容易听出一点:她没有安全感,她对未来太没有把握,她对自己尤其不敢相信,因为自己过去欺骗她太多,并且一次又一次地把她逼到了绝境,那么她不敢相信自己,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如果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她还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表白而无条件地相信自己会一生一世对她好,那才说明她没脑子呢。

    可是尽管如此,她也必须要给自己机会,自己才有办法证明真心啊!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一棍子打死,并且宁愿跑到夜总会卖身,那自己还怎么让她相信他是真的真的爱上了,而不是敷衍,不是玩弄,不是逢场作戏呢?

    所以,机会很重要。轻轻握住她在自己心口花圈的小手,端木洌很自然地用另一条胳膊搂住了她,微微一叹说道:“琳琅,你想知道我的真心可以维持多久,那么你必须亲自来验证,因为只是靠说的,毕竟太没有说服力。就算我现在告诉你,我会一辈子真心对你,你会相信吗?”

    当然……不会。诚如你所说,只是口头说说,毕竟太没有说服力。潇琳琅仰起头,看了看端木洌的脸,才发现他的脸上充满了苦恼,寂寥,失落……凡此种种。原来这个在人前风光无限的天之骄子,其实也有着常人会有的一切烦恼吗?忍不住稍稍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以让自己更舒服地躺在端木洌的怀里,潇琳琅的语气里有着同样的不安和落寞:“我当然愿意亲自去验证,可是……如果我最终验证到的结果,与我最初的期盼背道而驰,那又如何?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当初,时光更不可能倒流,到那个时候,你让我情何以堪?”

    早知道你会这么回答我,端木洌苦笑,暗自嘀咕了一句。刚才提议让潇琳琅亲自去验证的时候,他就知道她一定会有这样的担心,担心浪费了时间之后,得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结果。到那个时候,她才真的是鸡飞蛋打一场空,既浪费了时间,又没有得到真心。

    并不急着表白自己的真心会多么多么持久,端木洌冷静地反问道:“那么,琳琅,如果说你愿意去验证我的真心,那就说明你同时也愿意用真心对我了,是不是?否则如果只让我一个人付出真心,而你却把自己的心牢牢地抱在怀里,不肯给我的话,对我是不是不太公平?”

    “是,我……的确是这个意思,”潇琳琅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不再跟端木洌对视,“我也知道感情都是需要回馈的,一份不计较回馈的感情,注定不能走得太远,所以我绝不会只要你一个人付出真心,而我却只是无动于衷地享受,却不给你同样的回报。”

    “那么,”端木洌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你有没有同时想过,你给我的真心,可以维持多久?我会不会担心你对我也是敷衍,我会不会担心你也会半途丢下我,让我验证到的结果,与我最初的期盼背道而驰?”

    好,他在拿她的话砸她自己。潇琳琅一怔之后不由苦笑了起来,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端木洌的反问有道理,根本让她无话可说。她在怀疑端木洌的同时,端木洌何尝不在担心着她?虽然他是男人,但是男人也怕失去,男人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女人,能够与自己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怔怔地呆了片刻,潇琳琅最终也只是苦笑一声说道:“你说得对,我……无话可说。而且我也的确无法给你任何保证,或者说敢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的真心可以维持一辈子,至少到现在为止,这话我还不敢说。”

    “所以,我们只能选择赌一次。”见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端木洌略略放缓了自己的语气,并且将搂着潇琳琅的手紧了一紧,仿佛要把自己的力量和信心传递给她一般,“赌我们各自的幸福在不在彼此的身上,赌我们彼此的真心,能不能为对方维持一辈子。琳琅,我愿意陪你赌,你呢?你愿意陪我赌这一次吗?”

    我愿意,但是,我不敢。潇琳琅轻轻摇了摇头,如实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不敢赌。总裁,如果赌到最后才发现我们真的不是彼此的良人,该怎么办?我怕到时候我会不如你潇洒,不如你拿得起放得下,我会垮掉的。”

    听到这满含担忧的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57章你跟总裁拍拖了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