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对于夜鹰这样的人来说,凡是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而对于潇琳琅来说,钱也不是问题,问题就是……没有钱。

    看出了她的动摇,夜鹰的心情不由好了些,却故意保持着刚才那种淡淡的语气说道:“要或不要,你自己决定。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不要认为你这辈子就永远不会再遭遇这样的折磨了,不是我存心诅咒你,而是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其实都很难说。”

    潇琳琅叹了口气,伸手取过吊坠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口中苦笑一声说道:“其实你也不用老是把折磨两个字挂在嘴上,因为抛开这种尴尬的相识方式不谈,其实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并不能算是折磨。首先,你是个相当不错的男人,可以带给我身体上的极端享受。其次,这一个星期以来,你在物质上也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待遇,不管是吃穿用住,还是娱乐项目,有很多都是我之前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要坚持认为一切都是一种折磨的话,那我是不是就太无耻、太矫情了?”

    “是吗?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尽管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不可否认的,夜鹰的眼眸中因为潇琳琅的话而浮现出一抹明显的喜悦和欣慰,仿佛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爱人的承认一样,“你不觉得卖身给我是一种莫大的羞辱,不觉得跟我在一起会把你变成轻浮不自爱的女人了吗?”

    潇琳琅戴好了吊坠,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一个女人如果轻浮不自爱,不是男人让她改变的,而是她自己想要堕落。所以卖身给你这一点,依然让我觉得不堪,但是我却没有任何理由怪你,要怪,只能怪白浩然,是他不该招惹你,结果无端为我惹来你这尊天神。”

    夜鹰点了点头,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接着将目光落到了潇琳琅的胸前,然后开口说道:“记住,好好保管这个吊坠,而且如非必要,尽量不要在外人面前展示它。不过你放心,就算有人看到,这个吊坠也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因为除了我最信任的人以外,其他的人都不认识它,不知道它是专属于我的。所以如果我的人看到了它,那么不管在什么地方,你都会得到想象不到的便利。”

    潇琳琅将吊坠放到了睡衣里面,摇了摇头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展示它的,如非必要,我也不想靠它得到任何便利。因为我永远都希望过普通人的正常生活,而不想变成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之所以把它留下,也只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

    “随你。”夜鹰淡淡地冷笑了一声,不知是因为潇琳琅对这份“特权”的不屑一顾,还是因为她那明显将他当成陌生人的冷漠,“总之你只要记住,这个吊坠,可以让你要求我做任何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任何……事?”听到这句话,潇琳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眸中突然浮现出一抹计较的光芒。

    而夜鹰也在同一时间联想到了某种可能,所以眼神一变,似乎有想要收回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心念一转之间,他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对,任何事。”

    潇琳琅,我知道你刚才想到了什么,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把它说出来,否则……我会对你很失望的。

    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同时紧盯着潇琳琅红润的双唇,生怕在接下来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话。可是片刻之后,潇琳琅却只是笑了笑说道:“好,我知道了。你放心,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绝不会滥用这个吊坠的。我潇琳琅在你眼里也许不过是个抵债的商品,但是我自认,还不是那种挟功邀赏的无耻小人。”

    握紧的双拳倏地放开,夜鹰居然有一种猛然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明显的欢愉:“我以为你会用这个吊坠要求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放弃剩下的三天。潇琳琅,幸好你没有让失望。”

    “我不瞒你,”潇琳琅也不由笑了起来,声音也显得十分轻松而愉快,“在刚才的一瞬间,我心里的确冒出了这个念头,但是接着我就放弃了,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做。”

    “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提出了那个要求,就相当于在逼你毁掉我们之间的合约,也相当于在毁掉我给你的承诺。那么,既然我可以毁约,你为什么不能?所以,如果现在我要求你放弃剩下的三天,那么之后,你一样可以要求我放弃这个吊坠所代表的一切。当然,我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我有多贪恋这个吊坠,而是因为我觉得我必须……维护承诺这两个字的神圣。”

    “是吗?”夜鹰眼眸一转,一种隐隐的光华在他的眼眸中轻轻地流动着,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华贵雍容,仿佛一个来自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9章飞鹰吊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