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端木洌紧紧攥着拳头,然后以比第一次更重的力道砸在了桌子上,口中冷哼一声说道:“这样最好!如果让我知道哪个男人碰了她,我废了你!”

    啊……咳咳咳!童默宇一听这话就要开口反驳,怎奈一个用力过猛,反而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一下,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边咳嗽边冤枉得呜哩哇啦的:“老大,你不上道啊!别的男人碰了她,你凭什么废了我?我又没有碰她……”

    一点都不怕童默宇的口水喷到自己,端木洌端坐不动,淡淡地说道:“我早就把她托付给了你,而且千叮咛万嘱咐,让你给我看好她,不准任何人碰她一根头发,而你答应过我的,所以你就必须做到!做不到我还不废你?”

    “嘁!没意思!”童默宇的眼眸中虽然满是被信任的志得意满,可是口中却偏偏装出了一副委屈的口吻,“她要不是你的女人,我早就把她从里到外碰个彻底了,哪轮得到这些男人流口水?”

    几句话出口,舞厅内那因为潇琳琅的出现而引起的狂潮已经稍稍减退了些,负责人才在童默宇的示意下站到了台前,微笑着说道:“各位,我身边这位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绝色佳人,就是潇琳琅小姐。各位先生都是此道高手,因此粉饰太平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简而言之,如果哪位先生能够拿出两百万,潇小姐便愿意陪他一个月!”

    嗯,明白了,这位潇琳琅小姐不知遇到了什么困难,因此急需用钱,所以不得已之下才跑到这里来想办法的。这里的男人的确都是此道高手,因此负责人根本不必多说,他们便将实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当然,至于人家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那就不必深究了,那是人家的私事,也没有必要多加打听。

    “哄”的一声,大厅里顿时议论声四起,说什么的都有,但是仍然不外乎最常见的两种反应:一部分人认为花两百万买这个女人一个月不值得,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区区两百万就能霸占这千娇百媚的女人一个月,简直物超所值。何况钱嘛,挣来就是为了享受的,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还不舍得花钱的话,那就干脆把钱都带进棺材里好了。

    所以片刻之后,已经有一个贵族少爷似的年轻男人首先扬起手臂喊了一句:“两百万是不是?少爷我有!潇小姐,跟我走吧!”

    呃……这么容易?看来这个世界上的有钱人,不只端木洌一个。而且……想不到自己还真的挺值钱的,前面已经让端木洌花费了两百万了,今天居然好巧不巧的,又让这个男人抛出了两百万,继续把自己买了去……拍连续剧呢?这还能不能有点新花样了?她潇琳琅好死不死地投胎转世了一回,居然就是为了一茬接一茬地卖身还债的?那她不如向古代社会那些青楼头牌一样,干脆挂牌营业,说不定用不了多少时候,她就成为千万富婆了!真不知道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居然这么不得好死。

    不过还好,那位表示愿意出钱的少爷长得还算中看,甚至是有点儿帅气的,乍一看去,也不怎么惹人讨厌,总算对得起自己的肠胃了。一开始潇琳琅实在是担心,万一是个一眼看上去就忍不住吐隔夜饭的男人买了自己,该怎么办?幸好,现在这个担心已经不存在了。无声地叹了口气,潇琳琅尽力将自己满腹的痛苦和委屈压了下去,微微一笑开口说道:“这位先生……”

    “两百万我也有,潇小姐,跟我走怎么样?”潇琳琅刚刚说出了四个字,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她不自觉地转头一看,才发现说话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模样也还算中看,就是眼神太赤身裸了一点儿,放肆地在潇琳琅裸露的肩头和锁骨处来来回回地做着扫描,好像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扒光一样。

    呕……裸露的肌肤因为这男人的扫描而自我保护一般泛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潇琳琅只觉得胃部一阵抽搐,恨不得把那个男人的眼珠子挖出来塞到他的嘴巴里!当然,潇琳琅这样想多少有些不讲理:你本来就是出来卖的,还嫌人家色迷迷地看你?既然这么冰清玉洁,干什么不跑回家里躲起来,做个乖宝宝算了?

    潇琳琅自顾恶心自己的,那边首先出价的少爷可不高兴了,冷笑一声对中年男子说道:“大叔,你也来凑这份热闹?干嘛呀,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一把年纪了,这位小姐正当妙龄,你消受得起这份美人恩吗?”

    “你……”被少爷一挤兑,中年男子显然也有些火大,但他也知道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果跟一个小伙子当面对骂起来,那可就真的跟泼妇骂街没什么两样了,为了不至于太过丢人现眼,他尽力把自己的怒火压制了下去,同样冷笑着说道:“消不消受得起,明天早上你问潇小姐就知道!废话少说,大家各凭本事争取,至于潇小姐愿意选谁,那是她的自由!潇小姐,你说呢?”

    “哟!这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讨潇小姐的欢心了?不过大叔,话说得再动听都没有用,关键还得看谁能入得了潇小姐的法眼吧?”对于中年男子的话,少爷根本就是嗤之以鼻,实在是他无论左看右看,这位“大叔”都根本没有跟他竞争的实力。

    虽说的确有很多女人都希望找个成熟一点的男人做男朋友,因为那样的男人往往比较懂得照顾人,显得比较可靠一些。但是这是在夜总会标价卖身,不是为了找丈夫嫁人,好像没有必要奔着“成熟”的类型去吧?哪个女人不希望跟一个潇洒帅气的男人共度春宵?那样起码在视觉上都是一种享受。

    “二位二位,别急别急。”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第三个男子的声音已经不慌不忙地插了进来。不过扔下几个字之后,他并没有继续对着两人开口,而是转向了一旁的负责人,似笑非笑地说了下去,“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潇小姐定的这个价码,不是死价格吧?还有没有伸缩的空间?”

    开口的是一个介于两个男子之间的、三十来岁的男人,这男人虽说相貌平常了一些,属于那种扔到大街上都不会引人注目的类型,不过从他那一身价值不菲的名牌西装和价格昂贵的饰物上就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个财大气粗的主儿。不说别的,单说他手腕上戴的那块手表,纵然潇琳琅不怎么内行,但是这段时间跟在端木洌的身边,她也不是在白白混日子的,所以她很快就可以在心底估量出,那手表的价格至少要在十万块左右。连一块手表都舍得下这么大的本儿,那么要说花个百八十万弄个漂亮女人开心开心,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刚才就已经说了,世界上的有钱人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52章隐隐的担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