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一切,更加扑朔迷离。到底是什么人对妖瞳的一切如此熟悉,打电话示警的人和送资料来的人会是同一个人吗?妖瞳有仇人,这个很正常,可是……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尽心尽力地帮助妖瞳,而又从不露面,从不索要任何报酬呢?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不管这个恩人是何许人也,他的手段都必定十分厉害,可以跟那个侵入端木洌电脑中的黑客一较长短,甚至还要稍胜一筹!

    不管怎么说,“惠泽药业”的案子都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快查出恩人和仇人这两个人的身份和下落。

    然而人海茫茫,想要靠着少得可怜的线索寻找两个人,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明察暗访了一个多月,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就在这个时候,因为端木洌的狠辣,他们终于从大周和小周的嘴里问出了一些资料,虽然并没有太大的用处,但也总算是个小小的收获,于是,端木洌命段蓝桥他们将大小周兄弟送往警察局处理。

    不过就在大小周被送往警察局之后,端木洌安置在警察局中的亲信,也是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居然又意外地问出了另一条线索,而这条线索,很可能跟“月魂”之事有关,也是大周无意之中提起的。

    于是,接到警察的通知之后,段蓝桥和戈耀曦立即赶了过来,准备将这个情况报告给端木洌。

    此刻听到端木洌问起,段蓝桥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洌,的确有了一个新的发现。负责审理你被刺杀这个案子的警察说,大周在交代案情的时候曾经提到,他的雇主是这样交代他的,说因为你是个极难对付的角色,警觉性绝对高于一般人,所以如果贸贸然闯进去的话,一定会杀你不成反被杀。”

    “这么了解我?”端木洌冷笑了一声,心情相当不爽,“然后呢?他想怎么对付我,才不会反被我杀死?”

    段蓝桥笑了笑,接下去说道:“然后,那个雇主就告诉他,他会在最适当的时候帮大周一个忙,而这个忙帮过之后,你一定会有一刹那间的惊慌失措。那么这个刹那,就是大周可能成功的唯一机会。”

    端木洌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因为对方把一切都算计得分毫不差,而他唯一算差的地方,就是潇琳琅的存在并不如他想象得那么无足轻重!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端木洌尽力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他所说的帮忙,就是指踩断月魂那条线?”

    “是的。”段蓝桥苦笑了一声,因为对方如此深重的心机而感到棋逢对手,“他先是交代大周去帝华宾馆,你的房间外等候,然后就发动了对月魂卧底群的袭击,导致这条线被踩断。那么我们一看事态严重,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向你报告,而你猝不及防之下接到这个电话,虽然不至于像他形容得那样惊慌失措,但至少,你会大吃一惊,暂时降低对周围环境的警觉性,那么,早已守候在一旁的大周就有机可乘了!果然……”

    想起当时那万分危急的情况,尽管已经时过境迁,端木洌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继而沉吟着说道:“的确,当时如果不是潇琳琅急中生智,发出了那声尖叫,现在事情还不一定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所以我说潇琳琅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是一点也不虚的。”

    段蓝桥和戈耀曦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其实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对潇琳琅有好感,而且愿意接近她,拿她当自己人的原因。热血男儿就是有这点好处,也许他们都一身毛病,不按常理出牌,甚至是不拿世俗伦理当回事,但是他们却一定是恩怨分明的,受人滴水之恩,一定会以涌泉相报。

    端木洌想了想,接着开口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到现在为止我仍然不明白,这个幕后主使为什么要让大周在手枪里装麻醉弹?难道说他并不想要我的命,而是想从我身上得到其他的东西吗?”

    “不知道。”同样万分不解的戈耀曦很痛快地摇了摇头,答得那叫一个干脆,“关于这个我反复问过大周兄弟,但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看来实情到底如何,只有那个幕后主谋才知道了。”

    “嗯,我看也是。”段蓝桥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一边思索着一边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洌,其实我有一种感觉,那个幕后主谋所针对的,其实……其实不是妖瞳,或者是青花·蝶韵,而是……而是……”

    “而是我本人,是吗?”端木洌眉头轻皱,很快明白了段蓝桥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84章舍命相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