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呕!

    罗斯罗爬在地上大声的干呕着。

    在前三分钟,他早已经将胃袋里的一切东西都吐了出来,但是呕吐并没有停止。

    做为医生,他自认为见多了血腥、恶心的东西,理应没有什么再让他出现这么大的生理反应才对,但是,等到他碰到那条臭水河时,罗斯罗才明白,自己真的是天真了。

    臭!

    实在是太臭了!

    那个臭水河的味道,实在是令罗斯罗感到恐惧。

    闻着的时候,就足以记忆犹新。

    更不用说,在刚刚枪击发生的时候,他猝不及防之下还灌了两口。

    他发誓!

    那是他这辈子尝到过的最为奇怪、恶心的味道。

    呕!

    想到那味道,罗斯罗再次的干呕起来。

    再次干呕了十几秒后,罗斯罗这才全身打颤的爬了起来,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比尔德。

    “怎么了,比尔德?”

    罗斯罗径直问道。

    虽然双方认识的时间还不足一天,但是在这短短时间内三番四次的同生共死早已让两人的关系变得非比寻常起来。

    最初,罗斯罗的善念救了比尔德。

    之后,比尔德的实力救了罗斯罗。

    两人此刻早已将对方视作了完全可以相信的人。

    所以,罗斯罗问话时,十分干脆,没有任何的遮掩。

    同样的,比尔德的回答也是这样。

    “我们被发现了。”

    比尔德沉声说道。

    “发现?”

    “我们不是一直被……等等!”

    “你是说?”

    罗斯罗下意识的回答着,但是话语才出口一半,罗斯罗就发现了不对劲。

    “嗯。”

    “罗斯罗你的家人……”

    比尔德没有说完,但是罗斯罗已经明白了。

    那些袭击者为什么会出现在下水道呢?

    不就是因为把握到了他们最终是要返回他的家中吗?

    尽管比尔德做了相当多的布置,但是还是被发现了。

    ‘森德家族’!

    席林!

    罗斯罗猛地攥紧了拳头。

    做为曾和‘森德家族’合作过的医生,他可是清楚这个家族的行事风格……不,是席林这位管家的行事风格。

    他的妻子、孩子,必然已经落在了对方的手中。

    暂时不会遭受折磨。

    因为,正在等待他自投罗网。

    一旦他去了?

    一家人,整整齐齐。

    对方一定会这么干。

    当然了,对方的目的应该是比尔德。

    比尔德远比他这个‘叛徒’有价值。

    那药剂在比尔德的身上发生了作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此刻的席林恐怕很想要得到比尔德这个‘活体’。

    想到这,罗斯罗深深吸了口气。

    呼!

    “比尔德你能逃出去的吧?”

    罗斯罗目光炯炯的看着比尔德。

    “嗯?”

    比尔德迟疑的看着罗斯罗。

    “没有我这个拖累后,比尔德你能够离开f区的吧?”

    罗斯罗再次重申道。

    然后,没有等比尔德开口,这位曾经的医生再次开口。

    “不要再理会我了。”

    “我就是罪有应得,我之前干了不少错事,现在只是报应罢了!”

    “感谢你对我的救助,你让我清醒了过来。”

    罗斯罗说着冲比尔德伸出了右手。

    他希望用一个微笑和自己刚认识的朋友告别,可是,此刻的罗斯罗脸上的微笑却无比的难看。

    就如同他每一次面对那些逝去的生命一样。

    都是那么的难看。

    他每一次的劝告着自己,他只是一个听命行事的人。

    他每一次的提醒着自己,他没有错,错的是森德家族的人。

    但!

    终究,他也参与其中了。

    他的双手早已沾满了血腥与罪孽。

    最初的他,不是这样的。

    他希望自己可以救死扶伤。

    他希望自己可以让更多的人幸福。

    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是第一次感受到经济压力时?

    还是为了可以成功的向妻子求婚?

    他为了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错了太多了。

    最初的梦想,早就忘记了。

    救死扶伤的医生?

    满手血腥的刽子手!

