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一个躲闪不及,端木洌就逼到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对她做出了那么亲密的举动,鼻息间几乎已经可以闻到来自于对方身上的味道,潇琳琅的俏脸刷的一下涨得通红,紧接着猛然后退几步躲开了端木洌的手,羞怒不已地说道:“总裁!请您自重!”

    但是……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呢?好像……好像在什么地方感受到过一样……

    难道是因为端木源?他们是亲兄弟,而自己又刚刚跟端木源近距离地接触了一段时间,所以会对端木洌感到熟悉吗?

    潇琳琅怔怔地想着,眉头也轻轻地蹙了起来,那楚楚动人的神情说不出地惹人怜爱,更让端木洌舍不得移不开视线般,移动脚步重新逼了上去,淡然一笑说道:“自重?我很自重啊!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公司里任何一个女员工,看我什么时候对她们不自重过?”

    “那你对我怎么……”

    “没错啊,我只是对你不自重而已。”端木洌毫不脸红地说着。

    “你……”潇琳琅气极,忍不住柳眉倒竖,早已忘记了面前这个男人是她的顶头上司了,“你的意思……就我自己该死是吧?你对她们的时候自重,对我就可以随意羞辱了吗?”

    看到她发怒,端木洌却不急不慌,摇头说道:“错,我没有想过羞辱你。只不过……潇琳琅,我看你应该也不是那种头脑简单或者是思想过于单纯的人,所以你应该知道我巴巴地把你从分公司带回来,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至少,我并不只是想让你做我的秘书而已,是不是?”

    尽管心中早有预感,但是突然听到端木洌亲口说出这样的话,潇琳琅还是吓得浑身一僵,颤声问道:“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做你的秘书,我还能……做什么?”

    “你知道的。”端木洌一扯唇角,眸中的侵略性和占有欲丝毫不加掩饰,如果说潇琳琅看不懂他的意思,除非她是傻子。

    正因为看得懂,所以潇琳琅才更加怒不可遏,冷笑一声断然摇头拒绝:“办不到。除了做你的秘书,我不想也不会跟你有任何其他的关系。”

    有一个“夜鹰”已经足够她生不如死了,况且她还欠着夜鹰三天的债,又哪来的精力和兴趣跟另一个男人你侬我侬?每当遇到这样的境况,潇琳琅就恨死了自己这张号称可以颠倒众生的脸!如果那些男人不是看中了她这张脸,又怎么会对她纠缠不休,又怎么会为她招来那么多祸端呢?

    古语说“红颜祸水”,这话果然不假,虽然“祸”并非红颜所愿,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潇琳琅的拒绝干脆麻利,端木洌却充耳不闻,而且潇琳琅的拒绝也根本在他的预料之中:“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我总能让你改变心意的。”

    “你……”潇琳琅气苦之极,一双亮如秋水的眼眸也更加温润,颇有几分泫然欲泣的意思,“你这是何苦呢?像你这样的豪门公子,青年才俊,一向是不缺女人的!要女朋友,你有瑞绮丝副总,要情人,你只需要到大街上振臂一呼,就会有成千上百的女人心甘情愿地为你暖床,何必要跟我这个不情愿的人纠缠呢?有意思吗?”

    “有。”端木洌痛快地点头,“我就是喜欢你的不情愿。要知道山珍海味吃多了也会腻,偶尔换换口味,吃些清淡的家常小菜也是别有风味的。同样的道理,心甘情愿的女人我见得多了,所以想换个不情愿的,不行吗?”

    “你这个……”潇琳琅气得咬牙,伤人的话终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不是想换口味,你根本就是犯贱!”

    好恶毒的话,居然敢用这样的词汇跟自己的上司说话,潇琳琅倒是胆子不小。但是奇怪的是,端木洌居然并没有勃然大怒的意思,反而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说对了,我就是犯贱!其实说到底,人都是有点儿贱的,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觉得好,凡是轻易就能到手的,往往不屑于珍惜。不过话虽如此……潇琳琅,从我端木洌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谁敢这样当着我的面骂我!所以,你依然要为你这句话,付出代价!”

 &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55章自己想办法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