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焦和明显是指望不上了,刘征只能回来找公孙瓒商量商量。

    恭敬地听完刘征介绍完情况之后,公孙瓒也陷入了沉思。的确一万对八万,确实有点棘手。

    这事要是换成是陈宫他们一堆人,早就愁的饭都吃不下了。但是公孙瓒就不一样了,公孙瓒看见刘征说完情况之后,还能坦然地搁那吃火锅了的时候。居然要了一副碗筷,也不客气就这么吃上了。

    公孙瓒是庶子,所以并不是很喜欢那些封建礼教那一套,但是公孙瓒怎么说也是崩三的人了,该向生活低头的时候,公孙瓒还是向生活低头的。

    本来也就这样了,但是当公孙瓒刘征熟络下来之后,尤其是发现刘征私下里居然盘腿坐之后,公孙瓒在刘征面前也就不装了。现在更是时常有些没大没小。

    好在刘征也不是什么严肃人,也就没说公孙瓒什么。当然那也是人家公孙瓒分的清场合,知道什么该干什么!

    呲溜一声,吞下去一口羊肉,公孙瓒被烫得有些口齿不清:“世、世子,常言道‘水火无情’,我觉得要想能以少胜多,还得往这方面考虑。”

    刘征瞪公孙瓒了一眼,从公孙瓒面前抢了一块肉,说道:“你这不是废话?我还能不知道这个?拿出点详细的计划出来!”

    纵览古今,甚至是后世的战役,不说百分之百,但是绝大多数以少胜多的战役,基本上都是靠的的水火二字。

    关老二水淹七军,大破了于禁、曹仁、庞德在内的多位名将,靠的就是水,更不用说那改变整个三国局势走向的三把火了!

    老实说,刘征并不喜欢搞这一套,刘征最喜欢的就是正面碾压。

    但是战争就是这样的,局势千变万化,很多时候,不得不去人少打人多。

    水火无情的道理刘征又不是不懂,当然也有考虑过。但是问题在于,青州这个破地方有问题!

    青州靠海,再加上青州还有黄河的入海口,所以青州这地方水系非常发达且复杂。所以火计基本上是不用想的了,你这边刚放一把火,人家附近就有河,轻轻松松就能把火灭了。

    火计不行,那就只能水攻了!但是水攻也不可行,现在正值深秋,青州这地方天气大伙都知道,夏天还能下不少雨,但是秋天说不定个把月连滴水都不会掉下来!没有降雨,水攻也不太可靠!

    而水火都不行,就很麻烦了!难不成真要靠青州军队那拿命去堆?那些也显得自己这个世子太无能了!刘征心想到。

    关键时刻,还是公孙瓒拿出了主意。

    “世子,管亥来信里不是说了泰山贼的驻所吗!不如我们先去探一探敌营在做打算?”

    也对,现在再怎么想也都是瞎想,还是得去看一看敌军的情况在做打算!

    ……

    刘征此行带了百余骑,此外还有公孙瓒以及焦和。

    焦和怎么说那也是青州的最高指挥官,有些军事行动,焦和还是需要加入的。

    青州黄巾和泰山贼的联军驻扎在昌国附近,而昌国地处于泰山山脉。这倒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泰山贼会出现在青州。

    让刘征没想到的是,焦和居然体力这么好,长时间的赶路居然没喊累。不过随即刘征又自嘲起来,自己的思维又局限了。大汉可不是宋朝,哪怕是文官,那也是有一手的,君子六艺就明确对武力值提出了要求,没有一身本事,怎么能“射”得准?

    焦和都没喊累,其他人又怎么会落下!这次的赶路倒是飞快!

    青州黄巾和泰山贼的联军并没有驻扎在一起,而是分别驻扎在了三座相邻的山上。

    山峰相连,互为犄角,占据了很大的地利。青泰贼军驻扎在山上,不但可以居高临下,避免了被包抄的问题,同样的,以旗帜和号角相联络,又形成了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

    刘征淡淡笑道:“伯圭可曾看出问题来?”