    他想到了那些无辜者盯着他的目光,他的身躯忍不住的战栗起来,他的眼眶微微发红,泪水忍不住的流出。

    “我就是个虚伪的混蛋。”

    “我做的那些,根本不是善念。”

    “我就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罢了。”

    “我……”

    “根本不配你为我这样拼命。”

    一边说着,罗斯罗一边放下了手。

    他在这个时候,终于认清了自己。

    像他这样的人,罪无可赦。

    啪!

    清脆的掌击声。

    在罗斯罗的手掌即将垂下时,比尔德手掌重重的击打在了罗斯罗的掌心,并且牢牢的握住了。

    面对着罗斯罗诧异、激动的目光,比尔德淡淡的说道。

    “我和你一样。”

    “我是‘森德家族’的安保顾问,我有着常人羡慕的生活。”

    “而我不希望这样的生活被破坏。”

    “所以,面对那些无辜者时,我选择了视而不见。”

    “我告诉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问,不要去理会,一切就都是不存在的。”

    “结果,他们一个又一个的在我面前,被带走、被处决。”

    “最终,轮到了我。”

    “我希望有人来帮助我,我希望有人可以给我一丁点儿的帮助,一丁点儿就够了,但是,我突然间想到了我当初的冷漠、自私。”

    “这样的我,凭什么要求别人的帮助?”

    “但罗斯罗你帮助了我!”

    “罗斯罗你知道,我当时的感觉吗?”

    “就如同是一束光照了进来,照进了我的心里,我感觉在那一刻,我活了,我仿佛是从一个长长的恶梦中清醒了。”

    比尔德注视着罗斯罗,诉说着自己内心。

    被比尔德抓住手掌的罗斯罗,听着这样的话语,垂下的手掌不由变得有力,他翻握住了那只手掌。

    两个都有着错,却又保留着最后一点儿善意的男人在这个时候终于认清了自己。

    两人彼此面对面而站。

    面容不同。

    性格不同。

    但两人却感觉自己在照着镜子。

    他们突然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赎罪!

    尽可能的去赎罪。

    不过,在此之前——

    “我有个想法。”

    比尔德说道。

    “我赞成。”

    罗斯罗没有询问,直接点头。

    比尔德指了指远处。

    在那里,是f区的中心。

    在那里,一栋大楼,即使是在夜色下,也灯火通明。

    炫彩的光辉,让那栋大楼变得越发高大、深邃。

    “你想?”

    罗斯罗瞬间猜到了比尔德想要干什么。

    “做一些那些家伙想要做,但是却无法做到的事情。”

    “顺带的,还能够救下你的家人。”

    比尔德说道。

    然后,这位曾经的安保顾问顿了一顿,问道:“你听说过那些家伙吗?”

    “嗯。”

    “听说过。”

    “传闻中,他们躲在暗处,一直秘密的行动着——他们是底层人们最好的希望。”

    罗斯罗点了点头。

    “也许运气好的话,我们还能够获得他们的帮助。”

    比尔德说着,就转身大踏步的向着远处的‘游戏’大厦走去。

    罗斯罗快步的跟了上去。

    很快的,夜色就隐没了两人的身影。

    当两人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游戏’大厦跟前了。

    用清水+沐浴露冲洗了三遍,重新换过了衣服的比尔德、罗斯罗依靠着比尔德对‘游戏’大厦的了解,很轻易的就进入到了‘游戏’大厦的停车场。

    然后,更为顺利的,他们看到了‘洛萨家族’的车子。

    洛萨11!

    一个再好不过的目标。

    比‘吉普森家族’、‘赫拉家族’、‘爱美尔家族’代理人都合适的目标。

    因为,洛萨11是‘洛萨家族’的直系成员,分量足够。

    此时在药物强化下,早已远超常人的比尔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洛萨家族’的保镖。

    没有杀戮。

    仅仅是打晕后扔进了后备箱。

    而监控?

    更是被比尔德暂时‘调控’。

    这并不难,难的是长时间后不被发现。

    但幸运的是,就在做完这一切的两分钟后,那位洛萨11出现了,还是一个人,就这么的登上了车子。

    “是你!”

