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两人终于在众人迷惑不解的目光中结伴离开了夜总会,童默宇看着两人的背影,半晌之后突然哧笑了一声,摇头说道:“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感情租了我半天场地,一个子儿的场地费都没打算出?太不仗义了吧?”

    自顾自嘀嘀咕咕地离开了大厅,童默宇继续去享受他的安静时光了。片刻之后,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自一旁黑暗的角落里静静地走了出来,嘴角带着一抹略显阴森的笑意:“潇琳琅,就是你了!我就说你绝对会成为端木洌的弱点,我的预感,一向是很准的!潇琳琅,等着我,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了。”

    心苑别墅区。

    有些沉默地将车子停好,端木洌却没有急着下车,双手扶着方向盘,抿着好看的嘴唇静静地呆了片刻。潇琳琅的心里也很不顺畅,因此同样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动作,就那么安静地坐在那里,仿佛在等端木洌先开口一样。

    好一会儿之后,到底还是端木洌先叹了口气,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说道:“下车吧,进去休息休息。折腾了一个晚上,你已经很累了。”

    潇琳琅点头,微微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还是有些无话可说,便只得乖乖地闭住了嘴,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客厅,潇琳琅有些怕冷似的缩了缩肩膀,然后抬起双手抱住了自己。跟在身后的端木洌见状不由冷笑了一声说道:“冷吗?自作自受!没事穿这种露肩露背的破衣服,让那些男人肆无忌惮地盯着猛瞧,很过瘾啊?”

    他可还没有忘记,刚刚在舞厅里那些男人是怎么盯着潇琳琅肩头和胸前裸露的肌肤猛流口水的,那恨不得把潇琳琅生吞活剥一样的眼神到现在都让他觉得无名火在心头狂烧,有一股想要把什么人痛扁一顿的冲动。潇琳琅在他面前都从来没有穿过这么性感的衣服,这一次居然跑到夜总会去耍这种大方,想想就觉得够憋气的!

    问题是他觉得憋气,正主儿还觉得委屈好不好?难道她愿意穿成这样出去招蜂引蝶吗?还不是被你端木少爷给逼的走投无路了才出此下策的?当那些男人拿那种要吃人的眼光看她的时候,天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了当场呕吐的冲动?现在他居然还在一边不咸不淡地说这种风凉话,有没有良心?

    一股火气上涌,潇琳琅也顾不得脸红不脸红了,刷的放下双手大声吼叫起来:“夜鹰!做人要有良心!我穿这种露肩露背的破衣服是被谁给逼的?但凡还有一点办法,难道我愿意让那些男人肆无忌惮地盯着我猛瞧吗?我难道不知道我这身子应该只给一个男人看吗?我潇琳琅虽然不是出身贵族世家,但我从来都知道廉耻这两个字怎么写!”

    啧啧,不新鲜,这种说辞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虽然被潇琳琅给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顿,端木洌却丝毫生气的样子都没有,相反的,他还相当高兴,因为潇琳琅刚刚有一句话让他非常受用:我这身子应该只给一个人看。她的身子自己已经看过了,那不就是说,她只会给自己看吗?哈哈!任务完成!

    带着微微的笑意,端木洌移动脚步走到了潇琳琅的面前,抬起双手扶住了她裸露的双肩,看着她因为气愤而瞪得大大的眼睛,温声说道:“是你说的?以后可不准违背这句话,知道吗?不然我会惩罚你的。”

    有些凉意沁人的肌肤突然接触到了端木洌温热宽厚的掌心,潇琳琅居然没来由地觉得一阵心安,一阵委屈,刚刚那冲天的怒火便一下子消失无踪了,简直恨不得立即扑进端木洌的怀里,狠狠地痛哭一场,把刚才在夜总会所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虽然事实上,除了被人“肆无忌惮”地打量了个够之外,她并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委屈。咬牙忍住了这股显然不太合适的冲动,她尽力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端木洌的脸上来,可是他突然说出口的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口中下意识地反问道:“啊?什么?不准违背……什么?我说了什么话不准违背?”

    “你说,你的身子只会给我一个人看。”端木洌一点儿都不介意把这句听上去十分舒服的话再重复一遍,而且说得斩钉截铁,丝毫不容怀疑,“所以你要记住这句话,而且要照着去做。如果哪一天,你居然敢违背这句话,那么我会惩罚你,而且会很严厉地惩罚你,明白吗?”

    明白吗?当然不明白!我什么时候说过只给你一个人看了?你这分明是强词夺理、断章取义,故意扭曲我的意思!潇琳琅恨恨地想着,却一语不发地甩开了端木洌的手,站起来就走。

    “干什么去?”端木洌急了,一伸手就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拽,将她重新拽倒在了沙发上,“话还没说清楚,你哪里都不准去!”

    被端木洌拽得差点趴在沙发上,潇琳琅更加恼火,别忘了她现在可还穿着那件所谓“露肩露背”的性感晚礼服呢,而且那裙子是该死的短,不过刚刚盖住一半的腿而已,稍微一动就有可能泄露出大片的春光。刚才如果真的趴在沙发上了,那还不把一身的春光都给漏尽了?有些狼狈地甩开端木洌的手,潇琳琅拼命拉扯着裙子的下摆,口中没好气地说道:“都跟你回到这里来了,我还能往哪里跑?我想先去洗个澡,把这一身的污浊晦气都洗掉!在夜总会呆了半天,你不嫌有味儿,我还嫌脏呢!你不是一向自诩有洁癖吗?从来不许任何人随便动你的东西,怎么现在你又不在乎我不干净了?”

    听到潇琳琅的话,端木洌总算稍稍安心了些,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的身体一边点头说道:“有道理,的确应该先去清洗一下,把那些男人留在你身上的目光给送进下水道里去!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等你洗完了澡,我们再好好谈一谈。琳琅,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我们就干脆一次把它解决得彻底一些,不要再玩这些高难度的游戏了,我实在奉陪不起。”

    你奉陪不起?难道我很玩得起吗?我一个清清白白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54章又是从长计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