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刘征两招弄死了乌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细细想来又不是不可能!

    很关键的一点就在于装备问题!刘征手上拿的武器那可是二代冠军侯——银戟太岁雪天王贾复的武器,贾复那可是堂堂东汉初年第一猛士,用过的武器自然不一般!

    除了武器,刘征身上的盔甲那也不是一般货色,来头比银戟更大,高祖皇帝当年斩白蛇后,用白蛇鳞片做成的铠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当年大汉限量五十件,流传至今的,只剩十件左右。

    这就造成了一个什么情况呢?那就是刘征一戟下去,乌延身上就是一道深深地口子,而乌延一板斧上来,连一道白痕都没在刘征身上留下!

    而且,刘征经过数年习武,有过当世名将、武道宗师的教导。刘征用来斩杀乌延的那一招就叫做“飞燕回还”,这招就脱胎于当初王越教给刘征的剑法!不是刘征吹,就这招,就乌延的猪脑,在给他二十年也悟不出来!

    乌延唯一的优势就是实战经验丰富,但是刘征实战经验就少了?典韦、公孙瓒这些一流好手都和刘征交过手;李大目、管承这些黄巾大渠帅,刘征也不是没和他们生死相搏过!

    当然这都不是关键,最重要的地方还是乌延已经没了勇气再和刘征作战!从乌延推出一个替死鬼出来,自己准备换装跑路的时候,乌延的死就已经注定了!

    夫战,勇气也!这句话的意思可不只局限于大规模战争,两人之间的战斗,勇气也是极为关键的一环!

    寻常柔弱妇人有了勇气,说不定就能撂倒一个畏首畏尾的男人!

    今天哪怕随便换个黄巾的大渠帅来,乌延都难逃一死!

    刘征并没有沉溺在胜利的喜悦中,老实说刚刚的那一招“飞燕回还”对刘征的负荷也很大,这是一招练气成罡才能运用的招式,刘征现在用当然不会轻松。

    于是刘征直接退回到亲卫之中,重新整合部曲,再度对已经乱作一团的乌桓人进行一边倒的杀戮!【@~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战斗一直持续到黎明。五千乌桓人,而且还是骑兵居多,四散而逃之下,刘征的三千铁骑不可能把他们全歼,而且只要跑了一个,刘征的存在也就暴露了,所以刘征并没有下令让士卒去追那些溃败的乌桓人,而是让士卒打扫战场!

    说是打扫战场,主要还是把那些乌桓人的头砍了筑京观,当然,还有不少人负责去收罗收罗那些被劫掠来的苦命的女子,如果抛下她们不管,等待她们的是死路一条,刘征还做不出见死不救的事,更何况这些人都是刘宠的子民,刘征身为刘宠的接班人,有必要保护这些百姓的生命!

    匆匆打扫完战场之后,刘征就掉头直接去玄菟郡了,见好就收的道理刘征还是懂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刘征没有必要继续在边境游荡,而且刘征的存在也已经暴露了,乌桓人势必会调集大军前来围追堵截,刘征继续孤军深入的危险太大了!再加上这些乌桓人掠走的百姓,撤军是刘征最好的选择!

    …………

    蹋顿现在的心情很好,一方面是自己上位,成功效仿自己的偶像——冒顿,妻群母,更是睡了老单于的钦定继承人楼班的亲妈,看着楼班敢怒不敢言,蹋顿怎么可能不爽?另一方面,蹋顿占据大义,打着为老单于复仇的大旗,号令乌桓出兵,乌桓各部落纷纷响应,难楼、苏仆延、乌延等人全部出兵,并且以蹋顿为首!

    要知道,整合乌桓这件事可是连老单于丘力居都没有做到的!当初丘力居南下掠夺,众部落都是各自为战,对丘力居也是爱搭不理。可是今天,除了极个别亲汉派,几乎所有的部落都是以蹋顿马首是瞻。

    一时间,蹋顿风头无二,手握二十万“雄兵”的蹋顿直接飘了,从各个方向入侵辽东,看到辽东满天烽火,蹋顿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但是这天下没有百分百让人爽的事,玄菟就是一块硬骨头,以蹋顿为首的十万乌桓主力,没能拿下这个看起来和原来的大汉城池不一样的玄菟郡城!

    这就让蹋顿很不爽了,但是人蹋顿怎么说那也是号称冒顿在世的人物,脑袋转的飞快,此处不留爷,那自有留爷处!二话不说,直接放弃了玄菟城,带着乌桓骑兵直接去别的地方掠夺了!

    这也给了玄菟一口喘气的机会!别说是十万乌桓人,就算是十万头猪来拱城,也能把城给拱破喽!好在刘征到幽州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了水泥这个大杀器,当时是因为幽州经过张纯这么一折腾,搞得幽州不少城池都破破烂烂了,所以修缮城池的时候就拿出了刘征给的水泥,没想到这水泥还挺好用!在今天发挥了奇效,居然顶住了乌桓人的攻势!

    当然蹋顿不知道玄菟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再打一天就能破城这件事。而恰巧是因为蹋顿没有选择继续攻城,导致了刘征的五千步卒没有白来一趟,成功加入到玄菟郡的防守中!

    知不知道蹋顿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蹋顿现在收到了一个坏消息!

    “什么?你说乌延死了?怎么回事?”

    “单于大人,乌延大酋长昨夜被人围攻了,为首的是一个小将,大酋长被那个小将一戟给斩成了两段!”

    乌延的人缘并不好,所以对于乌延的死,有人直接阴阳怪气道:

    “哼,我早就说过了,乌延这个家伙迟早有一天要死在女人身上!”

    这话蹋顿不怎么爱听,这自己人死了,你不考虑着怎么报仇,还搁这幸灾乐祸,你让我这个当领导的怎么统领大家?

    “够了,苏仆延!乌延的死不是让你用来幸灾乐祸的!我们要为乌延报仇!”

    看着表面上附和的一干乌桓酋长,蹋顿有些无语,这帮王八蛋现在肯定都在考虑怎么分乌延的家产!

    【好吧,乌延的仇确实不急着报,还是先分乌延的遗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