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乌桓人这边的状态说实话也不比刘征那边好多少,当然乌桓人的差是士气上的差。

    一方面是因为刘征那两个京观,几千人的脑袋往那一垒,带来的视觉冲击是极大的!乌桓人哪里见过这种仗势啊,只是听长辈口口相传过卫霍、陈汤这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最近的对游牧民族取得巨大战果的,还是几十年前的班家。对于绝大多数乌桓人来说,京观还是第一次见。

    而这一见就出了大事,尤其是第二个京观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乌延死不瞑目的大脑袋被插在长枪上,矗立在京观的最上面,不少小部落的头人直接被吓得魂不附体,普通士兵更是有人尿了裤子。

    另一方面则是乌桓人的后勤不足问题,不能说乌桓人后勤不足,他们根本没有后勤,走到哪吃到哪!这当然没什么问题,因为他们以前就是这么干的,而且他们就是因为粮食不足才南下掠夺的!不然就算蹋顿再怎么英明神武,恐怕也难以说动这些部落!

    可是关键问题在于,地主家也没余粮啊!幽州也没粮食!那些百姓都是迁移过来的,家里根本没多少存粮,而且就连这点粮食也全都是定期到郡县里领的!

    而乌桓人到现在还没能攻破玄菟郡城,只靠几个小县城的粮食根本不够这么多乌桓人吃的!

    这就导致乌桓人现在士气低到了冰点!

    而且乌桓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引导下,乌桓军中流言四起。

    “听说了吗?本来这大城没多少兵的,都是因为单于带着我们去别的地方扫荡,让这座大城里来了很多守军!”

    “是啊,我也听说了,而且还有人说大单于知道攻不破这座坚城,到时候只会让我们送死,等我们都死光了,吃的就够剩下的人吃了!”

    …………

    这些消息当然不可能逃过蹋顿的耳朵,可是乌桓人毕竟只是乌桓人,查来查去,也没查到消息是从哪来的,蹋顿暴怒之下只能处死了几个乱嚼舌根的士卒,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可是舆情如同水一样,光靠堵是治不了的!明面上是没人再说些什么了,但是背地里,消息却传的越来越广,也越来越离谱,就连什么“蹋顿害死了乌延”这种话都甚嚣尘上。

    然而蹋顿却不知不觉,或者也可能他想要改变却无从下手。总之,乌桓军营中,暗流涌动!

    解决内部矛盾的最好方法就是把矛盾转移出去。

    虽然蹋顿说不出这么有哲理的话,但是道理还是懂的。再拖下去,对乌桓只会越来越不利。

    蹋顿能被比做冒顿不是靠吹的,除了实力过人,蹋顿的脑子也比普通乌桓人好使的多。

    蹋顿当然知道自己错,而且错的离谱,由于自己的疏忽导致面前的城池里守军多了足足一倍,而且看样子还是精兵!

    不过蹋顿只是觉得玄菟城有些棘手,但是只要一用力,这座看似坚固的城池就会和之前蹋顿攻破的数座城池一样,灰飞烟灭。

    不过,当蹋顿纵马来到城下的时候,人都傻了!

    玄菟城墙是不高,但是上面那投石车是什么个意思?哪来这么多的投石车?此外投石车旁边还配备了不少看起来相当骇人的劲弩!还有,为什么城墙前面这么多的壕沟?有的壕沟里居然还有铁蒺藜!

    这就不得不说道刘征的大手笔了,按照刘征的想法,是不可能白白给老百姓发足够的粮食的!寻常百姓只能饿不死,而只有干活的人,才有饱饭吃!干什么活呢?那当然是城防了!

    在刘征的指导下,辽东各郡都开展了以工代赈活动,城墙都修缮好了之后,就只能开始造投石车、强弩这些东西了!因为按照刘征的设想,这些东西迟早都会用上,毕竟北地异族狗改不了吃屎,无论你对他们多好,又通商又联姻,他们都会咬你。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一般投石车的有效射程,在一百二十步到一百五十步之间,居高临下有些优势,但最远也不过一百八十步,不过那是在投石的重量达到五十斤的时候,这个分量并不是说最好,但却是最稳的,射出去的弧线也最容易控制。

    “将火油罐打开,塞上布条引燃,所有投石车不需试射,直接向乌桓人射!”虽然投石机的射程让刘征不满,但目前要做的,是将乌桓人心理防线给彻底打破,杀一杀他们的士气!

    至于会不会被蹋顿学去反过来对付自己,那是肯定不会的,虽然这种方式,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火油是珍贵的战略物资,刘征财大气粗无所谓,乌桓人就不一样了,这帮家伙连投石车都整不明白,怎么可能和刘征一样搞火力袭击呢!

    “轰轰轰~”

    数不清的投石机,在同一时段将无数火油罐弹射出去,布塞在空中借助火势彻底引燃,远远看去,犹如从天而降的火球朝着乌桓人落去。

    “嘭嘭嘭~”

    火油罐碎裂的瞬间,飞溅的火油瞬间在方阵中引燃一大片区域,至少有数百乌桓人被火焰笼罩,惨叫着在地上翻滚,在这一瞬间乌桓出现骚动,并迅速向混乱衍变。

    这就是手长的好处了,乌桓人还没摸到刘征面前,就已经被打了一套!而且还被打的不轻!

    蹋顿这时候也傻眼了,这特么不太对啊!怎么离了这么远就被打到了?

    尤其是当蹋顿看到不远处那辆花了不少功夫做出来的攻城车现在已经葬生火海的时候,蹋顿的心都在滴血!

    而现在无论如何,蹋顿都不能退缩,虽然说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士气被刘征一轮火力压制给打没了,但是现在乌桓人绝对不能退,一旦退却,再想要聚起勇气就更难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蹋顿还是懂的,所以现在蹋顿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进攻!后退者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