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空间重生之丹医商女

晓妖精 作品

    “你想知道谁给我的尸毒?哈…我为什么告诉你,你不是很厉害么?自己去找寻答案啊!哈哈哈……”风明月见她想知道,偏生不肯说,笑的很是开心,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就要被弄死。

    “既然不想说,本县主也不喜欢强求人,带走吧!”风明月本以为她会求自己一番,不曾想,竟就如此?

    “贱、人!”风明月愤怒的骂着,云苏却依旧不予理会。风明月被带走,见云苏真的不想知道,顿时破口大骂:“你别太得意,想你们死的人多得是,就算我没能弄死你,也会有人替我弄死你。哈哈哈哈……贱人,你想与他双宿双飞?今日我以南溯毒咒诅咒你,诅咒你会死在洛王慕子凌手中,永远也不能在一起。若强行成婚,生下男儿是叛乱之徒,生下女儿是娼、妇!”

    “你所诉之言,终将全部在自己身上实现。”云苏却是平静出声,丝毫不惧。

    周虎满面抱歉:“对不住,县主,都是属下不好,未曾堵住她的嘴。”

    “无妨,我并未放在心上。”云苏笑笑,周虎却很是认真:“不,县主,您或许不清楚,南溯国人都很邪门的,比如这些,比如他们的诅咒之术。”

    “周守将放心,我真的不惧。再说了,我身边还有朱雀神鸟在呢,她的诅咒对我没用。村里的人都被救出来了,可不能再耽搁了,琉璃,还需你的南明离火清除邪祟。”

    “啾……”琉璃应了一声,再次飞上空中,变成朱雀本尊模样,南明离火离口,村子里的行尸很快便被清除干净了。

    幸存者们也得到了云苏的救治,周虎的手下都被救回来两个,可终究因身体亏损,再也做不得兵士了。

    风明月很快被判了刑,此处的事情也被上报了京都。慕子凌也去了书信,琉璃也带回了辰启帝的密信,两人看了,皆是开心的笑了。

    辰启帝回复应允两人婚事,并会尽快降下圣旨,因慕子凌信上写明了事情经过,更说了不能委屈云苏。还说或许那一晚之后,已经有种子落户皇孙已经在孕育,辰启帝让慕子凌先在边关迎娶云苏,等回去后,再举行一次婚宴,决不能委屈了云苏。

    琉璃却是偷偷告诉云苏,辰启帝得知她成为慕子凌的人后,笑的可是很夸张的。

    云苏笑着摇了摇头,对于辰启帝这般,也是有些了解缘由的。

    清漪手中拿着什么进来,因盖着红布,倒是看不真切,子衿笑着打开,云苏和慕子凌这才看到那东西的真容。竟是两套喜服,绣工精致,这喜服云苏一点也不陌生。

    “为什么这套喜服会在这里?”云苏好奇不已,眼底却染上了感动。

    这是师尊这两年来亲手绣制的,光那套新娘礼服,师尊就绣制了整整大半年之久,当初师尊说这喜服是绣给她的,她还有些不好意思,说还早呢。

    没想到,这喜服不但跟来了,而且她真的要成婚了。

    “主人说算到您此次出来必然能遇到自己的另一半,所以命我们将喜服带着,奴婢与子衿还笑主子过于着急。不曾想,主人果然料事如神,少主您真的要成婚了。”清漪笑眯眯的说道。

    “苏儿,九皇婶真的对你很用心。”慕子凌也感受到了爱人师尊的宠爱之意,对云苏感慨道。

    “师尊是真心将我当做女儿般来疼爱的,日后我们定要好好孝顺她。”云苏留下感动的泪水,面上满是欢喜。

    慕子凌握住她的手,笑:“会的,她不仅仅是你师尊,亦是我的九皇婶,日后我们一起孝顺她与九皇叔。”

    “好。”云苏靠在他怀中,清漪子衿见了,将喜服放下,悄悄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两个相爱的年轻人。

