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想要补充饱食度,自然是需要‘食物’了。

    而这并不容易。

    ‘神秘侧’的东西一般人可接触不到,因此,沉吟了片刻后,杰森就独自开车前往市区——他要去找老教官帮忙。

    他在樱桃城认识的‘神秘侧’人士并不少。

    可真正能够信任的也就只有老教官和德尔邦两人。

    为什么不选择德尔邦?

    emmm……

    显而易见的,不是吗?

    ……

    ‘肌肉就是力量’!

    这是樱桃城‘铜之不屈’的据点,外表伪装成了健身房,内里则是战士、骑士们训练休息的军营。

    “杰森!”

    站在楼下的老教官看着推门下车的杰森,不由露出了一个微笑,上前就是一个熊抱。

    对于杰森,虽然没有将其拉入‘铜之不屈’的阵营,但是老教官依旧有着相当的好感。

    啪、啪、啪!

    相互之间用力拍打着背部,感受着彼此结实的背阔肌,杰森、老教官这才分开,并肩向者里面走去。

    一开始,杰森并不习惯这样的礼仪。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这样的礼仪,还是很不错的。

    能够通过肌肉的结实程度,直接感受各自的变化。

    真的是直接而又好用。

    “这里地上有五层,地下有三层。”

    “一二层对外营业。”

    “三四层是营房、餐厅。”

    “五层是会议室。”

    “地下一二层是训练场。”

    “地下三层是我的卧室。”

    老教官为第一次来‘营地’的杰森详细的介绍着。

    然后,并没有上楼,直接向着地下一层走去。

    没有电梯!

    不论是向上,还是向下,都没有电梯。

    而是一条比较宽的楼梯,以杰森和老教官的体型,都可以并肩而行,且还能够挤入一个类似德尔般邦消瘦的人。

    没有制造省力的设施,是为了更好的将锻炼融入日常中吗?

    杰森下意识的猜测着。

    但是,马上的,杰森就发现了楼梯内不一样的地方。

    虽然经过了清洗,但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一些本该是平整的地方,更是缺了角,或者干脆就是道道龟裂纹路,破碎无比。

    这是战斗!

    杰森十分肯定他走着的楼梯之前才经过了战斗。

    而且,根据楼梯损伤的痕迹,可不单单是一次两次能够办到的,而是积年累月才可能办到的。

    “不单单是将锻炼融入到了日常中,还有实战吗?”

    杰森想着,目光看向了老教官。

    “就像杰森你猜测的那样。”

    “不过,杰森你猜猜什么时候是实战开始的时候?”

    老教官很是神秘的问道。

    “吃饭的时候!”

    杰森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老教官吃惊的看向了杰森。

    “你之前听德尔邦那小家伙提到过?”

    老教官下意识的问道。

    除了德尔邦的告知外,老教官想不到杰森是怎么知道的。

    要知道,这种隶属于‘铜之不屈’的传统,在不知道的前提下,基本上是没有人能够猜到的,大部分的人们,能够猜到是定时定点的集合训练。

    但没有一个人能够猜到是吃饭的时候。

    “我感知到了‘饥饿’!”

    “它充斥在这里,十分的浓郁!”

    杰森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感知饥饿?”

    “和感知恐惧一样吗?”

    老教官一愣。

    他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说法,但是类似的技巧,他却是知道的。

    人在恐惧时,流出的汗液,所带着的气味都是不同的。

    饥饿时,自然也是不一样。

    只不过,大部分人没有注意这样的技巧。

    “原来是这样!”

    老教官一边点着头,一边思考着,是否能够将这个技巧创造出来。

    然后,两人肩并肩的推开了楼梯尽头的门。

    门是合金制成的双开门。

    结实,厚重。

    足有5cm厚。

    在门推开的刹那,喧闹声、报数声、刀剑劈砍的声音一窝蜂就冲入了杰森的耳中。

    一个硕大的开阔场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几十人在这片开阔地上训练着。

    不少熟识的人在这里锻炼和切磋着。

    在杰森看到这些战士、骑士的时候,这些战士、骑士也看到了杰森,这些人双眼一亮,脸上浮现了激动,要知道,杰森‘斩舰者’的名号,他们可都是听闻了。

    对于强者的崇拜,令这些战士、骑士们感到热血澎湃,尤其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还是并肩作战的伙伴,更让人感到激动了。

    不过,没有一个人冲上来。

    他们还在训练!

    没有老教官的命令,各自的训练就不能够中断!

    因此,在所有人热切的目光中,杰森和老教官向着地下二层走去。

    相较于地下一层,这里就安静多了。

    几乎是没有人的。

    走到地下三层,杰森看到了老教官嘴里说的‘卧室’。

    靠着墙角的地方放了一个铺着被褥的床铺外,这里根本就没有一点东西和‘卧室’挂钩的地方,有着的只是负重、损坏的刀剑和火炉。

    “这是?”

    杰森看着火炉。

    “小家伙们的盔甲武器损坏了,都有人来修理,我原本就是铁匠出身,自然要兼职了。”

    老教官笑着解释道。

    “文斯呢?”

