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刘宠是没想到,第二天,刘征居然就给他整了个万民请命。事实上,虽然没有万民,也有大几千了。一群老百姓就这么往军营前哗哗一跪,刘宠当然是为了幽州百姓,最终“勉为其难”地答应为老百姓扫除幽州的叛乱。

    这些老百姓可不是刘征强迫来的。事实上,刘征只不过稍加引导,到人群中散布了一些消息:爱民如子的陈王来幽州了,你们的救世主来了。这些老百姓只是朴实,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该求谁。

    这一下刘宠出兵再没有任何约束,大汉子民请求陈王,陈王为了百姓,也为了汉室的威严,出兵平叛,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按照先前的战略部署,刘宠现在需要一支奇兵奇袭张纯,张纯的动向刘宠已经从百姓口中得知了,右北平。张纯现在带着张举在右北平烧杀抢掠。

    张纯这个废物实力不强,也就二流水平左右,练出了真气而已。废话,这厮要真有一流将军的水平早就他么入侵冀州了,怎么可能还要等到两年后,还带着乌桓一起行动。

    张纯的统兵能力也一般,还是那些难民说的,张纯根本约束不住部下,他的部下现在协同乌桓人现在四下掠夺,而张纯本部只有千余人。

    刘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快笑出声了,贼寇始终只是贼寇,看起来声势浩大,实际上一触即溃。而且现在这个张纯居然只有千余人护卫,这不是找死吗!

    话虽如此,刘宠仍旧非常慎重地以黄忠为将,然后东凑西凑,凑了一千骑兵,两千马匹,一人双骑,直奔张纯。对于张纯这个废物,黄忠保证,一定会砍下这厮的人头,带回来给陈王。

    亲自送别了黄忠之后,刘宠将百万百姓全交给了刘征,自己亲自坐镇,指挥大军进军广阳郡。

    十万大军,百万子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所到之处,甚至不用大军出手,叛军四处逃逸,不费吹灰之力,刘宠就占领了广阳。

    拿下广阳以后,刘宠这个好战分子就坐不住了,让刘征暂代大权,自己却带着数万精兵去打仗了,留下了刘征刘胤兄弟二人和五万士卒,不过这五万士卒大都是老黄巾了,见过血。而剩下的陈国卫更是精锐中的精锐,保卫刘征的安全还是没问题的。

    刘宠自然不可能就自己一个人去,此行还带这乐进,典韦,陈宫,荀攸。就在刘征身边的,只有刘胤和沮授了。不过嘛,呆在安稳的后方,有他们二人也就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刘征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但是在大显身手之前,刘征决定自己找去找个太守府住一住。住了一年多的营帐了,实在是顶不住了。

    没错,由于刘宠实在是太心急了,所以连广阳的郡城都没有进。就带着数万人马去打仗了,看得出来,刘宠是很喜欢打仗的,可惜诸侯王的身份使得他很多时候难以去前线,现在逮到机会了,那肯定得放纵一番。而跟着刘宠的刘征,自然就更不可能去过郡城了。

    但是当刘征来到广阳郡城的时候,人都傻了。不少城墙已经坍塌了。几乎没有任何防备,大门口看不到一个兵丁。老百姓也是面黄肌瘦,有气无力。刘征严重怀疑是不是带队的难民耍自己,但是看着眼前拍胸脯保证的难民汉子,刘征叹了一口气,认命了。

    没有百姓欢迎,没有官员接待,就算了,怎么迎接的队伍就几个人?

    “属下广阳郡主簿——姜峰,拜见世子。”一个身上破烂不堪,一脸愁苦的青年,带着几个不比他好多少的小吏在同样破烂不堪的城门口迎接刘征。

    “你是主簿?你们郡尉呢?”身为一个偏向武人的世子,刘征第一问的就是军事方面。

    “回世子,已经战死了。”姜峰一脸悲戚。

    刘征听到这话也不好再说什么,死者为大,毕竟人家都为国捐躯了。

    “那郡丞呢?”

    “郡丞逃了。”

    “县令呢?”

    “县令也都跑了,现在广阳的县令只剩我身后的一位了。”

    刘征没有问郡守,因为早在传来的消息里,郡守就已经被杀了。刘征现在也不知道说啥好,只能沉默着带着士卒先行进城。

    广阳郡本来就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贫瘠,但是恰好由于环境差和贫瘠,倒是也没什么人愿意打这里的主意,所以在黄巾之乱中,广阳受灾并不严重。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经过张纯的洗劫,城内四处坍塌,街道上也是脏乱不堪。

    看到有朝廷的官员来到城内,难民全都围了上来,向刘征乞食,但是更多的是向刘征卖儿卖女:

    “大人,买个奴仆吧,只要有一口吃的,啥都干!”

    “大人,只要一袋米就能换一个黄花大闺女。”

    ………

    姜峰并没有驱赶,反而是劝刘征买下一两个孩子。他身为主簿,却没有办法拯救自己治所的百姓,只能寄希望于刘征。

    看着这些难民,刘征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喝一声:“来人,把你们身上的食物发给百姓。”刘征的心腹纷纷掏出自己身上的食物,递给周围的百姓。

    他们是刘征带去打黄巾的队伍,更是唯一一支完全听命于刘征都队伍,一支对刘征百分百服从的队伍。他们并不担心今天给了老百姓食物,自己就没吃的了,因为他们是陈王麾下待遇最好的士卒了,当然了,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花费全部由刘征一人承担。

    拿到食物的百姓哀嚎着跪倒一大片,许多人直接向刘征磕起头来。

    “大人仁善。”

    “多谢大人。”

    刘征并没有打算只养活他们一天。所以刘征又一次发话了,“此后,城外将开设施粥点,你们可以回乡告知同乡来郡城。”

    既然刘宠要拿下幽州,刘征就必须要养活这幽州百姓,不然他有何脸面去见自己的父王,有何脸面去见这天下人,更重要的是,刘征没有脸面面对自己的内心。

    回头看向一脸憔悴的姜峰,刘征问道:“既然贼人来犯,不知姜主簿为什么不和郡丞一起逃离广阳?”

    姜峰一扫疲态,抬头挺胸说道:“我乃大汉臣子,职责所在,只有忠于职守。”

    刘征大喝一声:“好,好一个大汉忠臣。不过你以后就不用当大汉的臣子了,当陈国臣子吧。”

    姜峰知道自己不仅没有被治罪,反而成了陈国属官之后,自然是高兴的。对于这些底层官员来说,给谁卖命不是卖命呢?管他是陈王还是天子,是刘家人就行了,是正规编制就没问题。

    不过现在真正的问题仍旧没有解决,如何养活带来的百万百姓,加上近三十万的广阳百姓,以及解决十万大军的供给问题,现在都迫在眉睫,急待着刘征解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