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谍海鸳鸳刀

石剑 作品

    不一会,许杏桃系着围巾,端着热汽蒸蒸的两碗面条出来,放在小餐厅的餐桌上,过来叫陈洋,说道:“大,大哥,陈,陈洋,吃早饭吧。”

    她俏脸绯红,声若蚊咬,一副还很淑女的样子。

    陈洋愕然反问:“你不叫我大哥了吗?”

    许杏桃低首弄衣,依然声若蚊叫:“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说,我们还能以兄妹相称吗?”

    陈洋怒道:“昨晚怎么回事?”

    许杏桃战战兢兢地道:“我咋知道?反正你是我的恩人,你要,我就给。当时,我坐在你身边,看你泡茶,然后,你就抱我上楼,然后,你就把我……把我……欺负了……呜呜呜……你要不承认,我死了算了……呜呜呜……我昨夜前可是黄花闺女……呜呜呜……”

    她说着说着,就伤心地哭了,楚楚动人。

    她言毕,竟然拿起筷子,张开嘴巴,握着筷子就捅向自己的咽喉。

    “不要,我爱你!”陈洋来不及相救,急大声喊叫。

    许杏桃瞬间僵住,眼泪汪汪的握着筷子,望向陈洋。

    陈洋紧急起身过来,从她手上夺走筷子,说道:“坐吧,一起吃早餐,我呆会要去上班的。哦,筷子是用来挟菜的,不是用来自杀的。”

    许杏桃落坐,泣声说道:“那看你怎么待我了?不然,我只能死,而且只能死在陈家。”

    陈洋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你先别冲动,在你之前,我和青帮三屋堂的季凤怡谈恋爱。我们的关系也非一般。不过,她现在留学外国。她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不可能抛弃她。因为我和她也是住在了一起,而且,早在前两年,我们就住在了一起。你要是硬要跟着我,只能给我做小的。”

    许杏桃身子颤动,在难受,在生气,在发抖,但是,她咬咬嘴唇,点了点头,含泪说道:“嗯!我不在乎大和小。我只在乎我能否和你在一起?”

    陈洋叹息一声:“你若真心待我,我也绝不抛弃你。季凤怡是留学生,思想开放,她看得开。将来,你们就楼上楼下的和我一起过日子喽。”

    许杏桃梨花带雨,哽咽地说道:“嗯,谢谢你的坦诚!你是我男人了,我肯定好好待你。我是乡下来的,我们乡下女子思想都传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一而终。”

    陈洋不再吭声,也无法言语,事态发展太快了,让他脑子有些凌乱。

    他想,呆会去医院检验那些茶渣之后再说吧。若然茶里有什么药物,许杏桃必定是间谍。如若没有,那我可以暂时认定她是报恩且以身相许吧。

    唉,可笑!

    老子还当过少校营长,领兵好几百人打仗。还潜伏当特工几年,可就一个晚上,一个不小心,就着了人家的道。

    可悲啊!

    看来当年余主任在特训班的时候,并没有教我当特工的真功夫啊!

    ------------

    他神思悠悠,低头吃面条。

    他把面条吃完了,还用筷子在碗里挑来荡去的,好像没吃饱似的。

    许杏桃“扑哧”一声笑了,眉宇眼里都含情的望着陈洋。

    陈洋回过神来,望着许杏桃眼里的似水柔情,他的心有了丝丝温暖。

    他说道:“那行吧,你呆会换洗床单,然后到附近市场去买菜。如果你真心待我,我会在业余陪你去令尊墓前祭典他的在天之灵,告慰他的在天之灵。如果你不了解这附近,你就去隔壁邻里问问。路在脚下,路也在嘴边。”

    许杏桃柔情地应了一声。

    陈洋起身走到大木雕功夫茶桌前,抓起皮包,打开皮包,取出一千元法币和一根金条,塞给许杏桃,说道:“这些钱给你,你买些好衣服穿,总不能老穿邻居的旧衣服。我虽然一个人,但是,从金钱地位的角度来说,我也是大户人家,给我穿体面些,有空的话,拿着金条去兑换些纸币,买些 你现在所看的《谍海鸳鸳刀》 25.自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谍海鸳鸳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