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我、我……”

    “不、不好吃!”

    魔镜越是焦急,就越是结巴。

    平时只需要一个停顿就能说完的话语,现在不仅需要两次,还得多重复一遍。

    这对力求让自己‘言简意赅’的魔镜来说是相当的失误。

    但是,现在它可顾不上这些了。

    失误,总比成‘食物’的好啊!

    它完全没有想到在‘魔女’的命运中竟然会出现两个可怕、不可逆的存在。

    它已经尽力的避免和第一个打交道了。

    所以,才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出现。

    但是没想到,竟然还有第二个。

    而且,相较于第一个的明显,第二个真的是‘命运之隐’。

    竟然连它都没有发现对方真正的身份。

    只有在被真正意义上的接近时,才发现了其中的‘隐匿’,才发现了其中的大恐怖。

    离开!

    马上离开!

    魔镜脑海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但,它却又有点犹豫。

    或者说,舍不得。

    不单单是它前期投资了太多在‘魔女’的身上,而且最初的失误,已经让它被那位给盯上了,不仅让它能力受损,而且还变成了结巴。

    更重要的是,它不可能去找第二个目标了。

    前四纪中,‘九正位’中已经出现了四位。

    祂们强大到让任何存在都不敢反驳。

    现在所有的家伙都盯紧了第五个位置。

    每一个可能竞争第五个位置的人身边,都聚焦着那些家伙的目光,这些家伙不会让任何除了自己以外的存在靠近属于自己的‘竞争者’。

    如果它出现的话,一定会是不死不休的。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魔镜想着,水珠一粒粒的出现在镜面上,镜框不断的抖动。

    焦急!

    恐惧!

    不断的出现在它的灵魂中。

    然后,它忽然想到了之前所在世界的一个真理——

    既然打不过,那就加入他!

    镜面全身一抖,魔镜将水珠全都抖干净后,开始用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窥视着这么做的未来。

    命运如河。

    既有着主干,也有着分支。

    分支错综复杂。

    主干也可能改道。

    所以,命运是复杂的。

    是无法预测的。

    而它?

    依旧无法预测,它只不过是将所有的一切可能都看在眼中,再推算哪个可能性最大,然后,再以最恰当的时机介入。

    当然了,它以前还有能力略微改变一点。

    可现在?

    受伤的它,做不到了。

    而且,它也不相信自己能够找到比‘魔女’更合适的。

    强大的?

    自然是有的。

    比如马上就要出现的那个就是。

    但它敢和对方合作吗?

    不敢。

    它害怕自己被吃掉。

    就如同它现在窥视着它与对方的命运一样。

    命运之河的3条主干:被吃掉。

    命运之河的75917条分支……也是被吃掉!

    魔镜在看到这些结果后,整个镜子都要窒息了。

    因为它刚刚看到了自己的75920种死法。

    实在是太恐怖了!

    生吃干嚼只是平常。

    蘸酱也是可以理解。

    那些火烤、锅炖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一点一点的细嚼慢咽!

    看着就让镜子害怕。

    而且,75920次啊!

    你是有多执着的想要吃了我?

    这么多的命运中你是要以‘吃’贯穿人生嘛?

    魔镜哆嗦的越来越厉害了。

    本来就不擅长处理类似事情的它,最终做出了决定。

    “太恐怖了!”

    “不行!”

    “必须离开了!”

    “‘魔女’有着仪式做为连接,还有机会。”

    “虽然会给其它家伙趁虚而入的机会,但是再不走,我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想到这,魔镜的镜框开始了新的抖动。

    不同于之前的恐惧。

    这一次的抖动充满了韵味。

    镜面上则是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图复语组成的神秘文字。

    包括整个石质的房屋在内,一切都开始变得虚幻。

    它带着它的‘家’,要暂时远遁了。

    “我还会回来的!”

    魔镜这样想着。

    而整栋石质房屋则是大半都消失了,剩下的一小半也变得虚幻起来,就在一切即将全都消失的时候,一道高大、强壮的身影出现了。

    杰森看到了即将消失的房屋。

    没有任何的犹豫,开启【冲锋】,就向着这本来。

    他能够闻到,原本浓郁的香味正在急速的消失。

    上百米的距离,在‘食物’的刺激下,杰森呼吸间就赶到了。

    而这个时候,石质房屋还有门柱之类的建筑。

    杰森抬手就抓去。

    可是,手掌却从中穿过。

    “嗯?”

