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等到刘征架着马车,带着亲卫来到蔡邕府上的时候,蔡府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此次宴会的主旨就是为蔡邕庆生。身为当代大儒,蔡邕的牌面还是很足的,哪怕是和蔡邕政见不和的朝臣,也同样来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此时不少蔡邕的后进晚辈,都拿着礼物走进蔡府,准备亲自送给蔡邕。按道理来说,刘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由于和蔡邕同朝为臣,所以倒是算不上晚辈。应该是把礼物交给蔡府的管家。但是刘征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和那些后进晚辈一样,准备亲自送礼给蔡邕。

    不多会,晚宴就正式开始了。刘征本来以为蔡邕这种大儒应该正经人,不会搞什么花里胡哨的。没想到蔡邕居然也整了一批舞姬,先来了一段歌舞表演。

    等到舞姬都下去之后,才轮到后进晚辈一一过来献礼。刘征对自己的礼物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选择了最后出场。在刘征前面的这些文士,送的无非就是什么笔墨纸砚,好一点的是名家字画。蔡邕并不是很物质的人,所以无论礼物贵贱,都笑着收下了。

    过了好一会,这些人才送完。这时有两个壮汉搬着一块巨物,上面盖着一块红布,满脸通红啊,看样子这礼物很沉。一时间,在座的无不是一脸的好奇啊,猜测红布之下盖的是什么?而看到刘征走了上去,更是好奇,不知道这陈王世子会送什么东西?金银?太过粗俗,应该不是。珊瑚?应该也不是,珊瑚并没有这么沉。

    还没等他们猜出个什么,刘征就刷的一下,掀开了红布。大堂内的众人看到不过是一块奇怪的石头,无不议论纷纷,嘲笑者有,不解者有,面露讥讽者也有。

    不管这些议论纷纷的来客,刘征看向主位的蔡邕,抱了抱拳,说道:“此石名唤为太湖石,从太湖而来,浑然一体却又是天雕地琢,别有一番风味。晚辈今日于集市之上,碰到一个文士,售卖此石。出价奇高,却又有着三不卖。不买市贾商贩之流,不买医卜僧尼之辈,不买胸无墨水之人。只卖给当世的贤人能臣。晚辈自知自己胸无半点墨,亦称不上当世能臣,所以盘下这块奇石送与蔡师。”

    刘征这蔡师可不是随便乱叫的,蔡邕同样是东宫属官里的一员,官为太子太师。而刘征是太子侍读。所以刘征称蔡邕是蔡师一点问题没有。

    听到刘征这么说,在座的诸多宾客无不了然。蔡邕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什么样的好宝贝没见过。而且蔡邕心系天下,自然是不喜欢那些充满铜臭的金银珠宝,就连皇上赐予的钱财都拿去施舍给周围的穷人了。而这太湖石,虽然寻常无比,却是只有贤士才能配得上,送给蔡邕自然是一点问题没有。在场的都是在刘宏接触党锢之后,回来做官的清流之士。自然是对这件礼物没有异议。对刘征的礼物也是颇为赞同。

    蔡邕也是从刚开始的不解,到现在的颇为高兴。这称呼自然也是变了,直接叫上了刘征的字“安民这件礼物,老夫甚是喜爱。”

    但是自然不是所有人都乐意看刘征一个人出风头。刘征身后的席位上就有一个人很出来煞风景:“说到底不过是一块破石头嘛,世子毫无诚意啊。”

    刘征背对着此人,却是眉头一挑。果然有人生事。回头向这个人拱了拱手。“不知阁下是?”

    “在下袁公路。”

    听到这个人自报家门,刘征来了兴趣,这才西西打量起此人。年龄倒是和曹操相仿,长得也是一般般,总之没有自己帅,整个人有点阴沉。知道了对手是谁,刘征就有办法对付他了。

    “在下久居陈国,但也曾听过袁绍袁术二公子的名声。”听到这话,袁术倒是很受用,没想到这个没什么见识的小诸侯王之子也听过我袁公路的大名。但是万万没想到,后一句话,就把袁术气的要死。“不过百闻不如一见,今日看来,袁公路差了袁本初不止一星半点。”

    “你!”袁术被气得是七窍生烟,却奈何刘征不得。而此时在袁术身边的一位中年汉子却高兴地向刘征拱了拱手,说道:“世子谬赞。”刘征同样是回敬了一礼。心道他恐怕就是袁绍袁本初了,看来这二袁积怨已久,袁术瞧不起袁绍,袁绍觉得袁术没本事。不过这袁绍看起来倒像是个光明磊落之人,长得也是颇为俊美,看起来也很威严,不过肯定还是比不上自己,但是比起袁术却是绰绰有余。

    没有继续理睬二袁,刘征看向蔡邕。轻咳一声,大堂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看到没人继续交头接耳,刘征继续发话了。

    “晚辈自然知道这一块太湖石送与蔡师有些寒酸,所以还有一首短诗送与蔡师。”

    烟翠三秋色,波涛万古痕。

    削成青玉片,截断碧云根。

    风气通岩穴,苔文护洞门。

    三峰具体小,应是华山孙。

    虽然这个年代,还不兴诗这种体裁。但是诗文总是相通的,在座的也都是文化人(袁术和刘胤除外),很快就品味出了这首诗的妙处。这个时候,在看一眼这太湖石,嚯,好像还真有那么点意思。那可不嘛,这可是后世的诗魔写的诗,能不好吗?刘征前世同妹子一起去太湖游玩,为了把妹可是苦背了不少关于太湖石的诗词,没想到今日就派上了用场。

    这诗一出,那就不一般了。蔡邕沉吟了一番,接着扶额大笑。“好好好,好一个太湖石,好一个短诗,好一个刘安民。不知道这首诗可有名字?”

    “回蔡师,此诗名为《太湖石》”

    “好好”蔡邕连说了两个好字,对刘征的礼物显然是满意至极。在太湖石的映衬下,寻常的礼物顿时是失去了颜色。

    晚宴持续到了很晚,刘征才回到了刘宏赏赐给他的小院,在那里还有一个大麻烦在等着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