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罢了,你这样的用心,我敬谢不敏。”万般无奈之下,潇琳琅居然苦笑了起来,不过多少有点“气极反笑”的意思就是了,“如果你对我用心就是指如此这般三番五次地戏耍、侮辱我,那我宁愿你从来没有注意过我,我也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事到如今,你再坚持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总裁,请允许我辞职。”

    是的,辞职,辞了职,搬出公司的宿舍,离这个城市远一些,再也不要见到这些那些不想见的人,再也不要听这些那些不想听的话……

    端木洌何尝不明白潇琳琅的意思,所以他的心情也好受不到哪里去。试想想,潇琳琅是他这辈子爱上的第一个女人,而且他敢对自己说也会是最后一个,可是如今这个女人却对他那么不屑一顾,而且千方百计地要离开他,只怕换成任何人都会觉得……情何以堪吧?

    眸中的眼神渐渐变得微微有些清冷,端木洌淡淡地冷笑着说道:“辞职?可以,违约金一年二十五万,五年一百二十五万,钱到,走人。”

    “你说什么?”潇琳琅一听就傻了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搞什么飞机?哪来那么多违约金?她好像记得如果违约的话,违约金应该是年薪的百分之十吧?端木洌当初开给她的年薪是五十万,这样算起来……五年的违约金也应该只有……二十五万才对,怎么到了他嘴里,一年的违约金就高达二十五万了?这不是要人命吗?

    看到潇琳琅吓得张口结舌的样子,端木洌的心情却似乎突然变得好得不得了,所以好整以暇地说道:“我说,违约金一共一百二十五万,钱到走人,没钱就留下。”

    “你少胡说!哪有那么多?”潇琳琅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却终于忍不住呼的一下站起身叫了起来,“你别以为我不懂这些,按照合同规定,违约金是百分之十……”

    端木洌一挥手,笑眯眯地阻止了潇琳琅的吼叫,然后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抽屉,将当初签定的那份合同取出来放到潇琳琅面前的茶几上,开口说道:“既然你也说要按照合同了,那咱们就按照合同规定的办,自己看一下违约金到底是多少,我到底有没有胡说。”

    看到端木洌笃定的神情,潇琳琅也不禁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了的样子。有些狐疑地拿起合同,直接翻到想要的那一页,一行让潇琳琅险些抓狂的字跃入了眼帘“需向对方支付年薪的百分之五十作为违约金……”

    不……不……不……不会吧?百分之五十?这是谁家定的霸王条款?有些疑心自己眼花了,潇琳琅狠狠地瞪了瞪眼睛,用力盯着合同上的那个数字,但是无论她怎么看都是“百分之五十”,该死的!那个“五”字儿什么时候添上去的?当初明明是……呃……不对,当初自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这一条,就直接签字了,难道端木洌是早有预谋的?

    咬牙切齿的抬起头看着端木洌满是自得的脸,潇琳琅气得柳眉倒竖,手脚乱颤:“你……你使诈?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违约金这么高?”

    “当初我曾要你看仔细,”面对潇琳琅的指责,端木洌显得很无辜,那瞬间换上的满脸冤屈让他看起来简直比窦娥还冤,“你记得吗?当初我们签订合同的时候我就问过你,合同的其他条款,你还需要再看一看吗?说不定这是一份不平等条约,会让你丧权失身呢?结果你说没有必要,然后我还说过,既然你不肯仔细看,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对不对?我是不是这样说的?”

    啊……对,没错。在端木洌的提醒之下,潇琳琅猛地想起当天跟端木洌回到总公司没多久,他就让人拿了一份合同给自己,说年薪由原来的五万变成五十万。自己一听就坚决表示反对,不肯接受,于是端木洌就拿安佑康作为要挟,让自己一气之下直接签了字,至于合同的其他条款,她根本连看都没看,而且她还记得自己当初说过:反正有意见也不能提,看也没用,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如今……欲哭无泪啊!当初的确是眼不见心不烦了,可是现在呢?违约金居然高达年薪的百分之五十,这不是……要命吗?

    端木洌,你好!我刚才的想法一点都没错,当初你的所作所为,根本都是早有预谋的,你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了,是不是?哪怕我像孙悟空一样有七十二般变化,你照样会像如来佛一样,拿五指山把我压得死死的,让我永世不得翻身了,是不是?

    怪不得当初展初露把合同拿进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那么奇怪,还说什么“这合同是为谁准备的,怎么里面的条款那么奇怪”之类的,感情那个时候大家伙就都知道合同有问题了,惟独瞒着潇琳琅一个人而已。

    盯着手里的合同怔怔地看了半天,潇琳琅还是无计可施地叹了口气说道:“总裁,你吃定我了是吗?天底下人那么多,而且所有人都聪明得不得了,怎么就我自己一个人是笨蛋呢?好,就算我是笨蛋好了,可是笨蛋就该死吗?就该让你拿来耍着玩吗?敢情你很无聊是不是?好,那你就不能换个人耍耍吗?干嘛总是盯着我一个人啊?你……唔……”

    “停!停停!”眼见潇琳琅还在吹胡子瞪眼、噼里啪啦地说个没完,而且说的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根本不给自己解释辩白的机会,端木洌不由有些头痛地一把捂住了潇琳琅的嘴,将她后面的话狠狠地堵了回去,然后叹了口气说道:“琳琅,你这是说的什么呀?我什么时候说你是笨蛋了?我那么用心地对你,还不是因为对你的感觉格外不同吗?不然我怎么不把这些心思用到别的女人身上呢?比如瑞绮丝,比如展初露?你觉得在我面前的时候处处被我算计,其实不是因为你笨,而是因为你没有我这么狡猾奸诈,诡计多端而已……”

    呃……原来你知道。听到他居然用“狡猾奸诈、诡计多端”这两个贬义词来形容自己,潇琳琅虽然口不能言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46章我以为你走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