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他的脸色变得很奇怪,好像对端木洌十分惧怕、所以整张脸都变得有些发绿了。可是另一方面,他的眼睛里又藏着些掩饰得并不成功的妒忌和怨恨,仿佛端木洌抢了他什么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看到白浩然的表情,潇琳琅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猛的一沉:难道……自己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端木洌就是那个……债主?

    联想到这一点,潇琳琅居然顾不得端木洌在场,往前冲了两步咬牙说道:“白浩然,我问你……”

    可是她的问题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原本缩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古含珍突然冲了过来,一把将白浩然推到了自己的身后保护起来,好像生怕潇琳琅会吃了他一样,然后不顾一切地哀求着:“不要!琳琅,不要问浩然,他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吊坠,他不知道的!那个吊坠是被我扔掉的,我真的记不起是什么样子了,求求你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我知道那么做是我不对,可我没有恶意的,我就只是想永远把你留在白家,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

    呃……能不能出来个人,把古含珍的话翻译一下给她听?虽然她很肯定古含珍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中文,可是为什么她偏偏一个字都听不懂?带着满脸的疑惑,潇琳琅转头回去看了看身旁的端木洌,莫名其妙地问道:“总裁,她在说什么?”

    端木洌当然知道古含珍在说什么,看来为了那个吊坠,古含珍也吃了不少苦头了。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当初她既然那么私心地想要永远霸占潇琳琅,那就不该那么轻易地把她给卖了!既然要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而牺牲别人家的女儿,那她就不该把那唯一的信物给扔掉!总之她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简直太活该了!她要是落不到这个地步,那才说明老天不长眼呢!

    微微一笑,端木洌根本不去看古含珍母子,指了指潇琳琅脖子上的丝巾说道:“走,去付钱,这条丝巾我们要了。”

    嗯?我在问你话,你扯哪儿去了?潇琳琅有些奇怪地看着端木洌,然后又回头看了看白浩然和古含珍,看着两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决心把话问个清楚,因此微微一笑说道:“不是不让我付钱?那我在这儿等着就好了,你付好钱过来找我。”

    端木洌闻言微微一怔,说实话他没有想到潇琳琅居然这么痛快地答应收下这件小小的礼物,他还以为潇琳琅一定会百般推辞,说些“无功不受禄”之类的废话呢,没想到……果然不愧是自己看中的女人,该大方的时候绝不矫情。

    点了点头,端木洌转身欲走:“好,那就乖乖在这儿等着。不过他们……”

    “收银台就在那边,中间没有障碍物的,”潇琳琅指了指不远处的收银台,一副天下太平的样子,“在你的眼皮子底下,难道我还能被人吃了?”

    也是,我谅你白浩然也没那个胆子,而且我看得出来,你有话对琳琅说,琳琅也有话要问你,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互诉衷肠”,只不过你要知道什么叫做“点到即止。”端木洌笑了笑,看了白浩然一眼:“白浩然,不准对琳琅说任何无礼的话,知道吗?否则我不客气的。”说完他淡淡地笑了笑,转身去了收银台,他知道,白浩然绝不会乱说。

    果然,因为端木洌那明显饱含着警告意味的话,白浩然居然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脸上立刻浮现出浓浓的恐惧之色,简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出去一样,扯着古含珍就走:“妈我们走……”

    “等一下!”潇琳琅抢上一步拦在了两人面前,并且刻意将压低了声音,生怕不远处的端木洌听到一样,“白浩然,我有话要问你!”

    “琳琅,浩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饶了他吧!”这一次,又是古含珍抢先接过了话头,冲着潇琳琅连声哀求着,为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古含珍也算是操碎了心了,“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个吊坠的确是我扔掉的,浩然根本从来不知道有那样一个吊坠……”

    “对不起你先等一下!”听到古含珍又要把刚才那几句没头没尾的话重复一遍,如听天书一般的潇琳琅忙一抬手打断了她,因为她实在不明白这些话到底是从哪儿说起的,所以居然暂时忘了追问白浩然夜鹰的事了,转而问起了古含珍,“你说的吊坠到底是什么东西,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还有,我什么时候问过你关于吊坠的事了?”

    古含珍大概也没有想到潇琳琅居然会问出这样几个问题,所以她脸上的表情简直比潇琳琅还要莫名其妙。生怕被端木洌听到,她悄悄转头看了看收银台的方向,幸好排队等着付款的人很多,所以端木洌一时半会儿还过不来。心底稍稍放松了些,古含珍嗫嚅着说道:“不是你……让他来问我那个吊坠是什么样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37章浑身发软的感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