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所以,端木洌的冷酷镇定,其实更多的是遗传自自己的母亲洛雨竹的。而喜欢恶作剧的端木倾云,则与端木烨如出一辙。只有端木源谁也不像,或者说,将端木烨的顽劣和洛雨竹的清冷完美地中和到了一起,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声招呼之后,所有人立即行动,很快把饭菜摆到了餐桌上,然后分别就坐,安静地吃了起来。

    刚吃了几口,洛雨竹突然开了口:“阿洌,我有话问你。”

    “是的,妈。”端木洌点头,答应了一声,“你问。”

    洛雨竹轻轻嚼了嚼嘴里的饭粒,仿佛在思量着该怎么开口。直到把饭粒嚼碎了咽下去,她才接着说道:“潇琳琅。”

    呃……就这样?不是说有问题要问人家吗?怎么思考了半天,把气氛整得万分隆重,就只是为了说出“潇琳琅”这个名字?

    可是端木洌却显然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在问潇琳琅跟自己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知道的?难道是……想着,端木洌不由抬头,淡淡地看了端木源一眼。

    “大哥你别看我,”端木源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着自己的无辜,“我什么都没说……”

    “不用看阿源,他的确什么都没说,”洛雨竹抬起头看着端木洌,眼眸中透出一种让人无处遁形的睿智和精明,“两个小时前,瑞绮丝打电话给我,说你跟一个叫潇琳琅的秘书有些不清不楚,所以希望我能够过问一下,免得你被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给迷了心性,忘了自己的身份。”

    瑞绮丝?你还真够执着的!从我这里讨不到好去,就把电话打到我家里来了?你真的以为我做出的决定,是可以被人改变的吗?对不起,你想错了。但凡是我决定要的人,除非我死,否则,谁都不可能让我改变心意。

    随着洛雨竹的转述,端木洌的眼神也越来越冷,周身更是散发出了一种清冷的气息,唬得他身旁的端木倾云不满地往旁边靠了靠,嘀嘀咕咕地说道:“干嘛呀?想冻死人?南极的冰……哼……”

    没错,就是南极的冰!也不知道大哥这副冰块脸是摆给谁看的,整天臭着一张脸,可太够瞧的了!害得公司员工个个在他面前噤若寒蝉不说,更把所有女孩子都吓得退避三舍,他要是能经常笑一笑,大概早就替他们把嫂子娶回家了。

    洛雨竹显然也感觉到了端木洌的变化,所以淡然一笑说道:“你别瞪我,这都是瑞绮丝的原话,我可没有添油加醋。”

    “嗯,我知道,”端木洌点头,一点都没有打算隐瞒自己对瑞绮丝的厌恶,“瑞绮丝那样的女人,什么话说不出来?她能把话说得这么委婉,已经算是很给你面子了。这恐怕还是看在我们两家的交情的份上,再加上怎么说你也是长辈,所以才没敢说得更难听的。”

    洛雨竹闻言,似乎对瑞绮丝的蛮横泼辣也有些无奈,所以皱了皱眉头说道:“阿洌,我相信你跟潇琳琅绝对不可能不清不楚,所以我只是想知道,你把她留在身边,仅仅是工作的需要,还是另有所求?”

    “是另有所求。”端木洌很坦白,况且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他也没有必要隐瞒。只是他没有发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直低头吃饭的端木源那拿着筷子的手微微地抖了一下,并且把满眼的失落和遗憾都藏在了低垂的眼睑下,他不想让大哥知道自己也悄悄对潇琳琅动了心,因为潇琳琅是大哥的人,他不能想,更不能动。

    这个答案似乎早就在洛雨竹的预料之中,所以她半点吃惊的样子都没有,点了点头说道:“好,阿洌,这么多年,你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有工作之外的其他需求,所以我相信,你是认真的,因为感情不能儿戏。你既然选择了她,就必须对她负责到底,绝对不可以始乱终弃,否则我不会饶你!明白吗?”

    洛雨竹是个很好的母亲,这一点从她这番话里就可以看得出来。至少,她懂得,并且希望自己的子女也懂得,人必须为自己的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62章一次换一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