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她一尖叫,端木洌立即便惊醒了,所以紧接着打开床头灯,并且翻身坐了起来,轻声问道:“又做恶梦了?”

    他记得之前在帝华宾馆的时候,潇琳琅也曾经被恶梦吓醒过,而且那个时候她也是吓得脸色惨白,满头冷汗,样子挺让人心疼的。

    “嗯。”惊醒之后的潇琳琅身心俱疲,虚弱得很,就连脑子都转不动了,所以并没有发觉端木洌话里的破绽,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好可怕……”

    其实话一出口端木洌就暗中吓了一跳。在潇琳琅看来,今天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同床共枕,而自己居然用了一个“又”字,不说“做恶梦了”,而说“又做恶梦了”,这岂非摆明了告诉潇琳琅,这不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她做恶梦吗?

    万一潇琳琅听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追问下去……

    好在潇琳琅被梦里的一切吓得不轻,所以这个小小的破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掩盖掉了,端木洌轻轻松了口气,心中着实有些为自己汗颜:向来自认思维严密,睿智英明,聪明绝顶,居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伸手扯过几张纸巾递给潇琳琅,端木洌的声音难得的温柔体贴:“擦擦汗。没事的,有我在,不用害怕。”

    不管两人之间曾经有过怎样的恩怨纠葛,至少在这一刻,潇琳琅愿意相信他刚才这句安慰是出自真心的,所以她伸手接过了纸巾,并且略带感激地看了看端木洌:“谢谢。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你本来就有些浅眠,这下被我吵醒,只怕再入睡就更困难了吧?”

    “咦?”端木洌惊讶地挑了挑浓黑的剑眉,眼眸中有着浓浓的兴趣,“你怎么知道我浅眠的?我应该没有跟你提起过。”

    不错,端木洌的确是有些浅眠,也许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或者每天要做的事情太多,所以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是常有的事。一来二去之下,就干扰了正常的睡眠,不但入睡非常困难,而且睡眠质量也不是太好。

    听到反问,潇琳琅略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是猜测而已。你不知道,我原先其实不想当老师,我的兴趣是中医,我总觉得中医中药非常神奇,所以从小就对中医充满了兴趣。上大学的时候,我原本就想报读中医药专业的,可是我的养母却偏偏说什么当医生还要摸无数人的身体,特别是还要跟男人肌肤相亲,说什么有违妇道什么的,结果我就放弃了……”

    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潇琳琅突然住了口。因为她突然想起面前这个男人是白日里那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冷面总裁,一个有着霸道决绝手段的男人,怎么会有耐心听自己说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破事儿呢?人家没有当场命令自己住口,只怕已经很给面子了。

    可是潇琳琅其实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因为刚刚被恶梦吓醒,她实在不敢再尝试入睡,生怕一旦睡着了,可怕的恶梦会再度造访,所以只是单纯地想要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只不过……她好像有点儿找错对象了。

    端木洌却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不耐烦,听到她突然住了口,他反而饶有兴趣地追问道:“继续说呀,怎么不说了?”

    “对不起,我……”潇琳琅赧然,俏脸不由微微红了红,“我不该跟你说这些,这都是我的私事,而且不值一提,你怎么会有兴趣听……”

    “不是啊,我蛮有兴趣的。”端木洌微微笑了笑,示意潇琳琅跟他一样斜倚在了床头,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然后规规矩矩地把手交叠枕在了脑后,“反正你刚才也说了,我只要一惊醒,就很难再入睡。而你刚刚做了恶梦,只怕也没那么快睡着。横竖是睡不着了,干脆聊聊天,加深一下对彼此的了解也不错。来,说下去,你养母不让你学中医,你就真的放弃了吗?”

    端木洌想听一听潇琳琅的心事。虽然这些事情他如果想知道,只需要动动嘴皮子,自然就有人在最短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77章我会记住你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