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三国之汉末宗亲

大秦守 作品

    刘征虽然不清楚朝堂之上具体会是什么反应,但是想来必然是朝堂诸公吵得要不可开交。虽然说现在朝堂之上政治非常的黑暗,但是还是有很多敢说实话的贤臣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时候在和黄巾打下去是不智的,黄巾乱起之后,又有非常多的土匪,义军以及北方的游牧民族跳出来作乱了,声势虽然不如黄巾浩大,但是同样是让朝廷焦头烂额。但是又有非常多的顽固派,是绝对不同意,这些作乱的乱民能屁事没有就被放回去的。理由也很充分啊,不狠狠地惩治这些刁民,他们下次再起来作乱怎么办呢?

    这可不是刘征瞎想的,史书上就是这么记载的。虽然对待的不是投降,而是俘虏。但是道理是相通的。当时皇甫嵩等人是想放黄巾乱民回去,而南阳太守秦颉就是执意要杀俘的。

    刘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黄巾之乱的结束方式不一样了。虽然具体原因不知道,但是刘征很清楚,根本上应该是更自己有关系,这个世界与历史上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多了自己。那指定要自己背锅啊。

    话虽如此,刘征却没有因为自己改变了历史而感到困扰或者是畏惧。原因也很简单,现在还只是一切的开始,哪怕历史潮流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刘征仍旧懂得比别人多得多。留给刘征的时间也还充裕,毕竟,现在这个时候,董卓的阵营都还没完全呢。其次,无论是投降还是被灭,黄巾之乱最后都覆灭了。只是覆灭的方式不一样而已。本质上,历史的潮流还没变。

    皇甫嵩这些人,当然不可能因为黄巾说要投降就放松警惕。虽然是停止了攻城没错,但是对广宗城的监控却是一天比一天严。而广宗城内在挂出免战牌之后,也是没了动静。一时间,黄巾是诚心投降,所以不敢搞出什么大动静,而官军同样是不敢搞事,万一被黄巾误会了,双方造成火并,那特么就是大事了,谁也担当不起这个责任。所以无论是官军还是黄巾,双方都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但是诡异的战场并不影响刘征摸鱼,说实话,刘征也不想摸,随便换个什么别的身份,哪怕就算是寻常的武将,刘征都可以在黄巾之乱中大放异彩。但是好死不死,刘征是个诸侯王之子,而且自己的亲爹还特么有谋逆前科。这是刘征在鹿邑一战之后才知道这件事的。熹平二年,也就是刘征还没出生的时候,刘宠与前国相共祭天神,有谋逆的企图。放在后世,给玉皇大帝烧两炷香,当然不算啥大事,但是搁现在就是大罪啊,好在当朝许多人都给刘宠开脱,加上刘宠也不傻啊,说自己没给玉皇大帝烧,给长生大帝烧的香,也求个长生,没想造反,所以最后刘宠被刘宏亲自下诏赦免。

    自家老子有过这种前科,刘征说什么也不敢搞事啊,那是连头都不敢冒啊。哪怕自己是寻常的宗亲,刘征现在都敢“兴风作浪”。刘征虽然不清楚汉代有没有只管“风言奏事”的言官,但是各朝各代朝堂上指定有见人就咬的“狗”啊。要真是刘征敢出来冒个头,肯定有狗出来咬他,估摸着到时候,不死也要脱层皮。

    当然,刘征也不是纯混子。几乎是每天,刘征都往皇甫嵩的大营里跑,向皇甫嵩请教军事。身为大汉最后的名将,皇甫嵩无论是见识还是军略都是一流,教刘征自然是绰绰有余。之前刘征也学过军略,但是刘宠毕竟是一个王侯,而陈国也请不到什么名将。所以哪怕刘征天赋卓绝,但是军略相当的一般。当然了,这也是和军中的将军比较的。同龄人中,刘征算是佼佼者,许多如同刘征这么大的,还没上过战场的大有人在。

    皇甫嵩对于刘征也是倾其所有,几乎是没有什么保留。皇甫氏的年轻人,都不过是中庸之才。难以继承皇甫嵩的衣钵,皇甫嵩也时常为后继无人而苦恼。此时,刘征这么一个愿意学,天赋又极高的学生出现了,皇甫嵩自然是相当愿意教导刘征的。一个乐意教,一个愿意学,刘征的统军能力自然是一日千里。两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而无论是谁,都是不愿意承认这段关系的,诸侯王之子勾结朝廷重将,这名声传出去对两人都不利。除非有一天刘征能权倾朝野,那时断然没有人敢嚼舌根。

