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其中一间包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悠然自得地喝着咖啡,享受这难得的独处时光。他就是眼儿媚的老板,名叫童默宇。这个男子虽然不及端木洌那么俊美无双,却也五官英挺,潇洒帅气,而且不同于端木洌的冷酷,他整个人都给人一种绚烂飞扬的感觉,尤其是那双称得上“夺魄”的眼睛,若是跟他对视久了,就会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好像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灵魂出窍,被他带走一样。

    或者,看到童默宇的眼睛之后,很多人就会明白“眼儿媚”这个名字是从何而来了。他虽然身为男子,但却眼如丝,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只怕就很难逃脱那双眼的注视,至少,也会感到心脏漏跳了几拍。

    好一个“眼儿媚”,妈的真贴切!

    “砰砰砰,”包厢的房门突然被轻轻地敲了几下,童默宇知道来人一定是自己的手下,否则他既不会敲门,也不会知道自己就在这间包厢里。所以他淡淡地笑了笑,扬声应道:“进来!”

    “童哥!”敲门者推门而入,果然是舞厅里的侍应生,他站在门口,冲着童默宇微微鞠了一躬,“外面有位小姐,说是想要……”

    听着侍应生的汇报,童默宇的双眉高高的挑了起来,满脸的兴味盎然,他微微前倾了一下,将胳膊肘支在了膝盖上,然后轻轻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问道:“那姑娘长得怎么样?”

    “很漂亮。”侍应生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尽力搜索着脑海中那些形容漂亮女人的词汇,“嗯……怎么说呢?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类的,好像都太俗气了,那姑娘美得……美得形容不出来。除非亲眼看到,否则还真不好说。”

    “哦?真的假的?”被侍应生这一形容,童墨宇眼眸中的兴趣更加浓厚,简直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这位“美得形容不出来”的女人了,“我童默宇这间夜总会里每天都有无数女人进出,还真就没见过什么美得形容不出来的女人!去,把她请到这里来,让我亲眼见识见识!”

    侍应生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不多一会儿便带着他口中那位美女回到了包厢,再次敲了敲门:“童哥,她来了。”

    童默宇点头,抬起了那双勾人魂魄的眼微微一笑:“让她进来,你去忙。”

    一道窈窕的身影很快自门口闪了进来,随着一阵比此处的香味更加独特的天然花草之香飘然传入鼻端,童默宇不由一阵神清气爽,抬起头对上了来人的眼眸:“小姐,是你要找我吗?”

    童默宇的声音骤然安静了下去。出现在面前的女子,的确如侍应生所说的那样,美得无法形容。她身上的衣服并不华贵,乌黑柔顺的长发也并未经过刻意的打理,更没有戴着什么名贵珠宝,甚至连脸上的妆都淡得几乎看不出来,而且她就那么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既不显得过分紧张,也并不显得多么轻浮,好似她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并没有经过任何雕琢。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女人,却偏偏透出了一种不似人间所有的、震撼人心的美,让人就是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说她的眼眸像秋水吗?可是秋水却不如她的眼眸那么温润多情,透着一股水汪汪的勾引。说她的樱唇如蜜桃吗?可是蜜桃却不如她的樱唇那么柔滑晶亮,想来必定是甜美到了极点。说她的肌肤滑如凝脂吗?可是凝脂却不如她的肌肤那么似水,弹性十足……总之,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美。

    这个绝色美女,自然就是一心想要卖身还债的潇琳琅了。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男子,她几乎同所有人一样,在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他那双如丝的眼,对视了片刻之后,她倒并未像其他人一样脸红心跳,或者是忙不迭地移开目光,依然那么清清凉凉地看着童默宇,点头说道;“是我,我叫潇琳琅,你……就是童老板?”

    童默宇对于潇琳琅的态度似乎非常好奇,也非常感兴趣,所以微微一笑点头说道:“我是童默宇,潇小姐是吗?果然是个万里挑一的美人,就像一块璀璨夺目的美玉一样,不愧于琳琅二字。”

    “童老板过奖了,”对于童默宇的盛赞,潇琳琅只是浅浅地笑了笑,并不怎么往心里去的样子,“童老板的眼儿媚夜总会天天人满为患,旗下员工不论男女更是个个国色天香,想必童老板早就过足了眼瘾,眼中早就没有美女这回事了吧?”

    呃……好有个性的女子。童默宇明显地愣了一下,眼眸中的惊艳之色倒是没有刻意去掩饰,接着才呵呵一笑,指了指一旁的沙发说道:“潇小姐请坐。刚才我的手下跟我说,你要在我这里……做事?”

    虽然侍应生已经将潇琳琅大致的意思跟自己汇报了一遍,但是无论怎样说“卖身”都有点儿难听,说“陪酒”又不怎么贴切,所以童默宇比较体贴地换了一个还算中听的词。

    “我……”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49章一生不负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