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龙魄温心

桥南西 作品

    刚才温心目测了一下,这件尺码应该是自己穿的尺码,但是宋碧云比她要丰腴一些,这件旗袍她穿在身上一定会有点紧的。

    “应该可以的,我身材好,一般的尺码我都可以穿。”宋碧云拿着那件旗袍看了看,上面的尺码让她微微的一愣,比她平时穿的那个尺码要小一点。

    但是,这旗袍是温心要的,他怎么能让她如意呢?

    她将手里的旗袍递给旁边洪师傅的助理,“我就要这件旗袍了,看着挺漂亮的,改天有机会我再来找洪师傅做几件……”

    洪师傅是做旗袍的,几乎用眼睛都可以量体裁衣,看了宋碧云一眼,忍不住说道:“宋小姐,这件旗袍你穿着应该有点小,还是试一试吧,万一穿不了就浪费了。”

    这里的每一件旗袍都是红师傅的心血,他希望自己做出来的旗袍,都碰到喜欢的主人,能够将主人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如果买回去只当一件装饰品,挂在衣柜里,他宁愿卖不出去。

    “洪师傅就不要担心了,这件旗袍的尺码在上面标着呢,正好是我的尺码。”反正她就是要定这件旗袍了,哪怕是穿不了,她也要霸占着,不会给温心的。

    陈虹这时候走过来,看了看那件旗袍,然后说道:“这件旗袍是挺漂亮的,风格比较跳跃,适合你们年轻人,不过这旗袍毕竟不是定制的,还是试穿一下吧,你们两个都喜欢这件旗袍,谁穿着合适,穿着漂亮,我就送给谁,洪师傅的旗袍不是谁都有资格穿上的,我一直觉得洪师傅做的旗袍是有灵魂的……”

    “严夫人真的是谬赞了。”洪师傅脸上的笑意铺开,那是发自内心的笑意,自己的作品能够遇到知音人,还说旗袍有灵魂,他怎么能不高兴?

    这些旗袍从设计,到裁剪,到最后的缝纫,他很少让助手帮忙,几乎是他自己独立完成的。

    每一件旗袍,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

    “既然伯母这么说,我去试试吧。”宋碧云脸上笑盈盈的,心里却是一万个不乐意。

    不就是一件旗袍吗?本小姐也可以自己掏钱买,不需要这个死老太婆送……送一件旗袍好像了不起一样,真的是够了!

    可是眼下她要讨好严家,心里有气,也不好意思发泄出来,只得按照陈虹的意思去试旗袍。

    这些旗袍都是高等货,尺码并不是分,小,中,大三码,尺码应该更精确,平时三个码,到这里可能要分成九个码,说起来,这旗袍只相差一个码。

    宋碧云就不相信这一个码的差别就能够穿出来。

    但是到里面的试衣间一穿就明白了。这件旗袍是可以穿上去,但是紧了一点。特别是咯吱窝和臀部的部位有些紧。

    宋碧云穿着旗袍在镜子面前照了照,效果还不错,就是脸上的妆容太浓了,跟这件旗袍的风格有些不搭。

    管他呢,只要自己能穿上温玉,就休想得到这件旗袍。

    她穿的旗袍从试衣间里走出来,脸上的笑容明媚灿烂,“伯母,我穿的怎么样?是不是还挺好看的?”

    陈虹打量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你穿着是挺好看的,特别显腰身,线条很美……”

    洪师傅的目光却一直盯在宋碧云的身上,他的眼睛就是一把尺子,就算是差分毫也看得出来。

    有时候某个人站在他面前,不需要用尺子量,他都可以给她做一身合适的旗袍,绝对不会差分毫的。

    “宋小姐,这件旗袍的上身效果是不错,可是你感觉自己穿着舒服吗?要不再走两步试试?”

    “穿着很舒服啊?不要说走两步,就是走一百步都不成问题……”陈虹在这里,她要给陈虹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按照洪师傅的意思往前走了几步。

    要是换作平时,她才懒得理这个红师傅呢,不就是一个做旗袍的吗?不知道得瑟个什么劲!

    “卡擦”一声,不过是走了五,六步,悲剧就发生了。

    这件旗袍里面是极薄的丝绸,穿在身上光滑轻飘,泛着淡淡的真丝色泽,如果是别的布料的话,穿着有点紧,顶多是不舒服而已。

    可是这种丝绸,一紧就裂开了。

    而且旗袍裂开的部位很尴尬,正在臀部。走路的时候,臀部跨度大,走了几步,这种上好的丝绸布料就撑不住了,一下子裂开了。

    宋碧云一脸的尴尬,赶紧从旁边的陈列架上取下一件旗袍,遮挡住自己身上旗袍的裂口。

    气急败坏的冲着洪师傅说道:“洪师傅,你的旗袍做的这么漂亮,但是却用这么差的布料,是不是有些不地道,你这里的旗袍一件也要1万多吧?这么高的价钱怎么能用这么差的布料,一看我一穿就裂开了……”

    在这里她不敢得罪温心和陈虹,只能把气发在洪师傅身上。

    洪师傅赶紧解释,“宋小姐这可是天大的误会,这件旗袍是用上等的丝绸做的,绝对是好布料,只不过是这件旗袍的尺码根本就不适合你,您穿着有些小了,这种上等的丝绸又很薄,我不放心,所以才让你走几步的,如果在公共场合你穿着这件旗袍,一不留神裂开的,那处境真的是太尴尬了……”

    “谁说这件旗袍的尺码不适合我?我自己穿什么尺码不清楚吗?根本就是你这旗袍的质量不好,还说是什么上等丝绸,现在旗袍质量出现了问题,你当然会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宋碧云气势汹汹的,说话的语气咄咄逼人。

    一旁的陈虹看不下去了,她向来很尊重洪师傅的,这十年来,她的旗袍几乎都是红师傅给他定制的。

    “碧云,不要说了,洪师傅的旗袍质量不会有问题的,这点我有信心,刚才洪师傅就怕这件旗袍与穿着不合适,所以才让你试的,可能真的是小了一些……”

    陈虹看向洪师傅,洪师傅也是一脸的尴尬……

    “洪师傅你放心,这件旗袍就当我买了,碧云穿着突然裂开,跟你之间工作是没有丝毫关系……”

    洪师傅的神情更难看了,“严夫人,你是我的老顾客,谢谢你这么信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