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刚刚下车,帝冥便拽着她的手,走进了深苑,她穿着高跟鞋,必须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知道他的心情不太好,她也识趣的没有开口让他步伐放慢一点。

    走进了屋内,她的小腿有点发酸,却还是站着。

    她拿出了手机,低着头,像是在打电话。

    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情打电话?

    “齐沂洲估摸着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同你爸妈说了,你不必刻意打电话和他们保平安。”帝冥以为,慕浅打电话自己的家人。

    可是,不是!

    自己并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也不是天天晚上联系,她的手机一直都是开着的,爸妈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她也没有主动打过去,他们现在或许并不知道自己所遭受的一切。

    电话打过去,却没有人接听。

    “帝冥,如倩怎么不接电话。”

    “你打电话给她?”

    “我只想确定,她现在的情况。”

    到现在,还在关心别人,可是她这一幅认真的样子,仿佛如果自己不告诉她,便不会罢休一样。

    “她现在,估计休息了,你放心……小惩大诫,没什么大事。”

    这样说,慕浅酒没那么担心了。

    “那就好。”

    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就响了,慕浅的手抖了一下,看到了来电人,眉头立即紧锁了起来。

    握着手机的手,也加大了几分力度。

    齐沂洲?

    她居然还敢给自己打电话,一想到居然是他告诉帝成海,自己是林深深的这件事情,她便觉得自己之前认错了齐沂洲这个人。

    或许,齐沂洲一直都是这样,以前的那个人,不过只是一个假象而已。

    “不接吗?”

    帝冥提醒,因为比她高,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到是谁打来了电话。

    他不屑一笑,这个齐沂洲的胆子是愈发的大了,或者说,齐家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喂。”

    帝冥伸手,按下了免提键,慕浅瞥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齐沂洲无比担忧的声音。

    “浅浅,你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你问我,有没有事?”慕浅反问。

    齐沂洲愣了一下,慕浅对自己这样说话,也就是说,她多半是知道了些什么,本想把责任推给帝冥的,可……事后他便为自己行为感觉到了愚蠢。

    “浅浅,对不起,我父亲带着我,和帝成海见面,我一时间高兴,多喝了两杯,所以就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了,我没有想到帝成海居然会以为我说的是真的,真的去找你。”

    静默了片刻,齐沂洲再次小心翼翼的开口,他不确定,慕浅是不是相信自己了。

    “浅浅,你不相信我吗?”

    慕浅很想说,这样漏洞百出的解释,让她怎么去昧着自己的良心,说去相信齐沂洲。

    她深吸了一口气:“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我已经没事了。”

    “等一下,浅浅!你别急着挂电话,你现在在哪里?你是不是……”他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和帝冥在一起。”

    “不错,她是和我在一起。”帝冥抢在慕浅之前开口,“齐先生,你是有什么意见吗?”

    “怎敢对帝少有意见。”

    听着,就能感觉得到齐沂洲的咬牙切齿。

    “齐先生,你父亲这几日似乎很是空闲,这段时间我怕是会给他找点事情做,一旦忙起来的话,就应该不会去管别的事情了吧。”

    帝冥意有所指,相信齐沂洲能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

    “你……”

    “浅浅说的对,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帝冥按下了挂断键,将手机还给了慕浅。

    慕浅立即双手接住,试探性的问道:“你想对付齐家?”

    以前,她倒是不担心,但是现在帝氏全部的经历不是应该放在新的合同上吗?还能分出神来对付齐家。

    如果,这是个阴谋,想要借此来削弱帝家的实力,那岂不是被别人得逞了?

    她都能够想到的事情,帝冥这种久经商场的男人,还能想不到吗?

    “是。”

    帝冥倒是不否认,慕浅却道:“齐家不足为惧,成业帝国的实力才是不容小觑,那份合同你不是势在必得吗?”

    “合同当然是势在必得,但是齐家……一并解决了,不过是顺手的事情。”

    再说了,帝冥觉得,如果不借此机会,给齐家一点颜色看看,估计在以后的将来,会

    给自己带来不少的麻烦事!

    “再说了,齐沂洲的所作所为,是应该让齐家为他付出相应的代价,否则……他只会仗着和你的关系,变本加厉。”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