    公孙瓒面无表情盯着山上的大营说道:“大军一分为三,虽然占据了地利,但是力分则薄,加上山路崎岖,难以互相支援。此为败笔之一!

    败笔之二,青泰联军,刨除老弱病残,管亥也应该能凑足四十万人,倘若这四十万人涌入北海国,恐怕我军难以与其争锋,但是管亥却龟缩在此,此为不智。

    败笔之三,为了避免和我军的骑兵交锋,把兵屯在山上并没有问题,但是据末将所见,这座山上并没有山泉,得去山下取水,也就是说一番被截了水源,后果不堪设想。末将不才,只能看出来这三败。”

    公孙瓒每说一点,刘征的眼神就越加明亮一分。等到公孙瓒说完时,刘征赞叹不已!。

    这才是白马将军——公孙瓒、公孙伯圭!

    “伯圭有大将之才,前途无量。”

    如果是别的人说前途无量,那也就是说说而已,但是刘征说前途无量,那就真的是前途无量了。

    就连焦和对公孙瓒也高看了不止一眼,早就听说公孙瓒白马无双。前些日子焦和还没看出来这个跟在刘征后面恭敬有加的年轻的将军有啥本事,还以为白马将军之名是吹出来的,今天才知道,人家公孙瓒也不是寻常将领!

    既然公孙瓒都露了一手,焦和当然不会藏着掖着,到现在还有所保留,怕不是永远要被刘征看扁!

    “老夫虽然不通军事,但也能看出来,这青泰贼军人心不齐!”

    焦和故弄玄虚地顿了顿,刘征当然明白这些臭文人的毛病,低下身段问道:“哦,小婿不知,还请岳丈大人明言。”

    “贤婿且看”刘征顺着老丈人手指的方向看去。“贤婿,管亥所在的山最大,足够青泰贼军一起驻扎,但是贼军却一分为三!这就说明,青州黄巾和泰山贼并没有齐心协力,只是迫于某些原因,勉强合作而已!不过青州黄巾和泰山贼分开,老夫还能理解,这第三支队伍又是谁呢?”

    刘征和公孙瓒相视一笑,接着刘征看向不解的焦和,笑道:

    “岳丈大人有所不知,管亥已经暗中投降幽州了!但是青州黄巾中却有些人宁死不降,所以,管亥同他们分开驻扎!就是为了让我们分清敌人!”

    这消息犹如一枚重磅炸弹,让焦和的神色从震惊再到错愕最后化为狂喜:“既然这样,那想必凭贤婿之才,大破贼军不成问题!”

    刘征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那么简单,管亥与我约定,他不会在背后捅敌军刀子。”

    这倒是让焦和不能理解了,既然这管亥要投降,怎么不拿出一点诚意?

    看到一脸不解的焦和,刘征当然不可能说是自己装逼,想收买人心才说不用管亥这么干。而是正色道:

    “我父王仁善,不愿意让那些已经遭受苦难的黄巾乱民多遭到刀兵之祸,所以我才告诉管亥不用多造杀孽。”

    这段屁话说出来,刘征自己都不信,太牵强了。但这就是政治,无论你的借口多么牵强附会,多么狗屁不通,只要你的出发点正确,那这个借口就一点问题没有,人家只会夸你做得好。

    焦和这种官场老油条那就更不用说了,比刘征还虚伪,面朝北方,整了整衣冠,恭敬地拜了一拜,高呼“大王仁善!”

    刘征也是无语,你特么这么大声,你也不怕人家管亥听见?

    公孙瓒虽然看到了刘征和管亥交流的过程,但是背地里的原因,公孙瓒还真没往这方面想,公孙瓒还以为是刘宠要一个尽量完整的青州黄巾,所以公孙瓒也没说啥。

    刘征看到大伙好像都信了自己的鬼话,也是一阵脸红,没办法,毕竟刘征还不是官场老油条,没法跟焦和这种不要脸的人比。还好现在天开始暗下来了,应该是没人看见!

    眼下三座大营之中已经有火把升起,此地也不宜久留了,刘征一行人匆匆往回赶,说不上大局已定,但是刘征心里已经有了盘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