    刘征固然懂得后世很多的练兵方法,但是毕竟都只是道听途说来的。而很多东西仅仅从兵书上得来是远远不够的,皇甫嵩的出现极大地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刘征已经察觉到了很多自己统兵的问题。

    刘征出来攻打黄巾一行,收获最大的不是自己的六百部曲,也不是这些曹操的友谊,更不是军队里流传的名声。而是皇甫嵩教给自己的军略,无论是什么年代,知识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只要你有知识,就绝对混的不会差。

    刘征不知道的是,现在,在千里之外的朝堂之上,已经是炸开了锅。

    一方面是以袁隗为首的世家派系,人数众多,他们要求拒绝接受黄巾乱贼的投降,如果现在不杀这些乱民,那岂不是相当于告诉天下人造反无罪吗?这岂不是让朝廷诸公颜面扫地?这置当今陛下于何地?

    另一方面则是卢植为首的忠皇派,数量虽少,却都是正直之士。他们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现在朝廷不应当继续在黄巾身上花时间,黄巾之乱拖得越久,对整个时局越不利。自从张角造反以来,已经有不下十余伙人,打着不同的旗号作乱。再拖下去,只会把朝廷带入无底深渊。一旦黄巾之乱平息,朝廷就可以抽出手来,处理其他乱民。再说了,不杀这些乱民不代表不惩治他们。

    此时刘宏坐在龙椅之上,面无表情的盯着下面争论不休的臣子。谁也不知道刘宏此刻心里在想什么?许久,刘宏摆了摆手。立在刘宏身侧的张让得到了命令,尖利的声音从台阶之上传了下来“肃静。”

    一时间,大殿里面无一人敢发出一点声音,刘宏缓缓地站了起来,默立了很久才开口。

    “孤,意已决,招降黄巾。灭张角九族,其余乱民发配边疆。”

    听到这话,袁隗偷偷回首,与后面的臣子相视苦笑。袁隗代表了朝廷上冀州世家,而此时为了世家的利益。袁隗还是毅然而然站了出来,说道:

    “陛下不可,把这些乱民发配边疆,万一他们再次作乱就不好了。”

    袁隗深知这位的脾气,知道跟着他对着干绝对没有好处,但是没办法,倘若自己不站出来,袁家的地位虽然不会受到太大的打击,但是长期以往,袁家的威信恐怕要大打折扣。袁隗明知没有好果子吃,却还是的站出来把这个果子给咽下去。同时又把话说的很委婉,也怕引起皇帝暴怒。

    刘宏听到这话,眉头一挑,

    “哦?既然这样的话,那袁爱卿一起去边疆吧,给朕好好看着这些乱民。此外,还有谁想和袁爱卿一起为朕,为大汉尽忠的,一块站出来吧!”

    倘若刘征在朝堂上,恐怕要被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什么叫霸气侧漏?这就叫霸气侧漏。看似昏庸的灵帝,一句话把那些本来想站出来为袁隗求情的臣子堵得说不出话。把这些老油条治的服服帖额。

    看到下面的臣子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话的,刘宏又张口道:

    “此外,宣陈王刘宠与刘宠之子进京。”

    这一次,倒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什么于理不合这种话。刘宏满意的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了一句“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朝堂诸大臣才散去。

    走到大殿之外,袁隗自然是一副司马脸。此时党锢之祸刚过去没多久,倒是没有什么大臣敢过来安慰袁隗。

    回到后宫,刘宏就已经拉着一个小宫女不可描述了。丝毫不在意张让个死太监就站在后面。等到刘宏完事之后,张让才缓缓走上来,让后面的小宫女给刘宏一阵按摩。看着刘宏一脸舒爽,张让一脸谄媚的说:

    “陛下,奴才前些日子收到下面的人举报,皇甫将军在广宗城外居然聚众商议黄巾投降一事。”

    “哦?居然有这种事?那就把皇甫嵩也调回来吧。”说完,刘宏又似乎是沉静在了贤者时光内,过了一小会才说道“这些人也真是不让人放心,刘宠居然在陈国聚众百万。哼!他想反了不成?”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可怜的刘征并不知道,自己藏拙了这么久,连个屁用都没有,该倒霉的还是要倒霉。而由于自己的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导致的黄巾投降,却致使刘宏有空抽出手来对付本来在历史上啥事没有的刘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之汉末宗亲》,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