    杰森问着‘铜之不屈’内另外一个熟悉的人。

    “他充当新兵的教官,正在野外拉练那些新兵,西里则是担任副手给与文斯相应的帮助。”

    老教官拉过了一把铁质的椅子,递给了杰森。

    刚刚摆脱‘新人身份’的文斯带新兵?

    文斯会是樱桃城‘铜之不屈’下一任的领导者?

    杰森猜测着,接过了椅子,坐在了老教官面前。

    “文斯会是下一任‘铜之不屈’领导者的后备之一——他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成长下去,超过我是早晚的事情,但身为‘铜之不屈’的战士,需要有着各种各样的准备,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至少会有三名候选人。”

    老教官将一个大约5l的木桶递给了杰森。

    不是酒,而是一种散发着淡淡椰香的果汁类饮料。

    “这个是我补充体力和水分的椰汁。”

    “里面有药材和蜂蜜,很不错的。”

    老教官说着就扭开木桶,一仰脖子,一桶就喝干了。

    杰森也学着老教官的模样,一仰脖。

    味道不错。

    淡淡的甜味。

    尤其是靠在火炉旁,喝着这样的饮料,莫名的会有凉爽感。

    “如果三名候选人到了时间都活了下来呢?”

    杰森问着感兴趣的问题。

    “那就证明他们足够的优秀,其它地方的‘铜之不屈’营地会争相抢夺的!”

    “在‘铜之不屈’,从来不会缺少领导者的位置。”

    “缺的是人!”

    “即使我们尽可能的教导每个年轻人,但意外总有发生。”

    在火炉的照耀下,老教官脸色忽明忽暗起来,那种充斥着无奈、不甘的表情,让人侧目,但是马上的,老教官就摇了摇头。

    “杰森,你来找我什么事?”

    老教官转移了话题。

    “食……奇物!”

    “我需要更多的‘奇物’!”

    杰森表情平静的改变着自己的口误。

    “奇物吗?”

    老教官并没有追问杰森想要干什么,只是沉吟片刻,就苦笑的指了指周围,继续说道:“奇物很难得,整个‘铜之不屈’的军营内,都没有一件奇物。”

    “而其他家伙那里应该有些,不过……”

    说到这,老教官的表情就变得奇怪起来。

    他扫了杰森一眼后,这才缓缓的再次开口。

    “之前的集会,你已经将他们多余的‘资产’扫了个干净。”

    “不单单是樱桃城,还有周围几个城市的。”

    “所以,奇物越发的罕见了。”

    “即使是有,也是绝对不会兑换的那种。”

    老教官说着就再次苦笑了一声,露出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神情。

    对此,杰森并不意外。

    他很清楚自己之前的一次‘集会’所代表的含义。

    当然,杰森并没有放弃。

    “您还知道哪里可能存在‘奇物’吗?”

    杰森问道。

    这才是杰森来到了这里的目的。

    他希望的是通过老教官的经验、知识来获取一定可靠的信息,而不是直接获取物品。

    老教官并没有令杰森食物,略微思考后,就给出了一个答案。

    “回忆之街!”

    “如果说樱桃城和附近几个城市,哪里还可能有‘奇物’的话,回忆之街是首选!”

    “一些老家伙把那里看成了最后的归宿!”

    “他们不理会外界的一切,就窝在那里,如果你能够获得他们的青睐或者是帮助他们完成一些遗憾的话,从他们那里获取一些‘奇物’并不困难。”

    听到老教官的话语,杰森忍不住点头。

    然后,杰森径直站起来,就准备离开。

    “不吃了晚餐再去?”

    “老家伙们都觉少,不会那么早睡的。”

    看着马上就要离开的杰森,老教官发出了善意的邀请。

    面对这样善意的要求,杰森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后。

    最终,点了点头。

    晚餐不晚餐的不重要,他就是想要体验一下‘铜之不屈’的传统。

    既然能够流传下来,必然是有着过人之处的。

    不体验一下的话,实在是心有不甘。

    ……

    太阳落下了地平线,路灯纷纷亮起,将樱桃城照耀的明晃晃的。

    但是,有一个地方不一样。

    回忆之街!

    相较于外界的明亮,煤气灯略显昏暗的光线让这里显得黯淡不少。

    可没有人会讨厌。

    回忆之街富有年代感的布置,吸引着相当多的人来到这里。

    特别是煤气灯与店铺光线的交织,更是让不少小情侣兴奋的自拍着。

    而在这些小情侣中,有两个却显得有些特殊。

    他们没有和其它兴高采烈的小情侣一样在街道上来回走着。

    反而是蹲在了路边的阴影中,在昏暗的煤气灯下,仅仅露出一片模糊的轮廓。

    他们穿着回忆之街那种富有年代感的服饰,男的称得上英俊,女的更是漂亮,但是,在令人羡慕的容颜上,此刻却是带着一丝丝忧愁与焦虑。

    “波轮,我们要不放弃算了?”

    “凯尔那几个家伙已经找到了一个只需要花费一些钱就能够教导‘神秘知识’的组织了,我们要不要去接触一下?”