    杰森一愣,然后,抬手再次抓去。

    与之前的结果一样。

    手掌同样的穿了过去。

    魔镜看不到这一切,它已经完全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现在正在努力的将‘家’带走。

    不过,虽然看不到,但是它能够感知的到。

    那个恐怖的家伙就在它的‘家’外,正在试图抓住它的‘家’。

    “别、别说用手抓了,就算是是用嘴、嘴……”

    暂时安全的魔镜,忍不住的开口,想完整的说一句‘用嘴咬,也不可能’,可是一个‘嘴’字念叨了数遍,后边的‘咬’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最终,魔镜选择了放弃。

    谁又能够完美无缺?

    它既然获得了完美无缺的镜框曲线,还有晶莹光亮的镜面,以及磁性的嗓音,那结巴也不是不可以的。

    大不了,以后不开口,只去‘写’就好。

    魔镜迅速的做出了镜生中最大的决定。

    但是,它永远不知道的是,当杰森面对一份前所未有的美味‘食物’时,会爆发出多大的潜力。

    它的身躯、灵魂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了。

    它自言自语的声音自然也是不存在这个世界的。

    存在的只有它的‘家’了。

    而这个‘家’马上也要消失在这个世界。

    可这依旧代表着‘连接’。

    很细微的‘连接’。

    说是缝隙都过分。

    但就是在这忽略不计的‘连接’下,杰森却听到了一个不断重复的声音——

    ‘嘴、嘴、嘴!’

    顿时,杰森双眼一亮!

    下一刻,杰森直接张嘴就冲着残余的石屋咬去。

    呼!

    就在他张嘴的刹那,他身后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漆黑之影。

    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即将消失的‘食物’,在杰森张嘴的时候,它也一同张开了血盆大口。

    咔!

    两者重叠。

    两张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咬住了‘食物’!

    咬到了!

    杰森瞬间就感受到自己的牙齿碰到了实物!

    而舌头略微舔舐了一下,就有一股浓郁的奶香味在味蕾上绽放。

    硬奶酪?

    杰森双眼一亮,然后嘴巴咬死,身躯用劲,双脚不停的向后。

    他感觉自己能够将这份食物‘拽’回来。

    漆黑的身影,随着杰森的用力拉拽,也一同拉拽,措不及防的魔镜被拉了一个踉跄,差点真的就被‘拽’回去了。

    怎么可能?!

    它的镜面放大了一圈,差点凸出镜框。

    几乎是下意识的,它用了自己的能力。

    然后,它看到了杰森张嘴咬住了自己‘家’的门柱一角。

    同时,它也看到了那虚幻的巨大黑影。

    在看到那道巨大黑影的一瞬间,魔镜就差点崩碎当场。

    “他、它、祂……”

    “又出现了!”

    魔镜恐惧的吼叫着。

    然后,再也顾不上其它,直接斩断了还未‘穿’过来的‘家’。

    咔!

    虚空中一声响。

    石质房屋的大门立柱被咬了下来。

    杰森抬手就抱住了这个门柱。

    而虚空内,魔镜开足了马力,带着残破的‘家’向着远处奔去。

    没有回头。

    没有停留。

    跑!

    不停的跑!

    它甚至连多余的念头都没有了。

    因为——

    ‘暴食大君’!

    它竟然看到了第四纪末横空出世,最有可能获得那个位置的‘暴食大君’!

    ‘暴食大君’虽然在第四纪末出现的时间不足百年,但是短短的百年,对方足足吞食了超过一半的‘竞争者’!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竞争者’早已成长起来。

    用凡人的话语来说,那就是一位位‘神灵’!

    可……

    全都被吃了!

    没有任何一个‘竞争者’在见到‘暴食大君’后还能够活着的。

    包括,祂们的‘投资者’们!

    像它这样的,被吃了至少100个!

    比它还厉害的?

    吃掉了至少上千个!

    事实上,在上一纪中,那些家伙才是主角。

    它?

