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被步云霄劈面提及如此隐私的话题,潇琳琅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个彻底,羞得面红耳赤的。她顾不上回答步云霄的话,不安地动了动屁股,非常疑心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粗心大意,居然连弄脏了衣服,以至于在人前出丑了都不知道。唉!真不该在这种日子穿一身白衣服的,这不是找事儿吗?

    潇琳琅自顾在一旁羞臊不堪,端木洌却皱起了眉头,看着潇琳琅羞红的脸,他就知道步云霄所言属实,不由怀疑地问道:“云霄,这种事你怎么会知道?”

    “我怎么知道?”步云霄饶有兴味地重复了一遍,故意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潇琳琅,“这还用问吗?这种事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

    嗯?有人告诉?那这个“人”指的当然就是潇琳琅了,她会把这种事情告诉步云霄?凭什么?

    生怕端木洌会误会一般,潇琳琅豁然抬起了头,大声叫了起来:“步总!您不要胡说!我才没有!你是我的谁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我是那么不懂自爱、不分轻重的女人吗?”

    过分!居然把她说得不堪,她潇琳琅就算再怎么口无遮拦,也不会傻到拿着这种事情到处张扬,那不是太没脑子了吗?

    任由她在那边冲着步云霄大喊大叫,端木洌暂时保持着沉默,只是把怀疑的目光摆在潇琳琅的脸上,探究的意味不言自明,当然,他只是怀疑步云霄为什么故意“诬陷”潇琳琅,而不是怀疑潇琳琅真的跟步云霄之间有什么猫腻。他端木洌还没那么好糊弄,况且他看中的女人绝对不会那么低级趣味,会跟一个陌生男人讨论这种没营养的话题。

    步云霄哈哈一笑,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口中讨饶一般说道:“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不用拿那种杀人的眼神看着我吧?刚才你差点摔倒的时候,我不是抓住你的手腕了吗?所以我切到你的左关脉比右脉有力得多,这是女性生理期的脉象特征,所以我才会知道的。”

    “咦?你居然懂这个?”听到步云霄的话,同样对中医中药兴趣浓厚的潇琳琅顾不得害羞生气了,惊为天人一般叫了起来,“步总,你是中医吗?”

    “中医谈不上,不过我略有研究。”看着潇琳琅满脸的喜色,步云霄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不瞒你说,我家是中医世家,不算我在内,往上数三代都是中医呢!所以我从小耳濡目染,很早就将望闻问切的功夫学会了七八成,把个脉是不成问题的。”

    “真的啊?”潇琳琅更加兴奋,仿佛终于遇到了知音一样,站起身冲到了步云霄的面前,继续热切地问着,“步总,我也很喜欢中医,要不是家人阻拦,我早就去读中医专业了!步总,既然您对中医这么有研究,那您会针灸吗?说实话我对针灸特别感兴趣,总觉得那是门非常神奇的功夫,你看,只需要用区区几根银针,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治好许多疑难杂症……”

    端木洌黑线。

    搞什么?俩人在这边研究起中医中药来了?而且还谈得那么兴高采烈,热火朝天,兴奋到连自己这个天字第一号重要人物都给忘了!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过……不能忍也得忍,谁让自己不懂这一行呢?想插话也插不上!

    哼!有什么了不起?赶明儿我也去买本中医学专著,抓紧时间来个恶补……

    步云霄故意装作没有看到端木洌那满脸的黑线,挑衅一般笑得更加夸张,而且眉飞色舞地说着:“会啊!当然会了,不妨告诉你,我最擅长的还就是针灸,一般的神经性头痛啦、头晕耳鸣啦之类的顽固性疾病,到我这里绝对针到病除!”

    “是吗是吗?”潇琳琅大概被步云霄形容的场景给感染了,所以也跟着他继续兴奋,简直快要趴到他的脸上去了,“步总,您可不可以教我?我特想学针灸,看到那些中医运针如飞的样子,我羡慕死了!大不了我交学费给您,好不好?好不好嘛?”

    此刻的潇琳琅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尴尬,也忘记了刚才还冲着步云霄大喊大叫了,绝美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乞求的神色,配上嘴里那软语温香的央求,说不出的我见犹怜,楚楚动人,让人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所以步云霄嘴一张,刚要表示同意,端木洌已经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边将潇琳琅从他的面前拖回来一边呵斥道:“好什么好?你现在是我的秘书,本身已经够忙的了,哪有时间去学什么针灸?你给我安下心好好工作,不然我炒你鱿鱼!”

&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27章成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