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德尔邦看着桌子上崭新的钞票,单手撑着下巴,歪着头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黑色的西装,白衬衣,墨镜。

    身材不算太过高大,但是肌肉结实,手掌虎口处有着明显的老茧。

    保镖吗?

    德尔邦猜测着。

    同时,扭头看了一眼杰森。

    这个时候的杰森,已经完全被厨房中飘来的香味所吸引了,根本没有理会眼前的人。

    对此,德尔邦并不算意外。

    要知道,这里可是有他在的。

    这些事情,不就是应该他处理吗?

    想到这,德尔邦露出了一个礼仪式的微笑,将桌子上的钞票推了回去。

    “虽然我很想拿起钞票走人,但是……我的胃不允许我这么做。”

    德尔邦说着这样的话语。

    虽然他很想直接拿起钞票,摔在对方的脸上,但是他知道这么做并不会获得杰森更多的好感。

    杰森阁下是爱好吃的!

    自然要用符合食物的礼仪,来拒绝对方。

    站在那里的保镖,即使是戴着墨镜,也能够看到对方的眉头皱了起来。

    接着,对方又甩出了一摞钞票。

    “请离开!”

    对方加重了语气。

    “继续。”

    德尔邦则是眉头挑了挑,语气轻佻的说道,脸上则依旧保持着礼仪式的笑容。

    顿时,保镖攥紧了拳头。

    不过,马上的,他就又甩出了一摞钞票。

    “还有吗?”

    德尔邦笑嘻嘻的问着。

    这一次,保镖忍不住了。

    他抬起了手,准备去抓德尔邦。

    啪!

    一个清脆的响指。

    抬手抓人的保镖神情恍惚的呆愣在了原地。

    然后,这个保镖就这么直愣愣的转身向着餐厅外走去。

    叮铃!

    风铃声再次的响起,门关上了。

    而在门关上的瞬间,那个保镖立刻清醒过来。

    他骇然的看了看身后的餐馆,又不知所措的看了看面前站着的雇主。

    “废物。”

    年轻的雇主说着这样的话语,迈步推门而入。

    叮铃!

    在风铃的响动中,年轻的雇主走了进去。

    红色的格子西装,黑色的衬衫,和同色的皮鞋,金色偏黄的头发下,一双眼睛充斥着浓浓的骄傲,他略带轻蔑的扫过了杰森、德尔邦。

    最终,目光放在德尔邦身上。

    这个时候,被食物所吸引的杰森,远不如身穿帽兜,带着一金一银金属耳钉的德尔邦显眼。

    尤其是德尔邦身上很自然流露出的‘神秘侧’气息,更是让这位年轻的雇主停下了脚步。

    “很抱歉,我的保镖失礼了。”

    年轻的雇主很是恭敬的说道。

    只是眼中的轻蔑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而且,脸上也满是傲慢。

    因此,这样的道歉看起来不仅没有诚意,反而是一种施舍。

    当这个年轻人直起腰的时候,更是十分干脆的说道:“我是波轮家族的次子,我希望我用餐的时候,不要有陌生人待在这里。”

    一边说着,对方一边掏出了一本支票,撕下了其中的一张,放在了桌上,轻轻的推到了德尔邦的面前。

    “填个数字吧?”

    年轻人很是随意的说道。

    双眼却貌似是玩味的看着德尔邦,似乎是期待着德尔邦填下一个什么数字。

    而德尔邦则是想着对方刚刚的话语。

    ‘波轮家族’次子?

    波轮家族,他知道。

    在爱德华家族没落后,崛起的一个新兴家族,但相较于鼎盛时期的爱德华家族,波轮家族连爱德华家族的三分之一势力都没有。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不仅被议会牵制,也被诸多的豪商牵制。

    在樱桃城形成了一个字微妙的平衡。

    不过,他更多听说的是‘波轮家族’的长女。

    而眼前的次子?

    他知道。

    但却是第一次见。

    “随意填一个数字,我都满足你。”

    这位‘波轮家族’的次子,在德尔邦思考的时候,直接大言不惭的说道。

    或者说是一种逼迫。

    那种带着恶意玩笑的逼迫。

    德尔邦感受到了这样的恶意,他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快。

    就在德尔邦准备给眼前这个年轻人一丁点儿教训的时候,门再次的被推开了。

    叮铃!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进来。

    对方一进来就看到了那位‘波轮家族’的次子。

    “波轮?!”

    “你又在欺负人!”