    爱米莉蹲在路边,有些灰心丧气的说道。

    这位在普通人看来,极为优秀的年轻人,原本不该这么灰心丧气的,但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这么多天了,她和好友两人尝试了所有能够想到的办法去接触这条街道上每一个看起来像是‘神秘侧’的人士。

    可是!

    每一次成功!

    那些看起来像是‘神秘侧’的人士,不仅应对起他们来滴水不漏,而且还能够轻而易举的戏耍他们。

    这让一开始信心十足的爱米莉,彻底的遭受到了打击。

    波轮这位年轻人也受到了相当的打击。

    但是,他并没有放弃。

    “你认为凯尔接触到的所谓的‘神秘侧’组织,是真的吗?”

    这位年轻人反问道。

    “应该是真的把?”

    爱米莉不太确定。

    根据她这几天的遭遇,她知道‘神秘侧’虽然半公开化了,但是想要真正的有接触,实在是太难了。

    “嗯,是真的。”

    “那么……”

    “是善意的吗?”

    波轮又问道。

    爱米莉全身一颤,抬起头看着身旁的好友。

    “不要把‘神秘侧’想的太美好了。”

    “它神秘强大,也诡异莫测。”

    “我之所以选择‘回忆之街’,除了这里有着极多的‘神秘侧’人士聚集外,就是因为这里安全——这里应该是有着某种规则,限制着他们,这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波轮淡淡的说道。

    “可我们就这么耗下去吗?”

    爱米莉有些丧气的问道。

    她当然知道波轮说的是事实。

    如果换做其它地方,他们之前遭遇的可就不是戏耍了,而是大概率变成尸体了。

    “是我们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

    “能够进入‘神秘侧’的人,本来就是极为优秀的人,他们有着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宽广的眼界,以及神秘莫测的能力。”

    “我们想要真正的进入其中,必须要想想其它的办法才行。”

    波轮继续说道。

    一旁的爱米莉却是双眼一亮。

    熟悉好友的她很清楚,波轮这样说,一定是想到了办法。

    “什么办法?”

    爱米莉追问着。

    “两个办法。”

    “其中一个时机不对。”

    “只剩下了另外一个——”

    “诚心!”

    波轮说道。

    “诚心?”

    爱米莉不解的皱了皱眉。

    她认为自己之前所做的已经足够有诚心了。

    “嗯,诚心,不是我们之前所做的那种敷衍了事的诚心,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诚心。”

    波轮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手机。

    “将我在波轮家族的所有股份换成现金,嗯,我会放弃继承权……”

    “波轮,你疯了?!”

    爱米莉听着好友的话语,整个人噌的一下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瞪视着波轮。

    “不,我没疯。”

    “我只是展示我的诚意!”

    “我要用我所有的一切,打动他们其中的一个!”

    “只要打动了其中的一个就可以。”

    年轻人缓缓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

    “可要是失败了?”

    “失败了你就一无所有了!”

    爱米莉急切的看着好友。

    “破釜沉舟,才能够背水一战!”

    “才能显示诚意!”

    “也才能表示我的决心。”

    波轮这样的说着,然后,他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低低的说道:“如果这样也失败了,我就把那些钱全换成炸药,送‘回忆之街’上天。”

    爱米莉听着这样的话语,愣愣的看着好友。

    似乎,她第一次认识这位好友一样。

    在她的记忆中,她的好友一直是冷静、谨慎的。

    可……

    眼前的疯狂,仿佛才是对方的真面目。

    “波轮,你……”

    爱米莉说不出话来。

    “你想说我疯了?”

    “嗯,也许吧。”

    波轮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看着漆黑的夜空,一字一句的说道:“既然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大争之世,要么成为蝼蚁,任由别人掌控命运,要么赌上一切,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一切!”

    “自然包括生命、财富!”

    “我先祖的笔记中,还有一句话,我记忆深刻——不疯魔,不成活!”

    “可、可……”

    爱米莉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就这么呆滞的看着波轮。

    然后!

    她忽然发现波轮的双眼一亮。

    下意识的,爱米莉一扭头。

    顺着波轮的目光,她看到了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出现在了‘回忆之街’的借口。

    那、那是‘斩舰者’!

    在那天之后,他们就调查过那个只是一个眼神就吓得他们夜不能寐的人。

    而调查的结果,自然是让他们在震惊的同时心有余悸。

    ‘斩舰者’!

    与‘屠龙者’齐名的绝世强者!

    是万中无一的那种。

    即使是在‘神秘侧’,也是站在巅峰的那一小簇。

    想到这,爱米莉下意识的躲闪着。

    她可没有忘记自己两人和对方有过不愉快的经历。

    尽管上一次对方没有找他们麻烦,但这一次谁能够保证?

    强者的想法,可不是那么好琢磨。

    只是令爱米莉错不及防的是,她的好友波轮,竟然大踏步的向着那位‘斩舰者’而去。

    “波、波轮?!”

    爱米莉结结巴巴的喊道。

    波轮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说道——

    “既然要搏,我就要搏最大的那个!”

    “这样,就算是死了……”

    “我也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