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管亥带来的那个心腹文士这才从容地坐到了管亥的右边。

    刘征并没有抬头看他,反而是端起茶碗,低下头把茶碗里的茶叶吹到了另一边之后,才说道:“说一说你自己吧!”接着喝了一口枸杞茶,舒服地“呵”了一声。

    对面这文士看到刘征如此轻视自己,不由得气打一处来,冷哼了一声:“没想到世子如此识人不明,对待管亥这种匹夫礼遇有加,对待真正的贤才却倨傲如此。”

    刘征被这话直接逗的笑了出来,这世上哪有人自称贤才的?诸葛亮算是贤才吧!但人家诸葛亮也没说自己是贤才,而是委婉地拿自己和管仲比较,而这在文人圈子里已经算是很“狂妄”的表现了!

    越是没有本事的人,越是喜欢叫嚣;越是庸俗之辈,越是喜欢自称贤才!

    这个人无论是先前和一群黄巾渠帅一起来的时候,还是刚刚和管亥在一起的时候,都显得和黄巾格格不入,颇有些自以为是的高风亮节的意思,充满了一股作秀的意味。所以刘征并不喜欢这个文士,这个人太倨傲了,也太作了!

    这些天管亥在与刘征的多次来信之中,说到过,投奔幽州的决定是这位“军师”提供的。

    而这就很耐人寻味了,根据刘征的推断,这个人明显不是为了黄巾百姓。那么他迫切的让管亥投奔刘宠,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卖主求荣”!

    刘征印象里上一个这么干,把自己主将卖掉的人,叫贾诩。贾诩据说是深不可测,但是眼前这个人明显就远不如贾诩了,他的花花肠子,刘征一眼就看透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刘征也并没有开口讥讽他,而是淡淡地说道:“这种方式是引起不了我对你的休息的,说一说你自己吧。”

    这文士脸红耳赤,狡辩道:“在下并不是为了”话还没说完,刘征就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说,你就永远也不用说了!”

    文士顿时急眼了,本来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刘征眼里的寒光之后,又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但仍旧自傲道:“在下陈现,乃尚书令陈蕃之后。”说完仍旧是一脸的傲气。

    刘征听他这个语气就很不爽,这才第一次抬起头看他,鹰视狼步,和司马懿一样。但是显然眼前这个人明显没有司马懿的才能,连隐忍都不知道的蠢货。还妄图以这种弱智一般的手段吸引自己的注意,真是愚蠢至极。

    但是这都是刘征的心里话,刘征是不会把这种话说出来的,反而沉声道:“既然是忠良之后,又怎么会和乱贼在一起?”

    陈现并没有被问住,而是朝北方抱了抱拳:“为陈王做一些微小的贡献罢了!”

    刘征眉毛一挑,明显是准备好回答了。倒还算有些脑子,刘征对陈现这厮的评价已经从蠢货升级到了弱智了。

    但是刘征的问题还没有结束:“陈蕃的家眷当初不是被发配到比景了吗?你怎么会在这?”

    比景在哪呢?比景在后世的越南境内,而现在陈现这厮可是在北方大地!

    “陛下后来赦免了陈家。”

    “我当然知道,我问的是你为什么在这!”

    “自然是来投奔陈王!”

    “我要听真话。”

    这一次,刘征的语气已经很不善了,眼里的寒光一闪而过。君主最讨厌的就是说假话的臣子。

    似乎是感觉到了刘征的杀意,陈现又怂了,微弱地说了一声:“想成名立万,重振陈家。”

    呵呵,世家,刘征心里一阵冷笑。这些该死的世家是任何掌权者都容忍不了的存在!

    不会真的有人认为几个小太监能弄死陈蕃吧?没有刘宏的允许,这些太监怎么敢动手!

    陈蕃势力有多大呢?第一次党锢之锅的时候,李膺、陈蕃一呼百应,朝中大臣、地方官员几乎全站在了他们那边。这还是第一次党锢之锅,还是桓帝在位的时候,等到刘宏继位的时候,陈蕃的势力更是加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方面确实是这种人高风亮节,另一方面则是那该死的“举孝廉”的原因了,这该死的选拔制度把这些人牢牢地绑在了世家的战车上!

    这种人的存在已经严重干扰到了皇权和官府的权威,且不说前面的宗资和范滂。单说一个陈蕃,他在被处死之后,刘宏下令发配陈蕃的家属到比景,但是当时的铚县令朱震就不顾朝廷达令,一直在藏匿陈蕃的儿子。

    更不用说世家藏匿人口,偷税漏税,搞得朝廷年年财政赤字这些事了!

    为什么桓帝,灵帝都要重用宦官,就是因为宦官就是他们手上的一柄剑,一柄用来对抗世家和外戚的利剑!

    所以哪怕换作刘征,刘征一样会去迫害这些“党人”!

    但是刘征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了一句:“早点说实话不就行 你现在所看的《三国之汉末宗亲》 第十三章 陈蕃之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三国之汉末宗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