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清晨的空气,带着几分冬日的凌冽,冰冷的北风将晨曦的薄雾吹散了几分,一缕朝阳洒落在玄菟城墙上,为这片大地带来了一缕朝气。

    “换岗!”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将守了一夜略显疲惫的士卒唤醒,一队队经过一夜修整,精神相对饱满的士卒走上城头,将负责守夜的袍泽换下去。

    自从上次军议已经过去了两天,乌桓人也猛攻了两天,不过由于玄菟城防守力量十足,所以已经打退了数波乌桓人的进攻。只不过伤亡远比前些日子大的多!

    好在乌桓人还没疯,晚上并没有选择攻城。不过就算如此,刘征估摸着也快了,不是今晚就是明晚,乌桓人必然会夜晚攻城。

    不过今天早晨依旧和往常一样,刘征站在城头上看着乌桓人生火、做饭,再到进攻,进攻队伍的最后面就有一员魁梧的将领坐在马上,刘征如果没认错的话,就是那个中了自己一箭的家伙,不知道是三王中的那一个。这两日这个人也怂了,稳定站在刘征的有效射程外。

    这两天以来,乌桓人都只是派出老弱病残前来送死,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要消耗玄菟城的防守力量。别说练气成罡了,就连练出真气的将领都不会往前靠,生怕被刘征拿弓箭点死!

    而今天,乌桓人的老弱病残都死的差不多了,青壮年的主力部队开始冲了上来。

    三天高强度的守城战斗,使得玄菟城的物资也不多了,粮食还够一个月左右,但是药草、弩箭、火油都已经消耗大半了。刘征果断放弃了继续使用远程火力,转而选择主力与乌桓人短兵相接,为的就是保留一些能针对练气成罡的乌桓三王的后手。

    刘征缓缓拔出了宝剑,在城墙上游走,一旦有乌桓人冲上城墙,便会遭到刘征的雷霆攻击,剑法、箭术,真气,随着战争的进行,不断地提升。

    “轰隆隆~”

    一名乌桓将领冲上来,两刀劈开两名士兵,在城墙上站稳了脚跟,后方源源不断的乌桓人涌上来,很快在城墙上占据了一段。

    刘征心中一怒,正要提着宝剑前去援救,却见人群中,一道略显瘦削的身影闪过,一道银芒亮起,瞬间将那名乌桓将领击杀,随后腰间一抹,又是一道寒光泛起,抹过两名乌桓人的脖子,顷刻间,便将刚刚站稳脚跟的乌桓人逼回去。

    【不错,田豫果然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以后未尝不能为我镇守一方!】

    …………

    辽东城太守府

    “陈先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臧霸现在很急,因为按照刘征原先的安排,臧霸留守辽东城,防范乌桓人进攻,能守得住辽东城的,也只有臧霸这个半步成罡。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乌桓人看都没有看辽东城一眼,根本就没有到辽东郡来!这就意味着,乌桓的主力全部都在围攻玄菟郡!

    臧霸急的不是没仗打,而是怕刘征出事!臧霸现在刚来到刘宠麾下,寸功未立,如果刘征再出事,那估计臧霸的狗头都要被刘宠给砍了!

    “要不我带人去支援世子吧!”

    话音未落,陈现和姜峰齐齐喝了一句,“不可!”随后两人相视一眼,接着姜峰无奈道:

    “臧将军!辽东城是沟通辽东东南与昌黎的重镇!万一失守,辽东东部将全部沦陷!世子也将退无可退!而只有你才有能力守住辽东城!臧将军,我们俩也急!可是再怎么急也没用!我们现在必须要把辽东城守好!”

    “唉~!”

    臧霸长叹一声,坐倒在了凳子上。姜峰坐在臧霸旁边捧着一杯热茶,默默不语。而陈现站立在门前,盯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个人陷入了平静。

    然而这份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一员小卒从外面冲了进来。

    “报~!启禀太守!太史慈将军带领援军到来!”

    姜峰激动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就连滚烫的茶水倒在了手上也没感觉到。

    “快速请!不,直接带我去见!”

    小卒带着臧霸、姜峰和陈现三人匆匆冲往城外,果不其然,城外有着大量的士卒正在整备。

    身为武将,臧霸第一眼就看到了太史慈身边那个如同铁塔一般的猛将!这种剽悍的气势,就连太史慈也远远不如!臧霸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是个绝世猛将!而且看到太史慈明显对这个壮汉毕恭毕敬,就已经差不多猜到这个壮汉是谁!

    “太史将军!典将军!”

    【果然!这就是典韦吗!这就是陈王手下第一猛将吗!】臧霸默默想到。

    典韦冲着三人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道,“臧将军还是继续留下来守辽东吧!我担心乐浪方向的乌桓人可会偷袭过来!我带着铁卫先行一步,火速支援世子!子义你带领大部队去与伯圭会和,共同支援玄菟!”

    说完,典韦就匆匆带着铁卫离开了,臧霸这时才注意到典韦带来的这些兵马,个个黑色重甲,人高马大,提着大刀,肃穆地立在典韦后面,尽管寒风凛冽,却没有一点声音!看得臧霸头皮发麻,如果换成自己进到这些人里面,恐怕坚持不了一盏茶的时间!

    “太史将军,这莫非是…?”

    “不错,正是大王的禁军——陈国铁卫!”

    臧霸啧了啧舌,早就听说大王对世子极为喜爱,没想到大王居然为了世子连禁军都调了过来!

    而太史慈看着铁卫离去的背影,颇为感慨地说道,心里嘀咕道【也不知道乌桓三王要死几个!】

    就目前而言,幽州这一块地方,应该没有什么人能挡住带着铁卫的典韦!白马义从也不行,铁卫走的是重步兵的路线,类似于袁绍的先登死士!打阵地战应该没有人能打赢陈国铁卫!估摸着也就先登死士、陷阵营能和陈国铁卫掰掰手腕了。

    “唉,对了,我他妈差点忘了!”陈现一拍大腿,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从身边的一个小卒手上抢来了一匹马,冲向了典韦离去的方向。“典将军!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