    隔天,处理了李富贵一家之后,慕子凌就带着云苏朝着自己所在的南郦城出发了,两个暗卫提前回去,为主子准备婚宴事宜。与此同时,勇侯府众人再次接旨,同时送过来的还有皇家给云苏的聘礼。

    云蓁得知云苏即将在她之前嫁给洛王,眸底的怨恨越发的浓郁了。

    这死贱人,不管什么事情都要超越在她前头,凭什么,明明她两个月前就跟靖王定下婚约,聘礼都还没送来,那贱人的聘礼却是被送了过来。

    听着太监念着聘礼的清单,她差点将手中的帕子给生生扯坏了。

    “侯爷,圣上说了,这次的事情有些突然,回头洛王爷将会在边关先行举办婚礼迎娶云凰县主。待他们回来,再举办一次皇家婚宴,圣上让您担待一些。”罗远亲自来宣旨,可见辰启帝有多看中云苏了。

    泉巍生有些不解,拉着罗远和袁氏一起到边上小声询问:“罗公公,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般的突然,苏儿也不过才离京月余而已,怎么就跟洛王爷碰到了面,还这般着急的举办婚礼?”

    “侯爷,夫人莫要着急。其实这次的事情,庄王妃娘娘在离京之前曾有密书给圣上。此次之所以让云凰县主出京去南边,便是因云凰县主的姻缘在那,可大家都未曾想到,这缘分那头竟是洛王殿下。洛王和县主同时被人陷害被下了那种药,这天定姻缘,果然谁都挡不住,县主一人躲在深山中,等待药效过去,却终究被宫漓侍卫找到,也将王爷送了去。所以……”说到这里,罗远也是有些囧了。

    两口子这才明白,互视一眼,道:“既然庄王妃娘娘都说这是命定姻缘,我夫妇二人自然不会阻止,便如皇上所言吧!”

    “咱家还未恭喜侯爷呢,一门双姝,皆配给了王爷,侯爷夫人好福气啊。”罗远笑呵呵的恭贺着,泉巍生想到两个女儿,也是得意的笑了。

    袁氏福了福身,还算理智,并未向泉巍生那般骄傲的忘乎所以。

    罗远赞赏的看了袁氏一眼,又客套了几句,便先行离开了。

    不过半日,云凰县主要嫁给洛王的事情就在京都便传遍了,靖王那边自然也得到了消息,他极其败坏的砸了好几个花瓶才冷静下来。

    “你们说那云凰身边的小鸟竟是可以变成巨鸟,还浑身火焰,有漂亮的翎羽?”靖王黑着脸对暗卫问道。

    暗卫不敢隐瞒,当日他们便躲在边上监视,的确亲眼所见。

    “回主子,的确如此,有百姓说那是凤凰,但是奴才亲耳听到那云凰郡主说那小鸟是朱雀神鸟。主子,那云凰县主若真嫁给了洛王,身边有瑞兽相助,百姓会更倾向他们,皇上那边也必然会更加看重他,您这些年来的努力可就真的要付诸东流了。”这暗卫是领头之人,也是靖王的谋士之一。

    为此,他很是着急。

    靖王沉着脸,他如何不知,可那云凰就是软硬不吃,他又有什么办法。

    “王爷,莫急,咱们不如这般……”又一个谋士上前,在靖王耳边耳语了一番,很快,靖王脸上的黑沉便散去了,换上了得意的笑。

    “好,就这般去办,不过先不急,暗一,你上前来。”靖王叫住那暗卫谋士,在他耳边耳语一番,后者笑着点头,很快便再次出京去了。

    首辅府上,修士厉杭也召集了自己的人在密室商谈着什么。

    京城暗潮涌动,云苏等人丝毫不知。

    青岚界中。

    安宁与旭奕卿从重力试炼中出来,安宁一个闪身来到温泉边,脱了衣裳入水泡着,旭奕卿穿着一袭白色薄衫坐在温泉边,温柔的替她梳洗。

    安宁抬头拉住他的手,将他拽入水中,旭奕卿笑着抱住她,低头吻住安宁的红唇。

    ……

    两人在水中温存了一回,便回到了房间中,双修了两日,加上先前在重力试炼中的感悟,双双突破,安宁正式步入元婴五层巅峰境界,神识也突破了分神,进入合体一层。旭奕卿也是不差,进入元婴中期巅峰,神识进入分神二层。