    女孩惊讶的呼声后,声音径直拔高,然后,就这么走到了波轮面前,抬手就将对方的耳朵揪住了。

    “疼、疼疼。”

    “爱米莉松手!”

    “你个疯丫头松手!”

    波轮大呼小叫着,而女孩却是一脸歉意的站在那,冲着杰森、德尔邦道歉着。

    “抱歉,我的朋友从小缺乏管教,我替他道歉了。”

    “请两位不要介意。”

    “真的抱歉。”

    说完,女孩一鞠躬。

    发丝随着女孩的鞠躬而垂下,白色的连衣裙,本就让年轻的女孩有着一种纯真感,这个时候更是令这份纯真多出了一分独有的美好。

    特别是当这个女孩身边有着一个恶劣的家伙时,更是突出无比。

    只是……

    德尔邦却莫名的感受到了一丝违和感。

    可哪里违和又说不上来。

    但身为‘时钟塔’驻‘地面侦查局’的优秀成员,他当然不会欺负一个小女生。

    “没事了,起来吧。”

    “把这些收回去。”

    德尔邦这样说着,同时,将钞票和支票都推了过去。

    “我波轮送出去的……”

    波轮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有开口,就被爱米莉打断了。

    砰!

    爱米莉抬起一脚踢在了波轮的小腿上。

    那声响,足以说明,爱米莉是铆足了劲。

    而波轮直接惨叫出声。

    “啊!”

    “爱米莉你疯了?”

    波轮吼着。

    爱米莉则一边歉意的笑着,一边就要拿起钞票和支票。

    而这个时候,杰森扭过了头,他冷着脸看着眼前的女孩和男孩,目光中带着的压力让波轮的惨叫停止了,也让爱米莉的动作停下了。

    两个年轻人就觉得身上多出了一座山般,压着他们喘不上气来。

    “滚。”

    杰森淡淡的说道。

    然后,又一次扭头看向了厨房。

    爱米莉下意识的就要张嘴,但是却被波轮一把捂住了嘴巴。

    这个刚刚一副趾高气扬模样的年轻人,在这个时候,毕恭毕敬的向着杰森、德尔邦行礼后,拽着爱米莉就向外走去。

    桌子上的钞票、支票,根本看都没看一眼。

    叮铃!

    风铃一声响动,门又一次的关上了。

    看着关上的门,德尔邦有些回不过神。

    发生了什么?

    这位‘时钟塔’驻‘地面侦查局’的成员茫然的看着杰森。

    “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

    杰森这样的回答着。

    显而易见?

    德尔邦皱起了眉头。

    他开始回忆整个过程。

    从保镖出现到离开,再到波轮出现,接着是爱米莉。

    等等!

    保镖!

    波轮的保镖就在门外,爱米莉进入餐馆前,就应该看到这个保镖,以双方熟识的程度,自然是一眼就能够认出彼此的保镖才对!

    可爱米莉却是一副惊讶的神情……

    “他们刚刚在演戏?”

    德尔邦忍不住的开口道。

    “嗯。”

    杰森点了点头。

    “为什么?”

    德尔邦还有着不解。

    “神秘侧。”

    杰森简单的回答道。

    德尔邦一愣。

    神秘侧?

    神秘侧!

    两个人想要加入‘神秘侧’!

    昨晚发生了什么,普通人还被蒙在鼓里。

    但是,以两人的家庭提前一两天知道些常人不知道的事情,并不困难,就如同以两人的家庭想要得知‘回忆之街’的一些事情也并不困难一样。

    所以,两人来这里寻找目标,开始了一场表演。

    想一想,刚刚正是自己准备教训波轮的时候,那个爱米莉才出现。

    实在是太巧合了!

    还有波轮的话语,也是拿捏的恰到好处。

    看似无礼,但却没有实质性的冒犯。

    既让他感到恼怒,却又不会真正意义上的伤害对方。

    再加上爱米莉的‘配合’,假如真的是他一个人的话,当爱米莉顺势提出一起进餐的时候,他有极大可能同意。

    接着,在餐桌上,爱米莉一定会好奇的提出一些‘神秘侧’问题。

    他会回答吗?

    那是自然的。

    等等!

    为什么两个人会把握的时机那么好?

    他们调查过我?

    这样的疑问刚出现,下一刻,德尔邦就不由苦笑起来。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没有调查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准确的把握到这些?

    尤其是那个年轻人!

    现在想想,真的是可怕!

