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压迫感突然消失,潇琳琅只觉得身心都猛然一松,忍不住长长地松了口气,可是没等她把气喘匀,端木洌便扔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她有些搞不清楚端木洌的意思,只得皱眉反问道:“总裁这是什么意思?我刚才已经说了,区区一个总经理的职位,还不够资格让我无原则地退让下去……”

    “我知道。”端木洌冷笑,转过头看着潇琳琅满是倔强的脸,“所以……如果我把要挟的筹码加高呢?”

    这句话一出口,潇琳琅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忍不住呼的一下站了起来,警觉地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端木总裁,我不准你伤害佑康!”

    “好,”端木洌痛快地点头答应,“你答应做我的女人,我放过安佑康。”

    “你……你无耻!”因为端木洌这丝毫不加掩饰和修饰的要求,潇琳琅顿时想起了一个月前自己被迫卖身的屈辱和痛苦,所以骂人的话便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也不管面前这个男人是手握大权的跨国公司的总裁了,大不了丢掉工作而已,自己有手有脚,难道离开青花·蝶韵还会饿死吗?

    不过奇怪的是,端木洌却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淡然一笑说道:“随你怎么说,无耻也好,卑鄙也罢,总之我在你心里,已经是个这样的人了。所以我的目的,只是让你答应做我的女人而已。”

    “我不!”潇琳琅依然毫不犹豫地拒绝,而且这两个字几乎是从喉咙口呼啸着冲出来的,足见她对这样的事有多么深恶痛绝了。

    “你不?”因为她眼眸中那明显的厌恶,端木洌的神情也跟着冰冷下来,如同他唇边那令人战栗的冷笑,“潇琳琅,你忘了你没有资格跟我说不了吗?如果不是握着足以制胜的筹码,你以为我会随随便便就开启一场战争?”

    面对他脸上那堪比绝对零度的冰冷,潇琳琅却丝毫不惧,并且毫不躲闪地对上了他同样冰冷的眼眸,冷笑一声说道:“筹码?你说佑康的总经理职位吗?我说过了,我不在乎,佑康也必定不在乎!大不了我们一起离开青花·蝶韵,一起离开这座城市!我们都手足俱全,智商也没有问题,离开了你的公司,难道还会活活饿死吗?”

    因为她这明显太过幼稚的话,端木洌冷冷地笑了,语气中充满了讽刺:“离开?潇琳琅,你以为离开青花·蝶韵,离开这座城市,你跟安佑康就可以找到立足之地了吗?告诉你,你想得太简单了!如果我的筹码仅仅是安佑康的总经理职位,那我也不必自取其辱地开口要你了!”

    “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潇琳琅呆了一下,突然感到一股森森的寒意从背后嗖嗖地窜了上来,让她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触怒了一条巨龙!

    “你相信吗潇琳琅,”端木洌挑了挑唇,懒懒散散地说着,仿佛在看着一只明明已经落在自己手中,却偏偏还要垂死挣扎的猎物,“不只是青花·蝶韵,也不只是这座城市,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安佑康再也无法在地球上立足!因为你也早就感觉到了,我并不仅仅是个公司总裁那么简单,而是还有另一个你不知道的身份。而这个身份,才真正是让安佑康招架不了的。所以如果你依然选择拒绝,那么我立刻就可以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潇琳琅相信。因为她早就感觉得出,端木洌绝不仅仅是个公司的总裁那么单纯,否则,他的眼神不会那么复杂,性情不会那么与众不同,时时透出一种亦正亦邪、介于正邪之间的独特气质。而对于这种人来说,正起来的时候堪比最公正严明的法官,可是邪起来的时候却也可以罔顾一切人伦法规,只问这件事想不想做,而不问能不能做。

    所以,如果说端木洌会为了逼自己就范而去折磨安佑康,那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正因为相信他说的是事实,潇琳琅才一下子怒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吼道:“我相信!我相信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行了吧?真不知道我上辈子哪柱高香没有烧对地方,所以这辈子总是遇见你这种人,以至于每一次都要为了别人出卖自己!天底下女人那么多,就我自己该死是吧?”

   &nbs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68章月魂行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