    安宁修为虽没有真正进入合体期,但是神识达到,却是已经可以使用瞬移之术了,结合她的鬼王令,瞬移范围比之真正的合体期还要远上不少,此番收获可是不小。

    “准备试着修炼身外身吧。”安宁穿上衣服,与旭奕卿道。

    “你自己注意,不要着急。”旭奕卿只穿着亵衣,上前给她穿好外套,安宁为他拿了外衣,也如寻常妻子一般,伺候自己夫君穿上衣衫。

    两人心里眼中唯有彼此,穿好衣裳,安宁靠在他怀中,抬头与他注视,也叮嘱道:“我都明白,为了你们,我不会鲁莽,你也一样。”

    “放心,如你所言,为了你,为了家人,我不会莽撞。”旭奕卿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安宁笑了,转眼消失不见,入了密室修炼身外身去了。

    旭奕卿摸了摸唇,那上面还残留着丫头的气息,含笑转身也入了自己这间屋子配套的密室中。

    安宁盘坐在蒲团上,先运转天灵诀三个大周天,平息静气,而后开始运转龙神决,手中结印不断演练。周围的灵气不断朝她涌来,安宁不急不缓,繁复的手印一个个出现,又再消失。

    那些消失的手印入了安宁的气海中,漆黑的气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些妖紫之光,结合结印,隐约形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不知多久之后,那人形却是突然溃散,安宁也不急,继续重头再来,如此反复溃散十多次之后。终有一天,安宁周身灵气大盛,跟着气海中的人形闪烁着妖紫光芒,隐没的雷元珠显现。

    一丝紫色雷芒入了那人形之中,一道强烈的雷暴之后,一个与安宁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气海之中。

    安宁睁开眸子,眸底妖紫色的雷芒闪现,许久才褪去,安宁的紫色瞳孔越发妖艳。

    心神一动,一道身影出现,正是安宁所炼制的那尊身外身,安宁看了下,身外身亦是与她一般修为,如此一来,她的战斗力将会更加的强悍。而且身外身还能与她合体,身外身的肉身比之她本体还要强悍许多。

    合体之后,安宁发现她的修为可以达到分神三层左右,对此又增添了一份保障。

    身外身还未修炼完成,将身外身再次召唤出来,安宁将心神注入身外身中,那原本黯然无光的眸子中瞬间充满了神采。与安宁心神结合,默契十足。

    而且龙神决所炼的身外身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若哪一日安宁身死,只要灵魂不灭,元婴不毁,她可以迅速进入身外身中。这具身外身也将成为她另一条命的存在,分身炼成,安宁嘴角扬起笑容。

    将之收到气海中孕养,她身上也积了不少灰尘。

    清尘术打在身上,安宁出了密室。

    “主人,可是成了?”七宝从远处欢喜跑来,对安宁问道。

    安宁笑着点头,而后道:“也不知道修真界中可还有龙族存在,若是还有,倒是想去那龙脉血池中待上一阵,这样我的身外身才会更强,也不知道阿卿有没有修炼成功。”

    “主人放心吧,姑爷密室这些日子灵气也很是充足,应当不会有问题的。对了,主人,安婉小姐那边有情况哦,不久前她曾回来过,我观她红鸾星动,就自作主张将她送去了一个中型世界中试炼去了。”七宝这会儿才想起来,有些小心翼翼的,生怕安宁生气。

