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这世上最奇妙的事莫过于缘分,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就是这个理。很多时候,你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的人,说不定下一刻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刘征本来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皇甫嵩了,而皇甫嵩也是这么认为的。谁能想到,就在今日,皇甫嵩就被调到了冀州。

    说实话,刘征不是很能懂刘宠的操作,皇甫嵩和自己的关系虽然没有被拿到台面上来说,但也算是人尽皆知的事。刘宏就这么放心皇甫嵩?

    刘征还没有直接带着黄巾降卒北上,如果这么干,好像有点对皇甫嵩不尊重,得先去拜访一下。

    这就跟后世的大学生没钱的时候,不好意思直接要钱,都是先对父母嘘寒问暖一样。

    拜见长辈东西还是得送的,刘征在青州肯定没啥好东西能送给皇甫嵩的,但是老丈人有啊!刘征扫荡了一圈青州的府库,最后挑了一把宝剑准备送给皇甫嵩。

    然后,刘征就带着三千铁骑去冀州了。

    冀州是个有意思的地方,袁绍一开始占据的的就是冀州,但是冀州原来可不是袁绍的,而是韩馥的,韩馥这个人没本事,“被让出”冀州给袁绍。

    值得一提的事,前些日子,刘协被封为渤海王了,而渤海国就在冀州境内。皇甫嵩也正巧到渤海,为了把陛下安排给刘协的人手安置在渤海国。

    所以刘征只需要到北海国就行了。

    刘征一路急行军,赶了好几天的路,才到了南皮。

    本来也走的好好的,可是到了南皮的时候,刘征就被拦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啊,你们一行人,身着铠甲,腰挎长剑,也没啥身份证明,寻常的郡县也就放你们进去了,但这里可是渤海国国都,万一放了你们进去,那出事了怎么办?

    看着一脸难色的守城门的士卒,刘征心里还是很满意的,能面对自己这一行人,不卑不亢,不轻易放自己进城。确实算得上是忠于职守了!刘征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皇甫嵩从洛阳带来的人!

    这也传递出另一个信号,那就是刘宏可能真的不会易储了!如果刘宏还在纠结于要不要改立刘协为储君,就不可能给刘协的封地安排这么多不错的人手!

    但这也说不准,刘宏这性子,说不定明天出了点什么大事,刘宏一狠心把刘辩给撤了也不是没可能。

    不过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该被拦着还是被拦着,这就让刘征头疼了,自己出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平常这都是姜杰干的,这次姜杰另有任务,没跟过来。

    难不成真的回去拿?刘征肯定是不想去的,只能亲自走到守门小卒的面前,打算交流一番。

    这守门小卒看到刘征也被吓了一跳,乖乖,好一个气宇轩昂的小将军,守门小卒也是上过战场,刀头舔血的人,但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将军也没有眼前此人威武霸气!

    刘征轻咳了一声,有点尴尬道:

    “小兄弟,太子侍读知道不?就是我!那协皇子也是我兄弟,看见我也得叫一声皇兄!这次我来的匆忙,没带兵符啥的,能行个方便不?”

    这可让这小卒犯了难,眼前此人自己明显得罪不起,只能恭敬地向刘征拜了一下,说道:“将军稍等,小的去请示城门令!”

    刘征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百余铁骑,苦笑一声,这也不能怪人家,但凡是有点责任心,都不可能放这一百披坚执锐、来路不明的骑兵进城!

    没有让刘征等太久,小卒就带着自己的将军回来了,这将领一眼就看到了刘征,立马走向前来,拜道:

    “末将张广,见过太子侍读!”

    “你是?”

    “末将跟着徐荣将军见过世子几次。”

    刘征这才想起来,当初他在东宫任职的时候,没事就拉着徐荣一群将领出去吃饭喝酒,因为除了刘征,都是寒门出身,大家没有什么门户之见,眼前的这个张广就是皇宫宿卫的统领之一,也是一起喝过酒的。

    这就好办事了,刘征和张广寒暄了一番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张广二话不说就给刘征开了大门。

    张广亲自给刘征带到了皇甫嵩的住所,随后拜别了刘征。

    刘征目送张广之后,就敲响了皇甫嵩住所的大门,接着就有家仆把刘征带到了小院子里,皇甫嵩此时正站在石桌和躺椅之间。

    刘征来到皇甫嵩面前,恭敬地行了一个弟子之礼,然后开口道:

    “将军!”

    “你我并无师徒之名,不必如此。”

    “但是将军对我有师徒之实。”

    皇甫嵩松开了板着的脸,笑了起来,接过了刘征递来的宝剑,猛地抽了出来,端详一阵,说了一声“好剑”。

    然后把剑插回剑鞘,放到石桌上,最后躺回到刘征发明的躺椅上。如同一个寻常的将行就木的老人一样,如果不是刘征看到这老头一年前在战场上砍人就像砍菜一样轻松,说不定现在就被骗了。

    皇甫嵩更强了!但是也没啥用了,皇甫嵩年纪太大了,加上一身的暗伤,战斗力已经大不如年轻了。如果皇甫嵩能年轻个二三十岁,未尝不能和关张他们争雄!

    世上最可悲的莫过于,美人迟暮,英雄末路。

    但是显然皇甫嵩的内心还是年轻的!

    “说吧,有什么事?”

    刘征被这么一问,搞得有点窘迫,反问道:“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您老人家?”

    皇甫嵩嗤笑一声:“你小子什么性格我还不懂?”

    “青州黄巾降卒想从冀州过一下,行不?”

    听到这话,皇甫嵩不淡定了,从躺椅上坐了起来,诧异地看向刘征,说道:

    “还真是你小子干的?”

    “除了我,北地还有谁有着本事?”

    看着趾高气昂的刘征,活像一只斗胜的公鸡。刘征两世,一世二十出头,大学刚毕业;另一世不过十六。都还是年轻人,没有经历过中年风霜,自然是比较跳脱的!

    皇甫嵩有些好笑,但是心里还是很吃惊的,青州黄巾声势浩大,就算是皇甫嵩自己也没把握能这么轻易地拿下黄巾!

    话虽如此,皇甫嵩还是给刘征脑袋上来了一下:“臭小子,骄兵必败!”

    刘征嘿嘿一声,“以后打仗都轮不到我喽,连出兵的机会都没有,哪来的失败?”

    “也对,你父王现在是兵强马壮,手底下的将军也都不错!而且你连双十之数都没有,老出去打仗,也不好。”

    “冠军侯当年也没加冠就打得匈奴哭爹喊娘。”

    刘征难得贫嘴了一句。不过看到吹胡子瞪眼的皇甫嵩,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刘征不敢说话之后,皇甫嵩就开口了:

    “想从我这过当然没问题,不过你的尽快,再过个把月,我就得走了?”

    刘征对于皇甫嵩要被调走丝毫不意外,堂堂大汉帝国的柱石怎么可能一直待着这个地方!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被调走,皇甫嵩才刚来不到两个月啊!

    “怎么这么快?”

    “凉州的王国叛乱了!”

    王国这个人刘征并不了解,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在刘征记忆里,王国的叛军最后被皇甫嵩大破!

    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都有些凝重。皇甫嵩是感慨大汉风雨飘摇;刘征则是伤感皇甫嵩一把年纪了,还要上战场。

    但这就是军人,当国家需要他的时候,他就要为国家赴汤蹈火。

    拍了拍刘征的肩膀,皇甫嵩结束了这个有些伤感的话题,转而拉着刘征到屋里去。在那里,接风宴已经等着他们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