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沮授是没想到陈王居然会派一个嫡子来请自己,现在的沮授不过是一介小小的县令,还不是后来的别驾。沮授也并非出自名门望族。而今日陈王让嫡子来请,虽然不是那位名扬四海的嫡长子,但这仍旧太看得起自己了。

    既然陈王如此看得起自己,沮授没有不去的理由,哪怕沮授其实也不是很看好这位陈王。前去面见陈王并非为了官位,也不是为了名声,而是单纯的投桃报李。你看得起我,我也不会对你不理不睬。

    不过来到广宗之后,看到这些陈王治下的军民之后,沮授脸色就变了。

    陈王押解黄巾俘虏前往幽州这件事,天下皆知。天下人也都承认,刘宠确实有本事,在这半路上没有出任何乱子,没有叛乱,也没有逃民,这是很不容易的。

    沮授本以为,应该是陈王派士卒强制压住这些黄巾的。黄巾和陈国之间势如水火,但是陈王本事过人,压得住。

    但是此时眼前的一切,让沮授难以相信,军民融洽,一队衣服破旧的士卒在几位身着铠甲的士卒的带领下,帮助老幼,甚至有一位甲士亲自背着一个小孩。如果沮授没猜错,那些装备好的,就是陈国士卒,装备差的,是降卒。

    而那些黄巾百姓,同样是对士卒很是爱戴,被帮助的老人小孩,甚至还端了水给士卒们喝。

    这简直不可想象,这个年代,兵和匪往往是会互相转化的,老百姓绝对是很怕士卒,从而远离他们的,大汉不是没出现过一支让百姓爱戴的军队,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但是今天陈王做到了,单凭这一件事,就让沮授对刘宠的看法上升了不知道多少档次。沮授也从刚开始的单纯地来看一看陈王,变成了考察陈王是否值得自己投靠。

    而那些降卒同样是让沮授非常吃惊,按照沮授原先的想法,陈王治下矛盾最大的就是降卒与现在的士卒了,毕竟双方几个月还在打生打死。

    但是看到现在,沮授没有看到降卒同那些陈国士卒发生争执。虽然不少陈国士卒对黄巾降卒有点冷漠,但是双方总体来说相处的很不错,沮授推测,用不了多久,双方就能彻底磨合。

    而最可怕的是,沮授居然看到有两个年轻的士卒居然识字,在教一群小孩子忠义道德,和一些基本的字。

    这一切的一切,彻底颠覆了沮授的认知,沮授活了三十多年,去过大汉的许多地方,也见过几个富足的地方,但是从来没见过哪里能像今天的刘宠的治下一样,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充满了希望。

    陈王的治下犹如一个徐徐上升的初阳,与今日暮气沉沉的大汉格格不入。

    进过刘胤的带路之后,沮授来到一个很普通的营帐前,告诉沮授,刘宠就在这个营帐里。

    这又让沮授对刘宠的评价高了一层,明君不一定不贪图享受,但是不贪图享受的,通常都是明君。

    此时沮授已经暗下决心了,哪怕这位陈王只是中庸之才,自己也愿意辅佐他定鼎北方。不过刚有这个念头,沮授就是一阵自嘲,能让这些黄巾如此心悦诚服地跟着自己的,怎么可能是庸才。

    守门的侍卫告诉沮授,陈王已经在里面等待他很久了。沮授一边整理一下衣冠,另一边在心里感慨这守门的卫士都不仅威武不凡,还颇具礼数。陈王手下当真是能人义士很多。

    守门的不是旁人,正是刘征的亲卫营的统领典韦。那能不威武吗?而且进过刘征一年的培养,典韦也是识得了不少字,得了很多礼数。日后也未必不能成为一员大将。

    来到营帐里面之后,沮授终于看到了自己很感兴趣的陈王,当真是气度惊人,沮授侥幸远远地见过一次皇帝,然而沮授现在比较起来,陈王身上的气势比皇帝高强得多。同时,沮授也看到了刘宠身侧的一位与刘宠神似的年轻人。

    沮授对刘宠行了一个拜见诸侯王的大礼。口呼“拜见陈王,拜见世子。”

    刘宠哈哈一笑,回道:“沮先生免礼。本王知道先生一定是满心疑惑,有什么想问的,可以一一问出来”

    沮授刚说完“失礼了”。就转口问到:“不知大王如何聚拢这百万黄巾的人心?”

    “推心置腹。”

    沮授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果然如此。并没有失态。而是向刘宠一拜。“大王神勇。”

    刘宠颇为自得地说道:“效仿先人旧事罢了,算不得什么。”但是脸上的那份得意却掩饰不住。

    “在下的第二个问题是,不知大王如何使得民不畏军,军不欺民。”

    刘宠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看向自己身侧的刘征。

    刘征看向沮授一笑:“七禁令五十四斩。”

    这自然是刘征提出来的。并非东吴原版七禁令五十四斩,新版的七禁令五十四斩里面加入了很多后世总结出来的军纪,刘征前世当过两年兵,这些还是知道的。

    强大的军纪约束,是一支军队得到爱戴,能百战百胜的基础。后世的那只队伍就证明了,无组织无纪律是绝对不行的。

    “在下没有问题。”沮授缓缓一拜。意思是自己已经准备好接收陈王的考验了。

    “好,本王只有一个问题。到了幽州之后,本王应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每个人都能说上两句。

    沮授陷入了了沉思。刘宠与刘征也没有打扰他。

    没过多久,沮授抬起头来,看向刘宠,说道:

    “大王拥有百万百姓,十万军马。聚集幽州的兵马,就可以威势控制着北方。假使发兵向东,就可以扫除公孙度;攻打黑山,就可以灭掉张燕;向南亦可以掌控冀州;以威势胁迫戎狄地区的人,立刻就可平定匈奴。横扫黄河以北,合并四个州的地盘,网罗英雄人才,拥有百万人马,到洛阳迎接陛下。向天下发号施令,征讨不服从的人。凭藉这样的条件争决胜负,有谁能够抵挡!几年以后,建立功业并无困难。”

    刘宠与刘征对视一眼,的确如此,现在陈宫和荀攸同样给出了这个看法,沮授之才,不下二人,而沮授更是精通内政。简而言之,捡到宝了。

    刘宠当即拜沮授为大农。自此,刘宠羽翼丰满,陈国属官有:国相骆俊(这是朝廷定的,不可擅自更改,目前骆俊在陈县),长史陈宫(职如郡丞),都尉黄忠(掌王国捕盗、驻军),中尉乐进(掌亲王卫队),郎中令荀攸(主管王府的大夫、郎等),大农沮授(掌财物),王太子空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