    毕竟安婉是主人的第一个徒儿,安宁摸了摸她的发,笑道:“七宝,你不用这般小心翼翼,我知晓你不会害我,不会害婉婉他们的,去历练一番也好,那中型世界……”

    “有修士的,不过那边与修真者不同,以武入道,只能修炼到元婴期,元婴期后,渡劫便可进入更高的层面。”七宝连忙回应。

    “好,不过,话说回来,七宝,你什么时候可以在青岚界中将人传送到旁的世界中去了?”安宁突然想到一点,倒也没有怀疑什么。

    “先前恢复了记忆,有记录这个秘法,不过,这是我们族内特有的本事,主人你如今的修为怕是学不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法诀,您可以试着修炼一下。或许能够感悟到法则规律也不一定,对日后研究法则会有很大的帮助。”说着,将自己知晓的法诀传给了安宁。

    安宁失笑,说道:“你不用这般,我只是好奇而已,并没有责怪你什么。你原先也是赤帝之女,皆是我的福分才能有你陪伴,成长至今。宝儿你对我来说,并不只是器灵,是我的奴仆。你是我的亲人,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主人的心意我都知晓。”七宝开心的抱着安宁,在安宁看不见的地方,眸色闪了闪,心里抱歉不已。

    “主人,对不住,我不能将聆碧大人传授我天道奥义之事告诉你,七宝相信你一定可以成长起来的。聆碧大人乃是第二世界掌控天道的道尊,七宝也因您的关系,才能触及到天道奥义,主人说遇到我是您的福分,但是在七宝的心中,遇到您,才是七宝的福分。”

    这段话,安宁自是不知。

    因旭奕卿还没出来,安宁带着七宝去做了一顿好吃的,吃完又带着她去了青岚界天武大陆上的其他国家走了走。

    ……

    苍澜大陆,南郦城。

    在安宁修炼出身外身的这段时间,苍澜大陆也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

    三天前,慕子凌将云苏以八抬大轿迎娶进了位于南郦城中的洛王府内,南郦城无数贵女的心碎了一地,可对方是云凰县主,她们也是嫉妒不起来。

    这三年来,云凰县主的名字可没少在北齐流传。

    大婚第二日,有人求到王府门前,云苏很快便出来了,那老人家受了重伤,小腿根本就保不住了。可是王妃丝毫不嫌弃那只是一个平民,将人带进王府救治,还将人留在府上养了一日,昨日下午才让老人的儿子将人给领了回去。

    这一幕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南郦城,也有贵女不甘心偷偷来偷看云苏,看完人后,嫉妒不在,一个个心服口服的归家去了。

    之后,无数帖子传入王府,总管手都快手软了。

    “王妃,今儿又有十多张拜访的门帖。”总管手里拿着不少张名帖,向云苏禀告。

    云苏换上了少妇装扮,那面上幸福的笑容,掩都掩不住。

    “无非是一些看花游湖的帖子,便不见了。若要说我架子高,我也管不着了。”云苏摇摇头,拒绝了见那些贵女的事。

    “好,奴才日后不再接帖。”总管应声,随后退了出去。云苏喝完手里的花茶,起身对清漪道:“走,我们出去逛逛。这几日一直在忙着成婚的事情。还没好好逛过这南郦城呢,凌十三岁便来到这里,在这里生活了九年,我想去看看他生活了九年的地方。”

    清漪自然没有异议,云苏依旧珠纱遮面,出了王府。

    南郦城虽在边关,百姓却生活的极好,南疆与北齐交好,那南溯却是在一旁虎视眈眈,但因为有南疆在侧南郦城又有慕子凌坐镇,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发兵进攻,只敢暗中做些小动作。