    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对方的伪装!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可怕吗?”

    “他们是因为昨晚萨比星人的进攻,而感到了危机吗?”

    “可这样的反应速度……也太快了吧?”

    德尔邦感叹着,语气中满是惊诧。

    “嗯。”

    “年轻人的潜力是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莫欺少年穷。”

    “更何况是这种富裕家庭出身的孩子,他们接受着远比普通人家更好的教育,有着一般孩子所没有的见识,再加上父母长辈的资助,注定了他们拥有更好的发展前进。”

    杰森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这可不单单是杰森的推断。

    还有他‘听’到。

    远超常人想象的感知,令杰森清晰的感知着餐厅外面的一切。

    ……

    餐厅外,爱米莉歉意的看着波轮。

    “抱歉,波轮让你损失了。”

    “是我大意了。”

    “没有考虑到我早已看到了你的保镖,不应该露出惊讶表情的环节。”

    女孩道歉着。

    “没事的。”

    “至少我们平安无事。”

    波轮摇了摇头,面容平静,眼中带着思索。

    “但是浪费了额这次机会后,我们很难再轻易的接触到‘神秘侧人士’了——通过特殊渠道得来的消息,德尔邦应该是‘地面侦查局’中最容易接触到的人,而且,性格不坏,属于那种无害的人士,是最适合我们接触的人,其他人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爱米莉脸上带着忧愁。

    自从昨晚得知了‘萨比星人’和‘神秘侧’后,她再也无法用平时纯真的笑容遮掩心底的焦虑和哀愁了。

    本身就拥有极度危机感的她,现在内心中充斥着不安。

    “放心吧。”

    “机会还有。”

    波轮轻声说着,然后,指了指阶梯下的两座旅馆。

    “汤姆和杰瑞?”

    “他们很危险的。”

    “稍有不慎,我们就……”

    爱米莉脸上带着犹豫,波轮却还是那么平静,他以一种很淡然的口吻道:“不冒险就不会有收益,想要以最小的风险获得最大的收益?往往只会让自己落入陷阱。”

    “我们本身就拥有着比常人高的起点。”

    “但我们也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束缚。”

    “现在,一个重新洗牌的机会出现了。”

    “我们有了摆脱束缚的机会。”

    “你想要放弃吗?”

    波轮看着唯一的好友问道。

    爱米莉的眼神在波轮的反问中,迅速的坚定下来。

    “不愿意。”

    “但是该怎么做?”

    爱米莉问道。

    波轮笑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了支票本。

    “钱?”

    “它不是万能的!”

    爱米莉皱起了眉头。

    对于她这样出身的人来说,对于‘钱’的认知是相当透彻的,所以,她清楚的知道‘钱’的限制。

    “它不是万能的,只是因为……它不够多!”

    “这是我那位先祖写下的话语。”

    “我认为他很对。”

    波轮说着转身向着台阶下走去。

    爱米莉立刻追了上去。

    “是你说过的那位‘不可思议’的先祖吗?”

    爱米莉好奇的问道。

    她曾不止一次听波轮提到过这位先祖。

    每一次,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这让她记忆犹新。

    “嗯,不可思议……我认为‘神秘侧’更合适一些。”

    波轮纠正着好友的形容词。

    以往对于先祖的一些‘不可思议’,在昨晚‘神秘侧’彻底展现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

    他的先祖是来自神秘侧的!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在两百年前风云诡秘的年代突然崛起,带着令人咋舌的财富,隐姓埋名的来到了樱桃城,却又因为一次小到不能再小的意外戛然而逝。

    虽然对于一位活了150岁的老人来说,那样的意外,算不上什么了。

    可相较于对方的人生,那样的意外真的是荒谬的。

    而此刻,这样的荒谬有了解释。

    ‘神秘侧’!

    波轮攥紧了拳头,眼中浮现着光亮。

    是向往,更是期盼。

    对于那位先祖的崇拜,让他向往先祖的生活,更期盼自己能够拥有同样的生活。

    为此,他知道自己需要拼尽所有来奋力一搏了。

    不过,马上的,这位年轻人一皱眉。

    他还有最后一个疑惑。

    为什么他的先祖,要在那本只能被他打开,却又翻阅一遍就自燃的笔记中,给与自己那样的一个称呼。

    那个称呼,在他看来并不符合先祖的身份。

    不是体面与否。

    只是,略带怪异。

    毕竟,先祖自称的是——

    ‘掮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