    洛萨11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看着比尔德。

    比尔德,洛萨11是有印象的,不是因为对方‘森德家族’安保顾问的身份,一个小小的安保顾问,洛萨11是不可能有印象的。

    之所以有印象,完全是因为对方是来调查森德9遇刺事件。

    可对方不是出了车祸成为了植物人吗?

    难道……

    迅速的,洛萨11就想到了什么。

    “别伤害我。”

    “一切条件。”

    “都好说。”

    洛萨11举起了双手,配合着说道。

    “我希望洛萨11少爷能够联系‘森德家族’的人,将罗斯罗的家人放了。”

    比尔德语速极快,声音清晰的说道。

    “罗斯罗?”

    洛萨11皱了一下眉头。

    在他的记忆中,同样没有这个人的名字。

    下意识的,洛萨11看向了司机的位置。

    罗斯罗注意到了洛萨11的注视,身体本能的行了个礼,但是回过神后发现,这这么做并不合适,马上就想要露出一个凶狠的神情了。

    可这个时候,洛萨11早已挪开了目光看向了比尔德。

    “我的司机和保镖呢?”

    洛萨11问道。

    “他们两个在后备箱里。”

    比尔德如实的说道。

    “两个?”

    听到比尔德的话音,洛萨11的神情变得奇怪起来。

    接着,这位洛萨家族第11顺位继承人就忍不住的叹息出声。

    “唉。”

    “终究没有躲开。”

    洛萨11的脸上浮现了苦笑。

    随着森德9的遇刺事件出现,他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他还是犹豫了。

    就应该在得到森德9遇刺后,马上离开f区的。

    管他什么被怀疑之类的。

    也总比这个时候,被拉入局的强。

    比尔德注意到了洛萨11的神情,心底一突。

    曾经身为‘森德家族’安保顾问的比尔德迅速的想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你不是一个司机一个保镖,然后,随身会在暗中跟随一队‘保镖’吗?”

    比尔德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额头冒汗了。

    “你那是‘森德家族’的风格。”

    “‘洛萨家族’可不是这样的风格。”

    “我们更喜欢光明正大一点。”

    洛萨11摊开双手,无奈的看着比尔德,轻声说道:“对方的目标不单单是森德9,还有我啊!而你们就是最佳的‘替罪羊’。”

    “和那个‘嘉伦’没有什么两样。”

    说着,洛萨11又叹息了一声。

    比尔德、罗斯罗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我的行动都被预知了?”

    罗斯罗不可置信的说着。

    “嗯,有可能!”

    比尔德一点头,本能的想到了出车祸时,那个模糊人影给他喂的药剂。

    “该死!”

    比尔德低声咒骂道。

    这位曾经的安保顾问不仅是在恼怒自己的失策,还因为在远处——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

    一群身穿黑西装、手持武器的人出现在了远处。

    “罗斯罗,你马上离开这里。”

    “找个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

    “之后我……”

    “你想一个人抗下所有?”

    “不要否认,我之前就是这么想的,我很清楚我当时的模样,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罗斯罗打断了比尔德的话语,这位医生扯了一下领口,拿起了一直紧握的手枪,他看着比尔德,故意用轻松的语气道:“我就是个医生,可没有什么安全屋之类的,一旦你死了,我也就死定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拼一把。”

    比尔德嘴唇微动,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罗斯罗说得是事实。

    你能够指望一个医生有那么多准备吗?

    又不是一些有着被迫害妄想症的作家。

    “拼了!”

    比尔德眼神瞬间坚定起来。

    而就在两人准备行动的时候,洛萨11却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最糟糕的局面。”

    洛萨11自言自语着。

    很自然的,吸引了比尔德、罗斯罗的目光。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在这辆车上安装炸弹,等到你们上车,我再上车之后,我就直接引爆炸弹,然后,再清理现场。”

    “反正最终是死无对证,死人是不会开口的。”

    “而放弃了这么简单的方式,选择了更为复杂的方法……”

    “他是想要抓活的。”

    洛萨11解释着。

    接着,洛萨11十分认真的看着比尔德、罗斯罗。

    “想要活,就听我的。”

    “现在——”

    “挟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