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奈倾心如故

欲念无罪 作品

    “喂,还不起来?”看到她半天没有反应,夜鹰懒懒地开了口,并且顺手将水果刀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免得她再误伤了自己,“怎么,很遗憾刀子没有扎到你的脸啊?”

    “啊?啊!”潇琳琅如梦初醒,狼狈地爬了起来,微微地喘着,“你……你的手没事吧?有没有被刀子划伤?”

    “没事。”夜鹰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将水果刀扔在了桌子上,“要是这样就能伤到我,那我就干脆不逞能了。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什么保护别人?”

    也是。所谓救人,就是指在保住自己的前提下,尽力保住你想保住的人,否则,如果挽救一条生命的代价是付出另一条生命,那么这样的挽救将毫无意义,因为,生命等价,没有贵贱之分。

    尽管已经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潇琳琅却依然不放心地靠了过来,蹲在了夜鹰的面前,伸手把他的手抓了过来:“给我看下,咦?还真的没事,你会功夫是不是?不然力道不会拿捏得这么恰到好处,连表皮都没有蹭破。”

    的确,虽然刚刚赤手抓住了水果刀的刀尖,可是夜鹰的手毫发无损,依然那么光滑细腻,修长白皙,美得不亚于女子,关于这一点,潇琳琅一直很好奇,她总是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大男人的手可以如此完美无瑕,完全不像她想象中那样粗糙生硬,毫无美感。

    任由潇琳琅抓着自己的手摩挲着,感受着比他更细腻柔滑的肌肤,夜鹰淡然点头:“功夫吗?算是会吧,至少应付刚才的情况还绰绰有余。我说,你刚才怎么回事?好好地走路也会摔跟头?”

    “怪我吗?”听出他在笑话自己,潇琳琅俏脸一红,不满地嚷了起来,“到处黑咕隆咚的,我哪能看清楚有没有障碍物?我可不像你,早已习惯了在黑暗中生活!”

    “啊……也是,这一点是我疏忽了。”虽然被抢白了几句,夜鹰却并没有动怒,反而十分诚恳地点头承认着自己的错误,“我忘记了我受过这方面的训……嗯……算了,不说这些,你刚才……摔到没有?”

    训?训练?他受过类似“黑暗中视物”这样的训练?那么,到底是什么职业的人,才需要进行这样的训练呢?想必他的身份一定非常特殊,也非常隐秘吧?

    怪不得要用面具遮脸,而且不允许自己开灯了,看来他很懂得保护自己,很懂得隐藏自己的身份。那么,相对的,如果被不该知道他的身份的人知道了他的秘密,那……

    幸好,潇琳琅从来不是个好奇心强的人,所以她假装没有听到夜鹰那句没有说完的话,摇头说道:“没有,地毯很厚,摔不到。不过我的脸能够保住,可就全靠你了,所以……谢谢。”

    或许是因为对夜鹰的搭救心存感激,或许是因为突然发现夜鹰其实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冷酷无情,所以潇琳琅不但主动跟夜鹰交谈起来,而且连语气都变得非常缓和,就如同在跟老朋友聊天一样。很简单,她潇琳琅并不是个狼心狗肺的人,所谓得人恩情千年记,夜鹰救了她,她懂得回报。

    听了潇琳琅的话,夜鹰没有做声,面具下的眼眸中隐隐闪烁着一抹充满计较的光芒。好一会儿之后,他突然淡淡地笑了:“有意思,第一次碰到没有好奇心的女人!潇琳琅,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听出我刚才那句话的破绽。我调查过你的经历,你的智商其实远远高于一般人,如果不是白建业夫妇硬逼你留在附近做了一个小小的老师,你的成就将不可限量。所以,你应该能够听出我刚才那句没有说完的话意味着什么,那么,你不好奇吗?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好奇心人人都有,”潇琳琅也笑,笑容很清淡,透着一股隐隐的冷意,“只不过我更知道,好奇害死猫。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不简单,就算不是纯正的黑道,至少也是亦正亦邪之类的,所以,我不想刺探你的背景。而且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想跟你有任何契约之外的牵扯,十天之后我就会离开,我们将永不会再见面。既然如此,我何必还要知道那么多呢?你是什么样的人,真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

    “亦正亦邪?”尽管潇琳琅说了很多,夜鹰却只抓住了其中的这几个字,并且很有几分兴味盎然的意思,“这是你的猜测对不对?不过我不得不说……你的感觉很敏锐,因为我所隶属的组织,它的行事作风的确可以用这几个字来形容。”

    “是吗?”没想到自 你现在所看的《无奈倾心如故》 第23章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无奈倾心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