    就是一个游走边缘的路人。

    也正因为这样,它活下来了。

    能够参与到第五纪中!

    它还记得当时,它已经认为‘暴食大君’一定会成为第四位,从而开始布局第五纪的情景。

    不光是它,那个时候的所有家伙们都一样。

    祂们都认为‘暴食大君’会成为第四位。

    可‘暴食大君’突然消失了,就如同对方的突然出现一样。

    然后,让一个‘小有名气’,却谁都不看好的存在成为了第四位。

    尽管它选择‘魔女’和对方有着那么些许的关系,但是它不得不说,那个家伙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了即使是掌管‘幸运’的家伙们,都羡慕的地步。

    在对方继承了第四位时,不少家伙都在猜测,‘暴食大君’去了哪里?

    至于死亡、消逝?

    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谁是不死的?

    所有的存在,都会想到‘暴食大君’。

    不单单是对方本身的实力,还因为对方吞噬了至少99位冠以‘生命’前缀的神灵,生命力所充沛,早已超出了想象。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暴食大君’发生了某些意外。

    不可违抗的意外。

    不然谁也不可能放弃‘第四位’的位置。

    不过,所有存在也都相信,这样的意外不可能永远阻挡‘暴食大君’。

    ‘暴食大君’一定会回来的!

    带着一如既往的暴虐与贪食!

    而且……

    极有可能是我们下一纪最可怕的对手。

    在‘第四位’真正意义上出现的时候,所有存在都是这样想的。

    甚至,不少存在就是以此为布置的。

    它则是例外。

    因为,它知道,就算它再怎么努力布置,也不可能对抗‘暴食大君’。

    所以,它早在最初,就决定了,一旦遇到‘暴食大君’就放弃。

    “不过,现在的‘暴食大君’,远远没有达到当初的程度,我是不是能……”

    “不行!”

    “不能这样!”

    “被发现的话,我就死定了!”

    魔镜细细的思考后,最终摇了摇头。

    它不敢提前去灭杀‘暴食大君’。

    因为,它知道即使是虚弱至极的‘暴食大君’,依旧是‘暴食大君’。

    它也不敢去帮助‘暴食大君’。

    因为,‘暴食大君’的骄傲根本会将这样的帮助当做是轻蔑、侮辱。

    它更不敢将‘暴食大君’出现的消息告知其他存在。

    因为,它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一旦它说出去,那它就会成为其它存在试探‘暴食大君’的筹码。

    思来想去,魔镜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我、我就是个废物。”

    虚空中拉着自己的‘家’疯狂逃窜的魔镜,忍不住的放声大哭。

    尤其是一回头看到自己的‘家’大门都缺了一角后,哭得更伤心了。

    哭声在虚空中传播出了老远。

    然后,这哭声突然戛然而止。

    魔镜镜面闪烁,宛如一脸懵逼般感受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出现在它的身躯上。

    接着,它眼前一黑。

    等到它再次看到事物时,它看到了一个七八岁的女孩。

    只需要一眼,它就能够确认,这是詹妮弗。

    小孩模样的詹妮弗。

    可是,她怎么能够把它从虚空中拉回来的?

    她很强,但是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的能力才对。

    魔镜下意识的就要窥视詹妮弗。

    “你敢去偷窥我的命运,我就把你送给杰森。”

    清脆的声音,在魔镜听来却是宛如恶魔的低语,它当即就停了下来。

    而到了这个时候,它才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带着手柄,可以轻松握在手中的镜子。

    它英俊的外貌并没有因为缩小而改变,相反,越发的精致了。

    只是……

    发生了什么?

    号称‘全知’的它,突然发现,到今天才发现,有一天,它会出现这么多的疑问。

    “问你个问题,告知我答案,我就让你恢复如初。”

    “如果你敢沉默,敢欺骗我,我就把你摸上蜂蜜送给杰森。”

    詹妮弗坐在椅子中,拿着镜子,缓缓的说道。

    魔镜:请问(我觉得书写,让我更有魅力,你觉得呢?)

    ……

    七八岁模样的詹妮弗盯着魔镜镜面的文字,眉头一簇,但是此刻的她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她一字一句的沉声问道——

    “你知道‘巨大城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