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看到刘征从皇宫宝库之中走了出来,张让笑盈盈的迎了上来,打量了刘征身上的白鳞甲和手上的雪白大戟,谄媚一笑。

    “世子倒是好眼光,这白鳞甲相传是高祖当年所斩的白帝子之皮制成的。这大戟乃是光武帝麾下的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贾充大人的武器。小戟虽然来历不如前两件大,但同样是取自万里挑一的材料,出自名家之手。”

    知道了这些兵器铠甲的来历,刘征甚至满意。不过心中加了一句“其实此行最大的收获,其实在我的衣服上。”刘征对于人情世故还是比较懂的,自然知道张让如果没事自然是不可能亲自在这里等自己。于是刘征说道“还请中常侍引路带我出宫。”张让自然是面含微笑的,领着刘征出了宫。

    等到了皇宫大门口,刘征并没有直接走出去,而是看向了张让。张让也是让身边的小太监退下,鬼头鬼脑的来到刘征身边,“我知道世子年幼,有些事不好意思开口。老奴昨夜向陛下汇报了掌灯宫女一事,陛下也认为世子匆匆来到洛阳,没有女人服侍的确不好。所以把这掌灯的宫女赏赐给了世子殿下。”

    刘征向张让抱了抱拳,同样露出了猥琐的微笑,说道“本世子多谢中常侍了。但是本世子刚入洛阳,陛下的赏赐自然是不敢动的,所以也没什么礼物可以给中常侍,不过日后定会让中常侍满意的。”张让那叫一个喜笑颜开啊“世子不必客气。”

    看到张让一脸的谄媚,刘征不由得叹息了一口气。就连着张让也不是一般货色,世人都知道张让贪财,反复无常,事实上张让的确是贪财,但是张让又很有政治头脑,并不是只知道拿钱的蠢货。

    张让知道什么人的一句话,一个承诺,远胜于那几万贯钱。张让很清楚对于自己来说,钱财是次要的,保证住自己的地位才是最重要的。张让这么受宠的原因,最主要的当然是他是刘宏最忠心的狗,其次就是张让在朝内有不少关系不错的官员,虽然这部分人大多都是佞臣。而刘征身为朝廷新贵,自然会受到各方拉拢,张让深知自己的身份,所以不求把刘征拉倒自己的阵营里,只求与刘征交好就行。而今日刘征答应了自己日后会拉自己一把,张让还是很高兴的。

    离开宫门,就有刘征的亲卫迎了上来,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候很久了。刘征本来是想去拜访蔡邕的。但是看了看天,太阳正好在头顶。刘征怕自己这时候去,万一赶上人家吃午饭了,那就尴尬了不是。在看看自己的亲卫,在这里太阳底下等了很久,同样是又累又饿。索性带着这些亲卫去酒舍吃午饭。

    汉代寻常老百姓是不吃午饭的,只有富贵人家才吃,但是毕竟是天子脚下,达官显贵众多,所以饭店还不少的,当然这个年代还不叫饭店,叫酒舍。刘征和亲兵都没在洛阳城逛过,一路打听之下,才来到洛阳城一间相当不错的酒舍。

    到底是天子脚下,刘征带着亲兵走进酒舍之后,发现酒舍是相当的热闹,虽然不是人满为患,但也是难以看到空位。店小二自然是看到了刘征一行人穿着和气质的不凡,笑着走了上来说“还请客官上二楼雅座。”

    刘征摇了摇头,并没有上高档区吃饭。反而是问了店小二一楼有没有空位。店小二一脸为难,说是大堂吵闹,怕是会影响刘征等人的雅兴。刘征摆了摆手,就决定坐在了一楼。倒不是刘征出不起这个钱,而是刘征对于汉末这些寻常人家的生活很感兴趣。而坐在大堂之内,同样是能听到不少最近发生的趣闻。出于这些原因刘征才选择了坐在一楼。

    找到一张空位之后,刘征带领着亲兵坐下来等着上菜了。本来等得好好地,刘征附近的桌子倒是不停地传出一阵哄笑,循着笑声望去。原来是一群衣着华丽的富家子弟在嘲弄一对将军模样的父子,说中年汉子不过是佐军司马,地位地下。那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显然是怒不可遏,但是由自己的父亲压制的,倒也是不敢乱动。而那个中年汉子显然不是第一次遭受这种嘲弄了,只是忍气吞声。

    刘征看着这对父子不由得想到自己前世的父亲,是个农民工,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刘征后来混出了出息,带着自己的父亲去大饭店吃饭时。父亲被权贵子弟嘲弄,同样是和这中年汉子一样忍气吞声,告诉自己算不得什么大事,算了,算了。刘征当时同样是怒不可遏,但是刘征当时真的很想冲上去打这群富二代一顿,但是想想自己的父母,也只能忍气吞声,自己没有能耐,自己倘若冲上去打了人,以后谁来照顾年迈的父母?这件事,刘征记了一辈子,也后悔了一辈子,悔恨自己没有本事,没有能耐。

    你现在所看的《三国之汉末宗亲》 第三十三章 路见不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三国之汉末宗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