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刘征并不知道朝堂上具体发生的一切,但是也能猜到个大概,无非就是各打五十大板。

    刘征现在还在河东和那些世家一起吃吃喝喝,在交流感情。这可能就是刘征最后的快活日子了。

    私自调兵,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放在寻常将领身上,直接就给砍了。但是对刘征而言就不是这样了!

    虽然说,刘宠不会把刘征给打死,但是至少刘征的大霉该倒还是要倒的。

    最让刘征担心的是,到现在为止,刘宠都没有派人让刘征赶快回去,刘宠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一样。这才是最恐怖的。

    暴风雨没有那么骇人,但是暴风雨来临之前是最恐怖的。

    而刘征现在要回去了,这该怎么办呢?怎么面对自己的爹呢?

    【问题倒是不大,毕竟讹了一点粮草回来,落了卫家的面子,也拉倒了杨家的帮助。但是该怎么面对老爹呢?】

    …………

    时间是相对的,在回去的路上时间走的飞快,没要几天,刘征就回到了蓟县。

    按道理来说,世子出征,得胜归来的时候,应该得搞一个欢迎仪式的,但是刘征私自出兵,满朝文武,没有一个敢来见刘征。

    这不是疏远刘征,而是在这个时候,默不作声是最好的态度,任何的站队都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来见刘征的,只有刘征的属官、中情局处长——陈现。陈现不是满朝文武,而且直属于刘征,他是刘征的“忠心”狗腿,来接刘征是理所当然。

    “现在什么个情况?”

    “出大事了,世子!上午皇帝陛下的诏书传来,令大王终生不得出幽州。大王现在正处于暴怒之中。”

    陈现一边去,一边拿着手绢在擦着额头上的汗,有的汗是跑过来之后热的,但是更多的还是被吓得。

    陈现加入幽州有一段时间了,大多数人对于刘宠的印象一直是宽和仁善,就和世子一样。

    这次刘宠发这么大的火,陈现还是第一次见。

    刘征深呼吸了一下,情况比自己想的还要遭,但是也比自己想的还要好。

    刘征没有想到的是刘宏居然这么狠,政治水平这么高,借题发挥,直接掐中了刘宠的死穴!

    说句不好听的,刘宠之心——路人皆知。早在陈国的时候,刘宠就聚众百万,后来被贬斥到辽东,本来天下人都以为刘宠这下再也不能得势了,谁曾想刘宠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胆识和一双慧眼,收服了本应该是累赘的黄巾降卒,更是凭此一统幽州!之后更是招贤纳士,轻徭薄赋,使得幽州成为满天烽火的大汉中,为数不多的和平之地。

    导致天下不少人都想投奔刘宠,而现在皇帝一纸诏书下来,使得刘宠被束缚住了,也使得这些人的不得不驻足观望。

    刘宏这一手怎么能让刘宠不暴跳如雷!

    但是刘宠的反应对刘征来说,又是一件好事,生气就说明刘征还有得救,刘征就怕刘宠因为这事一点反应没有,那就彻底完蛋了!

    但关键问题是现在要咋办呢!要显示出怎么样的一个态度去见刘宠呢!这才是当务之急。

    “大哥,咋办啊?”

    “别急,让大哥想想!”

    刘征一边往城里赶,一边思索,突然直接,刘征看到了光溜溜的树枝,一条“妙计”顿时涌上心头。

    …………

    刘征和刘胤两个人**上身,露出了精壮的肌肉,背上背了一捆柴火,仓促之间,那哪还有时间去搞荆条啊!刘征只能从后厨找点柴火了,虽然有点短,但是意思还是到了!

    守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宠的头号保镖典韦。

    典韦看到刘征来了,朝刘征使了个颜色,偷偷给刘征树了一个大拇指,暗示刘宠现在正在里面。不过从屋里传来的这么大的吼声,不用典韦暗示刘征也知道刘宠在里面发飙呢。

    典韦朝刘征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进了屋里,屋内先是传来了典韦厚重的声音:

    “大王,两位公子求见!”

    接着,刘宠气急败坏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让他们俩滚进来!”

    刘征和刘胤两兄弟背着柴火跪着走了进来。

    屋里现在人还不少,黄乐公孙都在,陈荀沮三人也在。而刘宠现在却是背对着两人,应该是在看位于桌子上的刘征上贡的木雕。

    听到刘征两兄弟进来的声音之后,刘宠头也没回就讥讽道:

    “哟,这不是太子侍读嘛!挺有本事的啊!带着三千铁骑马踏卫家!现在那些小姑娘都在说‘嫁人要嫁刘安民’么,挺威风啊!”

    “这不是您教子有方么!”刘征觍着脸回了一句。

    刘征不说话还好,刘征一说话,气的刘宠直接猛地一回头,怒喝:

    “放肆,我让你说话了吗!”

    等到刘宠看到刘征两兄弟背上背的柴火之后,更是怒极而笑:

    “嚯!负荆请罪是吧!还给你爹弄这一招是吧!”

    这次刘征不敢说话了,默默的低着头。

    “你们都出去吧。”

    一干文武纷纷告退,全都走了出去。

    而等到他们一出门,里面就传来了刘征的惨叫声。

    公孙瓒啧啧了两声,说道:

    “世子这是要挨好一顿打了哦!也不知道世子的地位会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幽州武将之中,公孙瓒和刘征关系最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荀攸笑了笑,摇了摇头:

    “公孙将军大可不必担心,要是大王真的愤怒到了极点,恐怕是见都不会见世子一面。大王既然现在能打世子一顿,就说明问题不大。这是大王的家事,我等外臣就不要过多参与了。”

    公孙瓒想了想好像的确如此,也就向荀攸点了点头。接着一群人闲扯了一阵,然后就都撤了。

    至于说被打一顿,这可是个高武三国,练出真气的将领被打一顿用不了几天就能下地活蹦乱跳了,都是小事。

    屋内的惨叫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刘宠打断了所有的柴棍,也打累了,这才松了手。但是刘宠的嘴上还是骂着“孽子”。

    眼看着自己老爹打累了,坐回了椅子上,刘征立马溜到刘宠旁边给刘宠递了一杯茶,刘宠冷哼了一声,接了过来。然后刘征又老老实实回到原地跪着了。

    喝完茶,刘宠才看向刘征,说道:

    “说说看吧,你能怎么弥补错误!”

    “父王,卫家愿意拿二十万担粮草赔礼道歉。”

    “还不够!”

    “河东杨氏愿意源源不断地和幽州进行粮草贸易。”

    听到这话,刘宠陷入了沉默,刘征心里也明白,自己老爹多半是想刘征的母亲了。

    半晌,刘宠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沙哑:

    “少说废话,我问你怎么对付皇帝的诏令!”

    刘征听到这话,脸色一沉,做了一个斩的手势:

    “就算父王不能出幽州,儿臣也愿意为父王夺得天下,让父王登上九五至尊之位!”

    这话还是很让刘宠受用的,刘宠从来不怀疑幽州能否一统天下,毕竟从现在看见大汉还是比较稳固的,但是刘征能有这个心就很好,刘宠一时间心情大好,对刘征说了一句:

    “滚吧,滚去辽东,带着你的弟弟一起滚,滚的越远越好!”

    “父王,这不好吧,陛下对我下了禁足令的!”

    刘宠眼睛一瞪:

    “他是你爹还是我是你爹?”

    “你是我爹,你是我爹!”

    就这样,刘征刚回蓟县不到半天,又不得不带着人马去辽东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