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下定了决心,潇琳琅抬起了头,直视着端木洌的眼睛说道:“不,都不是,不是副总,也不是佑康。其实……其实刚才那句话,我应该这样回答:我对你的感觉的确已经不一样了,但是我却不能接受你。”

    “可是为什么?”听到潇琳琅的回答,端木洌的眼眸中陡然射出了一抹掩饰不住的惊喜和急切,本以为事情已经彻底绝望了,可是没想到峰回路转,潇琳琅对他居然也有感觉!“琳琅,给我个理由,我会解决它!也许在你看来十分严重的事情,在我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呢?那么我们之间岂非就没有任何障碍了吗?”

    潇琳琅犹豫着,只觉得在端木洌的注视下根本无处遁形,只好苦笑一声回答道:“其实原因你知道啊!我一开始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了,我曾经……曾经为了替家人抵债,而卖过身的,而且我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说,有哪个男人会不在乎呢?”

    哦,原来如此。原来说来说去,她依然在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始终解不开心结。不同于潇琳琅的满脸萧索和尴尬,端木洌的神情反而不似刚才那样急切了,因为他知道,这个障碍根本就不能成为障碍!

    既然潇琳琅如此在意这一点,那么只要让她知道自己就是“夜鹰”从而让她知道她完全有资格跟自己在一起,那她是不是就会完全接受自己了?

    可是……万一她一旦知道自己就是当初那个逼她卖身还债的男人,让她受尽了羞辱和折磨,那她会不会更恨自己呢?到时候她不但不会接受自己,反而再也不肯原谅自己,那又如何是好?

    诚然,关于自己就是“夜鹰”这一点,端木洌从来没有打算瞒潇琳琅一辈子,他只是想等一个更合适的时机,至少要等潇琳琅真正爱上他,无条件地爱上他之后再说,相信那时候她就不会再计较他的身份背景了。

    可是现在这一点居然成了潇琳琅拒绝接受他的依据,这该如何是好?不告诉她,她又难解心结,告诉她,又怕前功尽弃,这……

    也许,应该先试探一下潇琳琅对“夜鹰”的看法,再决定要不要告诉她比较合适。

    打定了主意,端木洌小心地斟酌着自己的用词,开口问道:“琳琅,我记得我曾经问过你,恨不恨那个逼你卖身还债的人,是不是?”

    “对,你问过我,我也告诉过你我不恨。”恍然忆起当初端木洌逼自己做他的情妇的时候,两人之间的确有过这么一段对话,潇琳琅不由点了点头回答。

    “好,”端木洌偷偷松了口气,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免得被潇琳琅看出了破绽,“那么现在呢?我如果再问你恨不恨他,你还是这样回答吗?”

    虽然不明白端木洌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这么执着,但是潇琳琅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是的,我的回答始终如一:我不恨他。”

    这一次,轮到端木洌不解了,所以奇怪地皱了皱眉头问道:“既然你不恨他,那就说明他并不能成为你拒绝我的理由,你为什么还要……”

    “总裁,你怎么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总算明白两个人争论的焦点其实根本不同,潇琳琅不由无力地叹了口气,打断了端木洌的话,“我恨不恨那个债主,跟我是不是接受你没有关系。因为我拒绝你的原因在于……在于我很介意我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经历,你懂吗?”

    “我不懂。”端木洌老实不客气地摇了摇头,他就是不明白潇琳琅在执着些什么,“不就是为了帮你的家人抵债,而被迫跟一个男人相处了几天吗?这有什么好介意的?”

    啊……这个……

    潇琳琅无语,看着端木洌拧紧的眉头和满脸的迷惑不解,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感觉跟他解释清楚,现在她甚至有了几分“鸡同鸭讲”的感觉。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她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试图让端木洌明白自己的意思:“总裁,我的意思是说,我非常介意我曾经因为钱而出卖过自己,所以我觉得我已经不干净了,我已经被那个债主给毁掉了,所以我不能用我不干净的身体来玷污你。说到底就是一句话:我配不上你!你是个不论家世出身,还是相貌气质,或者能力才干都万里挑一的男人,怎么可以找一个我这样的女朋友呢?就算你不在乎,我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如果……如果我没有那样一段经历,那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114章每个人都有秘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