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陈王刘宠来了洛阳,在当天这条消息就传遍了洛阳城。刘征得知这一个消息的时候,也是瞠目结舌。自古以来,诸侯王,尤其是手握兵权的诸侯王,进京的,就没几个能活着出去的。刘征不明白以自己父王之智,为什么要来犯险。话虽如此,刘宠终究还是来了。

    与刘征不同,刘宠进洛阳那可是有正规流程的。一切都是按照诸侯王的礼节来的。宗正亲自迎接,安排刘宠住下了。

    除了刘宠以外,还有几个随行的侍从。毫不夸张一点,刘宠算是只身来了洛阳。

    刘征与刘胤当晚就来到刘宠的下榻之处。拜见刘宠之后,刘征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父王,为何要亲至洛阳,虽然父亲对汉室忠心耿耿,但是儿臣仍旧担心......”刘征话到这没有继续说下去。

    刘宠听完之后,苦笑一声。“为父又何尝不知,但是今日朝廷虽经历黄巾叛乱,但仍旧兵精而量足,还裹挟着大胜之势。陈国虽拥众百万,但是城小河浅,且无险可守。难以与朝廷抗衡。更何况你们二人现在还身处洛阳,为父倘若不来,你们二人可能就要...唉。”

    刘征本以为自己也算是恩宠无双,虽然刘宏对他的试探不少,但刘征自己都一一应付了过去,没有露出什么问题,应该是作为太子的心腹培养了。而现在才发现自己不仅是在刀尖上行走,这刀还放在了火上烤。自己就算躲过了锋利的刀子,也难以躲过那熊熊的烈火。

    无论现在自己多么被刘宏看中,自己都是一个威胁。只不过自己现在羽翼尚未丰满,留着还有用,能够辅佐一下刘辩,所以刘宏才打算留着自己。刘辩继位以后,肯定是有刘宏留下的对付刘征的后手的。等到了太平年代,自然是狡兔死,走狗烹。

    刘征没有错,但是他的身份就是他的原罪。

    身为汉室宗亲,诸侯王之子。刘征永远也成为不了皇帝的心腹,刘宏赏赐的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今日可以赐给你,明日就能抄家灭族,刘宏善变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刘征也有点急了。说到底,两世经验加起来,也不怎么样,一个是后世刚加入工作的底层公务员,一个是念书念到十六岁的孩子。刘征实践的经验和政治方面的经验太少了。所以并不知道如何破局。

    好在这个时候,刘宠开口了。“吾儿也不用太过担心,为父一时半会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你举荐的谋士陈宫昨日分析了一番,陛下最大的可能还是把为父贬斥到偏远荒凉之地。”

    刘宠看着自己迷惑的儿子。微微一笑,说道:“这还是你的功劳。”刘征听了这话更是不解。“前些日子,陛下遇刺,没有受伤,而且太子也被你保了下来。所以陛下倒不至于对我们父子怎样,不然会寒了朝堂之上有功之臣的心。”

    喝了一口茶,刘宠顿了一顿。才继续说道“二来,前几日,陛下已经灭了合肥侯一脉,打击了不少有实权的宗室,宗室大臣无不人人自危。就算明日朝议陛下打算对我动手,宗室大臣也会反对,因为今日为父倘若倒了,明日,倒下的就是他们了。”

    刘宠混迹官场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很多东西自然是要比刘征懂得多的。看到刘宠都能淡定地喝茶,刘征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明日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刘征也决定了,此间事了,就跟着刘宠离开洛阳,管他什么太子侍读。这风起云涌的洛阳,不是自己能待下去的,再待下去,以自己的政治头脑,恐怕只会尸骨无存。

    等到刘宠喝完茶,这才似乎想起来什么,说道:“你之前举荐给为父的陈宫确实是大才,黄忠也很不错,他的箭术远远超过了为父,恐怕世间无人能出其右。刀法娴熟,统兵能力也不错,是个帅才。”

    等了半晌,发现刘宠没再说话之后,刘征给刘宠的空茶碗添了一杯茶,说道:“然后呢?父王,我给你您那么长一个名单。”刘宠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刘征,然后闷头喝了一口茶一阵好气。“还有什么然后?你那些名单上的人,要么远在千里之外。要么誉满天下为父根本就请不来。还有的连住处都没有,人海茫茫,天下同名同姓之人多了去了,你让为父怎么找?”

    刘征这才反应过来,啧了啧舌。“好像也是。”尴尬了一会以后,刘宠继续说道“陈宫与黄忠现在都在城外你的士卒驻扎的营地。”刘征倒是很诧异,看向刘宠。刘宠也看着自己呆呆地儿子,嗤笑一声,戏谑道:“你不会真以为,为父就带着这几个人来洛阳吧。”

    这个反问倒是让刘征极为窘迫,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这,这。父王,小心隔墙有耳。”谁知这时刘宠居然冷哼了一声:“刘宏的手段为父也是知道的,你放心,屋外的耳目已经全部换成我们的人了。”

    “可是这不就是相当于告诉陛下我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了吗?”刘宠看了一眼刘征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不过这样刘宏才会放心,倘若本王今天把大门敞开,让刘宏看清一切,他反而会下定决心除掉为父。你要记住,这个世上,越是看起来没有秘密的人,图谋越大。”

    刘征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这些天自己在刘宏的眼皮底子下面进行着各项活动,就连对家里面的赏赐的间谍宫女都没有隐瞒什么,看似老老实实,实际上刘征图谋太大了,刘征心里想要的是那万人之上的九五至尊之位。这不是一个幻想,而是实实在在的目标。刘宠未尝不想成为皇帝,但是现在这会都只是想想。哪里像刘征这样,已经一步一步为了这个位置而努力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征又担心自己会不会演的太过了,刘宏看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是转念一想,又没有补救措施,也就只能这样了。

    吃过晚饭之后,刘征与刘胤就住在了刘宠这里,等待明日的朝议。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