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朝廷的指令来的比刘征预料的早得多得多。刘征本以为没个十天半个月,朝廷得不出一个结论,没想到这么快。传令的小黄门就来了。

    这封圣旨不只是对皇甫嵩一个人下的,刘征也有份。这该死的小黄门念的很慢,搞得刘征不得不在地上跪了半天,虽然心中颇有怨言,但是刘征却面色如常。

    圣旨的大致内容是,皇甫嵩负责接收黄巾乱贼,先将他们看押起来,待朝廷发落,完成此事之后,同样回京。而刘征则负责先行押解为首的张角三兄弟进京。

    刘征隐隐约约觉得去洛阳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又不可能抗旨不尊,毕竟他还在官军的大营里。而押解张角虽然有风险,但同样是大功一件,而且护卫又不止陈国士卒,皇甫嵩也会抽调精兵来帮助刘征押送。所以押送环节倒不是让刘征担心的。

    刘征虽然不是很愿意去洛阳,但是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当然啦,刘征也不是耿直之士,巴结一哈太监也不是不行。小黄门宣读完圣旨之后,也不可能立刻就回京。所以刘征趁着其他人都离去之后,来到小黄门暂住的营帐。

    刘征对着小黄门拱了拱手:

    “在下刘征,不知黄门如何称呼?”

    刘征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些死太监(主要是作者查了半天也不知道汉代怎么称呼太监),想了半天只能称呼这个死太监的官职名了。

    谁知这个死太监掩嘴一笑,卧槽,这个动作直接让刘征有点反胃,但是刘征忍住了,只能会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世子殿下客气了。仆,名唤为左丰。”

    这小黄门自称仆也没啥问题。太监是为老刘家服务的,虽然刘征只是一个王侯之子,但也是王室子弟。所以这个死太监在刘征面前自称“仆”,也没啥问题。寻常的太监,要是对刘征不敬,刘征哪怕打死他,只要一口咬定这个太监以下犯上,也不会受到什么大处罚,毕竟这个年代的太监都是皇室的走狗。当然了,打死张让这种大宦官肯定是不行的。哪怕刘征只是一个王侯之子,但是他是主,所以有的事他可以干,而皇甫嵩再牛逼,他也不行,因为他是外臣。所以这个小黄门对刘征这么客气也是正常。

    东汉末年的太监,已经不是盛汉之时那样,是由犯错的读书人受宫刑才成为的。司马迁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而现在太监大多已经不是读书人犯错转变的了,所以太监的地位和素质自然也是一落千丈,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会有十常侍之乱。当然啦,这只是十常侍之乱的原因之一。

    听到这个小黄门自报名号,刘征也是想起来他是谁了,这不就是那个把卢植搞走的死太监吗,原来是他啊。刘征轻咳了一声,就有两个士卒搬了一个箱子进来,看到这个大箱子,左丰也是眼热啊,左丰也是明白人,很清楚刘征这是有事要他帮忙啊。刘征示意两个士卒出去,打开箱子,却是满满的一箱银子,对着左丰说道。

    “本世子久居陈国,此次是第一次奉旨进去洛阳,不知道陛下为何突然诏我,还请黄门大人,为我细细说来。”

    左丰这厮本就贪财,看到一大箱的银子,眼都直了。死死地盯着银子,吞着口水。

    “好说好说,世子殿下不必担心,是福不是祸,只是陛下听说了刘氏出了一匹千里驹,力能打虎,一日破黄巾,火计解长社之围,有勇有谋啊。所以想见一见大汉的栋梁之才。”

    听到这话,刘征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这些名声都是他暗中安排人去宣传的,目的就是希望能给人一种“我有点实力,但是又不是很强,更多的是吹出来的”,这么一种感觉。说白了就是用了后世网红的一些宣传手段。谁知道这刘宏居然当真了,刘征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古人看着挺聪明的,怎么连这都看不出来呢。这特么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刘征这时不知道,这只是刘宏算计刘宠的一环,固然有想见一见刘征的意思,更多的目的是把刘宠骗到洛阳来。后来知道的时候,刘征才庆幸当初没抽自己。

    不过是好事就行,那刘征就不怕了。也就离开了左丰的营帐。没想到的是,刚出左丰的营帐没多远,刘征就看到了皇甫嵩。

    皇甫嵩是很反感这些宦官的,皇甫嵩认为今天大汉能有这般田地,都是宦官的锅。然而事实上,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看到皇甫嵩铁着一张脸,刘征心里明了,也是没有隐瞒自己和左丰的聊天内容。

    “皇甫将军,末将来问一问左丰,陛下为何诏我去洛阳。毕竟我的身份......”

    皇甫嵩闻言,板着脸也是松了下来,叹息了一声。刘征聪明又好学,人品也是极佳,统军能力也不错,这种人绝对是栋梁之才。可惜了是诸侯王之子,这个身份太敏感了。敏感到刘征不可能成为大汉的栋梁,除非皇帝能是千古一帝, 你现在所看的《三国之汉末宗亲》 第二十五章 圣旨到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三国之汉末宗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