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限防御

曾经是个人类 作品

    北离镇,一个安静祥和,四处都洋溢着平凡生活气息的小镇。

    这里依山傍水,百姓们生活的少有烦恼。

    在这里的人们,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发生一些新鲜事儿。

    比如……

    “我靠,这不是小仙师吗?他怎么成通缉犯了?”

    地处偏远这份早已遍布整个苍云国的告示,时至今日才送到了这里,每当百姓们从这贴告示的木板旁经过,都会发出一声惊呼。

    “我猜啊,一定是有些人嫉妒小仙师的才华,才会如此诋毁,外面的世界真危险啊。”

    可令人啧舌的是,大部分人竟然都是站在了池顿的这一方,这些百姓们并不会在意事实,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思考,一个是曾经帮助过他们除魔卫道的池顿,一个是一群素未相识的陌生人。

    果断徇私,毫不做作。

    “呸!”

    大家不要在意,这只是一个不讲礼貌的家伙在路边吐了一口口水而已,完全和现在所说的事情不发生关系。

    虽然动脑子想想,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它就这么发生了。

    吐痰的人,身上穿着一件灰布短衫,这种衣服非常廉价,穿在身上硬邦邦的,一点弹性都没有,时常会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撕开一道口子。

    所以,衣服上也有不少的补丁。

    那是个年轻人,站在人群里并不怎么起眼,吐了口唾沫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在他心中,池顿会得到如此评价,根本就是报应。

    说起来,他在北离镇生活的这几个月的时间,宗门里貌似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而所有人貌似都将他忘记了,当然,他自己也没觉得自己的存在有多么耀眼。

    不过几个月没有看见池顿那孙子,突然一见,这小子居然上榜了!

    大快人心啊,大快人心!

    “黄诚干嘛去了?快去给御林坊的掌柜送餐,这大中午的你还有闲工夫在门口溜达?”

    他还没走进店里,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提着一个木制餐盒站在门后,手里握着把扇子,轻轻挥舞,油腻腻的脸上汗如雨下。

    他赶紧笑呵呵的跑过去说:“嘿嘿,老板您歇着,我马上就去!”

    是的,他就是黄诚。

    一个被很对人遗忘的角色,如今他修为全废,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快乐的生活着,每天的爱好就是和街头巷尾的大妈聊八卦。

    乐此不疲,等今天下班,他能想象到会有很多关于池顿的话题出现。

    今天就……装病吧。

    我大姨夫来了,不便多说。

    -

    -

    “啊……啊……”

    池顿微张着嘴,手里拿着一张梧桐刚刚递到他手中的小纸条,忽然一阵风吹过,他便鼻子一痒。

    啊了半天,也没有把那个喷嚏打出来。

    池顿揉了揉鼻子,很淡定的展开了小纸条。

    看清楚上面写的字,便将其收入了随身的一个小储物袋里。

    水箐告诉池顿,大概五天之后才会有人来找他,而且并标明了他们宗门的所在位置,竟是一处山林野地,倒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只是那里土地贫瘠,是临近富洲的一处无人之地。

    这魔门也不像表面上那么光鲜啊,宗门所在之处也是个不咋样的破地方。

    梧桐在一旁说:“少爷,刚刚您让梧桐问的事情,梧桐帮您问了。”

    “他怎么说?”

    “那人说,百名真我一名神海是有的,但却并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宗门里,少爷,真我是什么呀?神海……听上去好厉害。”梧桐将刚刚从水箐那里问到的事情说清楚,池顿听了也是一愣。

    他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系统让他炸宗门,要求的是炸掉一个有百名真我境的宗门,可是却没有说是否要这些人全部都在宗门里啊……

    如果他们不在的话,我把他们宗门炸了,那到底算不算完成任务?

    要命啊,这系统就不能安装一个问答系统,稍微人性化一点吗……

    真的很令人纠结啊,脑壳疼。

    梧桐看着池顿深思,也没有再搭话,倒了杯水给他。

    池顿没喝,他只是在想,接下来应该干点什么。

    经过几天的挨揍……啊呸!是几天的修炼,修炼生死归元诀的基础终于要打好了,相信在修炼一次,池顿的身体就能够得到一次完美的升华。

    到时候的池顿!

    他还是池顿,顶多是人能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强壮一点。

    池顿就想着,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能等那几个魔门的人找上门来,若是被他们先行一步,池顿很可能就会深陷险地。

    在象关城中,他没有什么熟人,唯一能够保护家人的人也就只有一个锦鲤。

    锦鲤虽然实力不低,可上一次池顿杀掉的可是五个问术境,这一次少说也会派真我境以上的人来对付池顿,到时候就不是一个锦鲤自己能够抗衡的了。

    看那个叫水箐的意思,魔门的人会来找自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过这家伙并不可信,也有可能会发展成一出调虎离山,池顿还真是哪儿都不能去,如果他不在家里宅着,那老爹他们可能就会有危险。

    到时候敌人偷家,池顿一波血亏。

    不过……池顿还有一招。

    他的目光瞥向了院子的一个角落,一棵半人高的小树,正在阳光之下茁壮成长着。

    梧桐看着那棵小树苗,问池顿说:“少爷,您种的这棵树怎么长的这么快啊?”

    池顿:“别问,问就是牛逼!”

    梧桐:“……”

    少爷你变了,你变得梧桐越来越不认识您了。

    池顿将赵铁柱给他的一颗树种种在了自家院子,每天以灵气韵养,并用从仙域中取出来的灵液浇灌,这棵树虽然长得不怎么快,但是以池府这么大的地方,不出半个月,它就能将自己的根须深扎到池府地盘的每一处角落。

    到时候,有玲珑玉树赵铁柱的保护,池府将安然无恙。

    “少爷,这棵树是什么树啊?”

    “你可以叫它赵铁柱!”

    “赵……”

    “怎么样,是不是很威武霸气?”

    “嗯……”

    “应该,是吧?”

    梧桐说着违心的话,她觉得,自己这么欺骗少爷,算不算不仁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