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放下话筒,潇琳琅将电话里的内容转述了出来:“总裁,打电话的人是您的妹妹端木经理。她说她打了您的手机,但是您没接,办公室里的电话也打不通,所以才打到这边来了,让我转告您一声,中午她过来找您,有点事情要谈。”

    “倾云找我?”端木洌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办公室,才发现隔音效果极佳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而自己又只顾专心跟潇琳琅谈话,所以可能没有听到电话铃声吧,想到此,他点了点头说了下去,“我知道了。”

    “嗯。”潇琳琅也点了点头,突然想起端木洌刚才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所以跟着追问了一句,“对了总裁,您刚才要说什么?你说其实那件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你其实……你其实怎么样?”

    “啊……我……”说实话,刚才那句险些冲口而出的实话是端木洌的一时冲动,其实他还远远没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应付潇琳琅知道他就是夜鹰之后所有的反应。所以他的一时冲动经过端木倾云这个电话的刺激之后已经所剩无几,理智重新占领了上风,他当然也就不可能这么随随便便地承认自己的身份了。深吸一口气,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就是想说,你其实完全不必老拿那件事当借口来拒绝我的,因为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有些疑心端木洌根本就没有说实话,所以潇琳琅很注意地看了他几眼,但是他的神情很平静,很坦然,似乎看不出他有说谎的迹象,所以潇琳琅一时之间也没有多想,摇了摇头说道:“好了,总裁,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毕竟我才是当事人,我的感受你是体会不到的,所以你也不必再说这些空洞的话来安慰我。除非你能真正找到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从而彻底解开我的心结,否则……说什么都没用。我要开始工作了,总裁您去忙吧。”

    说完这些话,潇琳琅居然很大牌地坐了下来,假装很用心地工作着,把堂堂的大总裁给扔在了一旁,算你胆子大,在整个青花·蝶韵,还从来没有哪个员工敢这样给端木洌脸色看呢!

    知道自己始终是欠了她的,端木洌也并不计较。他站在桌旁静静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到了办公室,“砰”的一声把门关了过来:琳琅,你想要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是吗?很好,我当然有。今天让你跟小何碰面,就是这个方法的开场白呢!那么,你准备好接受我这个方法了吗?在看到小何的时候,你有没有怀疑到我跟夜鹰之间可能有某种联系?放心,接下来我还会继续为你制造一些“巧合”,好让你继续联想的。那么接下来该请谁出场了?让我想想……

    听到“砰”的关门声,潇琳琅那一直勉强挺直的脊背才一下子垮了下来,她颓然地倚在椅背上,再也没有了任何工作的心绪。但是有一点,她始终觉得有问题,那就是何优雅的突然出现。潇琳琅百分之百地肯定,何优雅一定是夜鹰的人,这一点从当初在帝华宾馆时她的表现就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可是现在她居然摇身一变,又成了端木洌的员工,如果等量代换的话……恐怕是个人就可以得出一个很明显的结论:端木洌就是夜鹰。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端木洌为什么不肯承认?好,就算他当初之所以用面具遮脸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那天在分公司看到她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远远地躲开,而要主动招惹她,甚至是威逼利诱,强行将她带到了总公司,还让她做了他的秘书?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会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猜出他就是夜鹰吗?

    如果他真的不怕自己猜出他的身份,那他又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自己,他就是当初那个面具恶魔呢?为什么还要费这么多的力气跟自己周旋,说什么真心喜欢自己,所以绝不会强迫自己跟他发生身体关系?而他也确实做到了,虽然两人已经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很长时间,但是除了睡觉的时候在一个被窝里,难免会彼此肌肤相亲之外,端木洌的确从没有多碰过她一根指头,两人之间根本还清白得要命。

    想到这里,潇琳琅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更重要的线索!没错!当自己为了拒绝端木洌的追求而不得不说出卖身一事的时候,他的反应好像……是有些反常的样子!他不但反复强调自己绝不会在乎,而且还总是自信满满地保证说,他一定能够把两人之间这个障碍彻底解决掉,保证那个债主绝不会再出现,绝不会再来讨要潇琳琅欠他的那三天。

    当初自己就曾疑惑过他凭什么做出这样的保证,可是如果端木洌就是夜鹰的话,他要做到自己保证的那些,岂非就易如反掌了吗?当初跟自己爱爱了七天的夜鹰就是他自己,所以他当然丝毫不用介意,而自己的债主正是他,所以所谓的债主当然绝不会再出现!这……这一切岂非就都顺理成章了?

    也就是说,端木洌的确就是夜鹰,就是当初那个逼自己卖身还债的债主?

    不知怎么居然推理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潇琳琅吓得呼啦一声站了起来,紧紧盯着端木洌办公室的门急促地喘着,似乎生怕他会突然冲出来对自己做些什么一样。为了不惊动端木洌,潇琳琅一边拼命克制着自己的喘,一边在心底暗暗地祈祷:不要出来……不要出来……

    端木洌不知道是正好在忙着做事情,还是感应到了她的祈祷,所以办公室的门始终静静地关着,并没有任何异常。好不容易将气息调整得略略正常了些,潇琳琅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慢慢坐回到了椅子上,重新开始计算自己刚才那个结论的可能性。

    还是那句话,如果端木洌就是夜鹰,那么他才可以不在乎自己当初那段经历,他才可以保证能彻底解开自己的心结,他才可以对何优雅的神秘身份无动于衷!如果端木洌是夜鹰,那么这一切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33章我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