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幽州渔阳郡征北新军大营

    因为军改,黄忠和乐进一干人现在忙的是脚不沾地,只有刘宠在悠然自得地在营帐里面喝着茶。

    按照刘宠军议得出的结果,现在幽州的部曲可以分为三部分。

    最强的叫作“陈国卫”,由原来从陈国跟来的军队加上黄巾降卒中表现最好的一批人组建而成。

    不过因为高标准,人数已经被削减到了五万人。

    按照刘征的说法,这支部队是纯正的“职业化军队”,他们不用负责任何的生产工作,每天只需要训练训练再训练就行!他们就是最纯粹的杀人机器!

    就这五万人单是装备一项,都差点把刘宠给整哭了。

    五万人,人人身着上好的精铁打造而成的铁铠,配上同样材料的长矛、钢刀,还有马匹。哪怕幽州盛产铁矿,这特娘的也是在烧钱啊!更不用说一天三顿饭,两天一顿肉的伙食了!

    而且根据刘征的设想,后面这帮家伙的马也得穿铠甲。

    刘宠已经不敢想象接下来要花多少钱了!好在刘征生财有道,无论是和乌桓人通商还行贩盐,都给幽州带来了无数的财富。

    不然幽州可能自己就把自己给玩崩溃了。

    仅次于“陈国卫”的,就是征北军,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有表现良好,身体健壮的降卒和招募来的百姓组建。

    这些人就大不如陈国卫了,他们忙时为农,战时为兵,闲时训练,战斗力肯定不会太高,但都是青壮!所以也还能看!这也是天下大多数军队的样子。征北军中表现优异的,就可以加入陈国卫。

    征北军的人数就要多得多了,足足有二十万人!

    最后一部分就是屯田兵,他们驻扎在幽州各地,更多的是负责耕地,给幽州输送给养,平时只是稍加训练,因为也用不着他们上战场。

    屯田兵是预备役,其中优秀的,就作为征北军的补充人员。这部分人最多,有着足足五十万人。

    这五十万人可就不是青壮了,有老人也有十来岁的孩子。刘征的意思是,年龄太大和太小的不如全都给他们一笔钱回乡。

    但是刘宠一方面是舍不得裁得太狠,另一方面也是出于这些年老年幼的出去恐怕难以讨生活,不如把他们组合起来种地,起码不会让他们饿死。刘宠对于老百姓的感情一般,但是爱兵如子却不是盖的。

    值得一提的是,陈国现在最最精锐的,还是刘宠的“陈国铁卫”!人数现在已经从三百扩张到了一千!

    其成员都是“天下骁锐”,是从“百人将”里面挑选出来的,这也说明“陈国铁卫”的士兵是百里挑一,个个骁勇、能征善战!

    不打仗时,这些人担任近卫军负责拱卫王室,守卫王宫。战时,他们就要随着刘宠出征!

    除了刘宠的部队,刘征的部曲同样也有所削减。

    刘征手下本来有三千陈国卫,七千征北军,加上亲卫营的六百精兵,合计一万余人。这些人都是青州之行后,刘宠赏给刘征的!

    但是此次军改,刘征积极响应刘宠的号召,以高标准裁了三千征北军!现在刘征手下只有七千多人了!

    不要小看着七千兵马!要知道十八路诸侯讨董的时候,一路弱小的诸侯,手底下才两三千人!刘征现在的人马已经数倍于他们了,而且还有三千铁骑。

    而刘征手下的这些人,得益于刘征的统兵有方,以及新式的训练方法,丝毫不比陈国卫差!

    甚至直逼刘宠的“陈国铁卫”!因为刘征这些兵马都是用钱堆出来的!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m../

    现在幽州最有钱的,不是刘宠而是刘征,当然这个有钱的意思是够花!

    刘征的“四方酒楼”,现在已经开到了幽州的每一个郡城,也开始逐步渗透到冀州和并州了,每日给刘征带来的收益是巨大的。

    同样的,刘征手下的两大商人,张世平和苏双在贩盐的同时,还夹杂了不少私货——幽州特产咸鱼,这些私货的收入也都到了刘征的腰包了。

    唯一可惜的是,先前张世平说弄到了几批好马,想要献给刘征,但是刘征这次回来又和张世平、苏双错过了。

    刘宠看到刘征这么有钱都是眼馋得不行啊,好在刘宏脸皮薄,不好意思朝儿子要钱。

    但就因为是这样,搞得刘宠一度怀疑是不是该让自己儿子回来搞内政呢?好像刘征这小子搞内政比他带兵打仗的作用要大得多!【不过怎么剥夺这小子的军权呢?】ァ新ヤ~8~1~中文網 <、域名、请记住

    正在刘宠胡思乱想地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了:

    世子刘征私自调动三千铁骑去找河东卫家的麻烦了!

    …………

    三千铁骑,说多也不多,但是横行起来,那浩浩荡荡的样子,绝对是动人心魄的。

    这一路上没有人敢拦着这三千来路不明的铁骑,好家伙,骑兵来去如风,万一没打过,那不就背大锅了?

    你说上去查一查对面的身份?你先来,你先来,“立功”的机会还是交给你了。

    万一对面是啥乌桓骑兵,指不定就把你砍了,骨灰都能给你扬喽!

    北地边军,中原地区也就三河骑士这种等级的军队能上去对抗对抗,别的上去都得死。

    当然刘征这一行人并不知道冀州这些地方部队的心理活动,就算知道了,恐怕也只是笑笑。

    此行的三人除了刘征和太史慈之外,还行刘胤这小子。

    刘征刚从青州回来,刘胤就对刘征大吐苦水,天天被困在王府内,刘胤都快被憋死了。这次刘征再度外出,说什么也要跟着大哥。

    刘征想了想,觉得这次河东之行也没啥大问题,所幸带上了刘胤,毕竟人多好背锅。

    刘征怎么可能不知道私自调兵的后果,但是就是因为知道,才敢这么有恃无恐,刘宠顶多就是把自己的军职给撤喽,禁足个把月啥的。

    刘征还巴不得天天闲在家里,没事就出去转转,视察视察幽州。

    而且要是能漂漂亮亮的办了这事,从卫家的身上咬下一块肥肉!那刘征基本就没啥惩罚了,说不定还能被表扬。

    当然这话太史慈是不信的,【你是陈王儿子,你爹当然不会罚你,可我不是啊!】这话太史慈也只能在心里说一说。

    所谓“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这句《孙子兵法》里话形容骑兵最合适不过。

    五天,只用了五天,三千铁骑,一人一骑,就趁着夜色来到了卫家的坞堡之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