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龙魄温心

桥南西 作品

    虽然力气明显感觉到不及冯志豪,反应却一点也不比冯志豪差,身体被甩出去的时候,右脚朝着冯志豪的下盘一甩。

    冯志豪膝盖一顶,左腿又反扫过来,赵凌峰赶紧将被甩出来的手重新握成拳头,对准冯志豪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击。

    冯志豪脸一侧,很敏捷的躲了过去,两个人对了几个回合,都没有伤到对方,每次不过是摸到对方的衣角罢了,只不过是引来很多同学停驻观望。

    在北海艺术学院,所有的同学都知道赵凌峰的身份,但是很少看见他出手打人,这次,他居然破天荒的在学校里和别人打起来了。

    他毕竟是北海艺术学院的学生,围观的同学一个个的给他喝彩,虽然两个人一直打成平手,但是冯志豪的气势显然弱了一些。

    温心趁着这个时机倒是快步的往学校门口走去。

    旁边的阿奎小声的问道:“他们两个好像打起来了,我们就不管他们吗?”

    温心一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既然他们喜欢打,就让他们打个够好了,要不然我怎么脱身?”

    阿奎摸了摸头,似乎明白过来,“那我们赶快走吧,今天老爷肯定在家里等着小姐回去吃饭呢。”

    出来校门就拦到了一辆公交车,从学校回到温家,三站公交车就到了。

    现在是放学的时间,公交车上的人很多,根本上没有座位。

    温心和阿奎就在过道上站着,双手扶着铁环,夕阳的余晖从车窗里射进来,隐隐约约地照着不同的面孔。

    这些面孔有喜悦的,有平静的,有颓废的,也有疲惫的,在公交车里似乎就可以看见人生百态了。

    “你干什么?快点给我让开。”安安静静的公交车里突然传来一声大叫,声音隐藏着愤怒。

    听到这声音,温心的心猛的一激灵,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就是曾经的好友莫菲菲。

    她记得前世和莫菲菲认识,是源于她的那家咖啡店。因为她的咖啡店开在人家附近,所以她经常过去喝咖啡,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今生没想到却在公交车上相遇了。这个时候莫菲菲肯定是不认识她的。温心就挤在靠车门这边,而莫菲菲的声音是从车尾传来的。

    车上的人很多,几乎身体挨着身体,放眼望去,根本就看不见车尾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听见一个霸道的男声响起,“你大声嚷嚷个什么劲呀?看你长得漂漂亮亮的,居然做贼,你这么缺钱的话,为什么不去卖?”

    公交车上有扒手,乘客经常被偷东西,早就已经对小偷深痛恶绝,一听说发现了小偷,便不由分说的附和道:“现在的小偷太可恶了,无孔不入,快点报警,不能再让小偷得逞了。”

    莫菲菲的声音再次的响起,又急又气,“你这是恶人先告状,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明明是你刚才非礼我,快点报警,我就要告你这个王八蛋!”

    “这小偷现在都会反咬一口,本来看你长得还挺漂亮的,想放你一马,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又惹众怒,那我可就报警了。”

    温心赶紧往前面挤去,阿奎赶紧跟上去,连声说道:“温心,你到底想干嘛呀,这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不要管,等他们报警,自然会有警察处理!”

    一看见温心要多管闲事,阿奎的心就皱成一团,明明知道最近事多,她干嘛还要惹事啊?

    跟在她身边真的是操不完的心呀。

    “其中有一个是我的朋友,不能不管。”温心的力气很大,很快就挤到了车尾。

    只见一个穿着花衬衫,有些偏胖的中年男人,正拿着手机,一脸威胁的模样,“只要我按下报警电话,到站了,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他嘴上虽然说得凶狠,而且很得意的样子,其实那手指迟迟不愿按下,很明显是心虚。

    温心挤到莫菲菲身边,已经拿出手机,飞快地按下了报警键,然后说道:“我相信你不是小偷,一定是他非礼你的,所以我帮你报警了。”

    这满车的人都认定她是小偷,唯有温心相信她是清白的,相信她是一个受害者,感动的点点头,“谢谢你相信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偷过他的东西,自然不怕报警……”

    那个中年男人流里流气的,上颚上的两撇小胡子一颤一颤的,眼睛里流露出几许惊慌之色,但是表面上却故作镇定,依旧嘴硬的说道,“刚才我的钱夹就放在裤兜里,可是突然间就不见了,她就站在我旁边,不是她偷了还有谁?而且,刚才我看见她的口袋鼓鼓的,从里面一搜,很快就找到钱夹,这证物都还在我手里呢。”

    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却拿着一个黑色的钱夹,故意将钱夹举得高高的,似乎让所有的乘客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你胡说,这个钱夹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时候偷你的?”莫菲菲的气的面颊绯红,有一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她刚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一直忙着咖啡店的事情,最近咖啡店已经上了正轨,所以今天有空就出来逛逛啰。

    对于北海市她已经十分陌生了,所以,她就搭乘公交车,随意的逛逛,希望快一点将这个城市熟悉起来,没想到这个时候是下班的高峰期,公交车上如此的拥挤,还遇到了一个咸猪手。

    “狡辩,做贼的怎么会承认自己是贼?别以为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可以掩饰自己的身份,这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她是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你又怎么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呢?我们总不能听你的一面之词吧。”温心大声的说道。

    很快,乘客的目光都聚集在温心的身上,温心又是淡淡的一笑,“但是我可以证明这位小姐的清白,她根本不可能是小偷,一开始,这个男人就在撒谎,明明是他非礼了这位小姐,却像疯狗一样反咬一口,不要脸的男人我见多了,像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刚才……你又不在这里,如何证明她的清白?你,你这样说才……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