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作品

    窗外庭院中那一男一女大概也没想到这间没有灯火的房间里其实是有人在,而且正靠着窗边,在仅有一墙之隔的地方偷听他们的对话。潘严屏息静气,静悄悄地贴墙而站,不让屋外的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虽然不是海汉军的直属人员,但既然现在是在给海汉效力,遇到这样的事肯定得弄个明白才行。何况这次的行动他也有份参与,对于通盛码头大火案的内幕多少也知道一些,一听之下便知外面这二人的对话恐怕不是随意编造出来的,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设局要引自己上钩,那么就是真有人发现了大火案中的蹊跷之处。

    潘严一边听着外面的对话,一边在心中暗自盘算,觉得自己身份暴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昨天才到杭州,这城里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恐怕一只手就数得过来,而且这些人对海汉的忠诚度肯定比他高多了,断不至于有出卖他的理由。

    至于说另一种可能,潘严倒是觉得出现的机率较大。他当日虽然不在通盛码头上,但也能想到这种在杭州城外排得上号的贸易码头,一天下来会有多少人走动,其中有人与海汉有过接触,或是注意到海汉船队某些细微漏洞也不足为怪。军方策划的行动方案虽然也算周密,但也并非做到了天衣无缝,要不是舆论节奏带得好,加之海汉军兵临城下所施加的巨大压力,让官府慢慢查探下去说不定真会识破海汉在这件事上玩的把戏。

    虽然目前冲突双方已经达成默契宣布和解,但浙江官府吃了这么大的亏,这口气一时半会肯定是无法缓解的,要是被他们查出了大火案的真相,说不定形势就会出现新的反复。潘严虽然是海汉军的编外人员,但他也知道上头肯定不会允许有这样的“意外状况”发生。既然这女子声称另有消息来源,潘严便在暗暗琢磨,要如何确定她的身份,然后顺藤摸瓜去找到她所说的那个目击者。

    不过窗外那男子似乎比潘严的脑子转得更快,便听他连连冷笑几声后才道:“你以为你不说,我便找不到那人了?只消去问你家老板,将你近两个月的恩客列出,看看有谁是在码头做事的,想必一抓一个准!”

    那女子并不吃诈,犹自坚持道:“你当来这里的人都是真名实姓,把身家都报与老板知道?那你就去试试看好了!”

    男子继续威胁道:“就算你老板不知对方姓名,但终究会有线索,无非是多花些时间罢了,待我找着了人,你可是一文钱都别想要到了!”

    那女子沉默良久才道:“那便再减掉二十两。”

    “一百五十两,多一文钱我都不想听你这消息了。”男子立刻还价道:“但你若给我假消息,必定让你下半辈子在大牢里度过!”

    “好,你拿银子来,我把那人名字告诉你。是不是假消息,你去找到那人一问便知!”女子最终选择了妥协,接受对方的报价。

    男子应道:“我身边没这么多现银,待明日再来找你。”

    两人刚谈定价钱,远处传来呼唤之声:“翠娥、翠娥,人在哪里?快快出来接客了!”

    那女子急道:“来唤我了,那便如此说定了,明日见面再说!”

    潘严听到两人脚步远去之后,这才慢慢将窗户推开一道缝隙向外面张望,见窗外已经空无一人,但他可以确定自己刚才所听到的这番对话并非幻听,而是确有其事。一阵寒风从窗户缝隙中涌入,让仅仅穿着贴身单衣的潘严打了个冷战。忽然屋中灯光亮起,原来是那小姑娘秀珠已经醒来,下床取了工具点燃了灯烛。

    潘严合上窗户回到桌边坐下,秀珠已经取来他的棉袍从身后披到他肩上:“老爷多穿件衣服,天寒地冻,莫要贪凉。”

    潘严笑道:“老爷是从北方来的,那边可比杭州冷多了,少穿些也不妨事。”

    秀珠又道:“这些菜已经凉了,可需叫人拿去厨房热一热?”

    潘严心道这江南青楼服务是周到一些,以前在登州逛窑子哪会有人管你吃喝冷暖,哪怕只是收钱做戏,人家这服务也能让自己更舒服一些。不过他心中记挂的全是刚才听到的对话,也没什么心情再享受这温柔乡了,当下便拉住她手道:“不必了,你且坐下,我有事问你。”

    待秀珠坐下来之后,潘严才开口问道:“你可知这碧春园里,有位叫翠娥的姑娘?”

    秀珠脸色微微一变道:“原来老爷是要来找翠娥的,莫不是她刚才有恩客光顾,所以才点了小女子服侍?”

    潘严连忙否认道:“并无此事,只是介绍我来这里的朋友认得她,托我问问她最近境况如何。”

    秀珠脸色稍缓道:“这位翠娥姑娘,平日脾气可是不小……听说最近一直闹着要从园子赎身走人,也不知是傍上了什么大主顾,难道就是潘老爷的朋友?”

    潘严心道我也很想知道要掏钱给她赎身这位朋友是谁,可惜刚才只能隔窗偷听,没能得见庐山真面目。潘严摇摇头道:“想给他赎身的并非我朋友,不过我朋友托我打听一下,这位翠娥姑娘,可有什么来头比较大的恩客?”

    “这个嘛……小女子也不是很清楚。”秀珠稍稍顿了一下又道:“毕竟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在背后议论别人闲话,总是不太好。”

    潘严也算是老江湖了,一听对方这语气,自然知道她是有料可以报的,当下便取了一锭五两的银子放到她面前桌上:“些许心意,秀珠姑娘拿去买点胭脂水粉。”

    秀珠小手在桌上一拂,便将那锭银子收了起来,这才接着说道:“翠娥的恩客有不少都是衙门里的人,所以老板也对她比较客气,要是换个人敢这么明着说要赎身走人,只怕早就被打断腿丢到城外乱葬岗去了。”

    “衙门里的人?”潘严下意识追问了一句,心里暗自将这个消息与刚才在外面跟翠娥对话那个男子的身份对应起来。

    “也不是什么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怎会来这里抛头露面。”秀珠的语气明显有些酸涩:“她也就是仗着认识几个什么捕头、校尉之类的小官,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潘严再多问几句,这秀珠却说不出什么具体的信息了,或许也是不想因为这点钱而冒险,毕竟她在这里指名道姓,说不定哪天人家正主就听到风声找上门来了,她一个没有根基背景的青楼女子,岂能斗得过官府中人。

    偶然间得到了如此重要的信息,潘严当下也没有心思再在这地方待下去了,便收拾行装结账走人。秀珠显然有些失望,原本这客人是说好要在此过夜,但没想到人家刚入夜就改变主意要走了。不过出于职业素养,还是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依然依足规矩,将潘严一直送出了大门。

    潘严出来看到门口已经多了不少等候生意的软轿,当下一招手便有轿夫过来揽生意了。他上了软轿,便毫不耽搁,吩咐轿夫径直赶回丰盛米行。

    林思看到他回来明 你现在所看的《1627崛起南海》 第1188章 知情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1627崛起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