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龙魄温心

桥南西 作品

    门口已经被同学们围得水泄不通,看见她出来,居然主动的让出一条道来。

    只见校园门口拉着一条十几米长的烫金横幅,横幅上写着:温心,我爱你,就是地老天荒,山崩地裂,我也不会改变我对你的爱。

    那些拉着横幅的人,穿着清一色的黑色体恤衫,脸上戴着墨镜,小平头,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差不多都有纹身和刀疤,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合在一起就有三十几个人,就是那些配枪的保安恐怕也不敢招惹他们,所以,看见温心来了,才像看见救星一样。

    除了这个显目的横幅之外,校园门口的交通是完全瘫痪了,门口那天马路已经被蒙社团给封锁了,所有的车辆,人流都不许经过。

    另一边,是一片火红的玫瑰花,平铺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是校园门口突然间多了一片花海一般,那些人家送红玫瑰送一束,可是摆放在这里的红玫瑰最少有千束之多,用来布置盛大的结婚礼堂都够了。

    红玫瑰的旁边停着一辆炫蓝色的跑车,这辆跑车一看就是最新款的,价格在千万以上。

    而赵傲龙身体斜靠跑车上,看见温心,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温心,喜不喜欢,感不感动?你可不要哭喔,女孩子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小虫站在附近,手里抱着一个大礼盒,笑嘻嘻的说道:“大嫂肯定很感动,一定想哭,大嫂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就是哭起来也是很美的。”

    温心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哪里是苏志明?根本就是赵傲龙。

    赵傲龙一个大老粗,居然也会用“小心儿”这样的称呼,温心恨不得就此晕过去算了。

    小虫抱着那个大礼盒,有些洋洋得意的走到温心面前说道:“这份礼物是大哥送给大嫂的,这里是全钻的首饰,项链和耳环上还有名贵的粉钻,这款首饰全球限量发行四套,全国仅此一套。”

    他将那个大礼盒打开,里面又有很多个小礼盒。

    小虫一个眼色,旁边又过来几个小弟把那些小礼盒拿起来,一一打开,呈现在温心面前。

    那些钻石首饰在阳光之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让人的双眼不敢直视,特别是那散发着粉红色光芒的粉钻,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使这些首饰别具一格,看上去格外的名贵。

    旁边围观的那些女同学看见这些首饰,忍不住地发出一声声的尖叫。这么名贵的首饰,即便是在商场的专柜里也很难见的,她们今天有幸能开开眼界,根本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你们都给我离开……这里……”温心咬牙切齿的说道,此刻,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愤怒。

    小虫一愣,一脸懵逼,“大嫂,难道你不喜欢这些首饰吗?这些首饰可是老大费了好大的劲才买到的,就算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老大对您可是花了心思的。”

    “他对我花了心思,难道我就一定要领情吗?上次我就跟他说过,不要强迫我,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干什么?在这里耍把戏吗?还是希望我被同学们当做大猩猩一样观赏?”

    那双精致的小脸气得绯红,肩膀一颤一颤的,然后大步走到赵傲龙面前,“你觉得这场面很好看吗?居然还动用蒙社团的势力将交通给封锁了,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就会让所有人都觉得我和你有关系?然后于把我当做黑帮的人来看?”

    她只不过是想安安静静的上学,难道就这么难吗?

    “我温家是清清白白的人家,绝对不会和黑帮扯上任何关系的,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就是故意往我身上抹黑……”可能是因为她太生气了,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些话该不该说。

    “温心……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听小虫说,女孩子都喜欢名车,钻石首饰,还有鲜花,所以我买来全部送……给你,就是为了让你高兴的,至于这些横幅,只不过是我在向……你表白而已,而且学校……这么多人,所有人都可以给我做见证,我今天所说的话,日后如果我有半句食言,可以让他们都来骂我赵傲龙薄情寡性……”

    看见温心怒不可歇的样子,赵傲龙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了,赶紧解释,这些都是小虫教他的,本来以为会有很好的效果,可没想到是这种反效果……

    “我上次就已经跟你说的清清楚楚,而且跟你说了很多遍,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永远都走不到一起,求求你放过我,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温心大声的说道,那双眼睛里喷射着怒火,逼视着赵傲龙。

    “说得多清高啊?表面上很嫌弃,这会儿心里不知道多乐了,连堂堂的蒙社团老大都成为你的群下之臣,这个风头出的真的是太大了。”

    苏小小抱着胸走了过来,旁边跟着赵凌峰。

    赵凌峰的脸色很难看,阴沉阴沉的,他缓缓地走到温心面前,“你可以不接受我哥,但是你不能这么说他,说什么听不懂人话,我哥可是堂堂的男子汉,怎么到你眼里就如此不屑了?我哥追你,那是你的荣幸,你居然说什么故意抹黑你,我哥到底抹黑你什么了?你说你温家清清白白,难道我们赵家就是污秽不堪吗?”

    刚才温心的一番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虽然他也知道赵傲龙的这种做法给温心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可那个毕竟是他哥。

    但他觉得自己的哥哥受到侮辱的时候,他心里怎么能不难过?

    “就是,有些人就是喜欢自命清高,踩在别人身上,似乎显得自己挺高贵一样,蒙社团哪里是什么黑帮?他们每年还捐钱做公益呢……”苏小小在旁边冷嘲热讽。

    反正一旦温心有事,她就忍不住地落井下石。

    温心也意识到在自己愤怒之中说错了话,赶紧解释,“赵凌峰,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我太……生气了,所以说话没有……经过脑子,但是我……和你哥真的是不可能,我跟他说过很多遍了,他就是不听……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上学,不想涉及到感情方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