    逛着逛着,云苏来到了中心街的市集。

    耳边充斥着吆喝声,云苏随意的闲逛着,忽然她撇到一个摊位,带着清漪走了过去。

    那摊主是个拥有一脸络腮胡的大汉,身前卖的也是一些新鲜药材。

    “这玉贞花如何卖?”云苏蹲下身子,拿起一棵药材,对那络腮胡问道,络腮胡一听,眼底一亮,连忙道:“姑娘认识这药材?真是太好了,这玉贞花已将近百年,还有这株土灵芝也有八十年的光景了,若姑娘你要,只需十万两白银即可。”

    “十万两,莫不是疯了吧!”边上有人听到,惊叫连连,一副看到疯子的模样。

    大汉却是不管他们的质疑嘲讽,目色盯着云苏看。

    云苏看了他一眼,将花放下,看热闹的哄笑起来,络腮胡也有些失望,就在他失望之际,云苏开口了。

    “十万两按着这两株药材的价值来说,并不贵,但我并不想给你现银,想以旁的东西来抵,不知先生可愿意?”

    络腮胡再次看向她,问道:“什么东西来抵?我着急凑钱,只要现银。”

    “哦?要钱做甚?买药治你身上的毒么?”云苏这话一出,大汉顿时明白,他真的遇到高人了。

    “你怎知我中了毒?”

    “你手臂上的绿线都快到手肘处了,我眼瞎才看不到。若不出意外,被紫冠王蛇给咬了,为了活命又服下了断魂草,是也不是?”云苏一下子就点到了要害,络腮胡顿时眼底起了希望。

    “姑娘可能治疗?断魂草除了药谷的皇极丹外便再无其他法子解毒了。南疆王幼妹嫁给了北齐丞相次孙,与庄王妃娘娘交好,一年前曾从王妃手中得到过五枚皇极丹。南疆王半年前卖了一颗出去,手里应当还有存留,若姑娘手里没有皇极丹,还请现银交易。此处前往南疆也需要两日的路程,我真的耽搁不得了。”络腮胡激动的说道。

    “你这毒还能压制至少十日,你说耽搁不得,难道还有人中了毒,比你还严重?”云苏抓住了话语关键。

    络腮胡连忙点头,哭丧着脸道:“我们少主,我们少主为了救我,也被王蛇给咬了,也服下了断魂草压制毒素。五天前,我们听信一个骗子,跟他买了一颗皇极丹,但其实那压根不是什么皇极丹,不但没有解毒,还害的少主越发严重了。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少主便不会出事。”

    说着,大汉开始不断的抽打自己的脸颊。

    云苏连忙拦下他,叹息一声道:“你倒是个忠仆,罢了,相见便是有缘,这玉贞花土灵芝与我也的确有用,便随你走一遭吧!”

    “你,你当真有皇极丹?”络腮胡激动不已,云苏却只是笑着道:“先去看看你家少主再说。”

    “姑娘这边请。”络腮胡激动的将药材收拾好,在前面带路,并未将药材给云苏,云苏也并不生气,毕竟他方才说了,遇到了骗子。

    这点药材都是要用来救命的了。

    络腮胡带着人来到城中一个小院,这院子很偏僻安静。

    络腮胡按着暗号敲了门,可见这些人不是普通人,更或者,他们不是北齐之人吧。

    门很快开了,里头是个三十不到的男人,一袭湛蓝色的衣衫,太阳穴鼓鼓,一看武功便是极高。

    “老程,你这是又带回来什么人?”男人看到云苏主仆,目光落在了络腮胡身上,络腮胡连忙道:“李大哥,这是我在集市上遇到的高人,她一眼看出我被紫冠王蛇咬到中毒,又服下了断魂草续命。所以我便带她回来给少主看看了。”

    “胡闹,这么年轻的女孩,怎么可能会解毒。不过,老程,我听闻洛王前两日迎娶的王妃,便是药谷当家庄王妃娘娘 你现在所看的《空间重生之丹医商女》 第二百零七章 皇极丹,夜沐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空间重生之丹医商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