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眼前的文字微微一顿后,就如同瀑布般,汹涌的喷下,出现在了杰森的眼前——

    【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大师):夜与黎明相连,日出随后而至!它们在你的掌控下,可内敛无声,也可光芒万丈,做为一位融合了多项锻体术的大师,你早已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你已经开始窥视超凡的台阶,但你距离它还有着一段真正的距离!效果:力量+2.1、敏捷+1.7,体质+2.0,精神+1.2,感知+1.2(基础、入门、娴熟、精通、专家+0.1,大师全属性+0.3;以及力量、体质‘普鲁斯’额外+0.4(大师额外+0.2),战纹全属性+0.8(大师额外+0.3),影匿力量、敏捷+0.3、精神、感知+0.2(大师分别额外+0.1)),体力恢复速度+50%,精力恢复速度+50%,伤势恢复速度+50%,全身拥有战车级别防御(不包括眼睛等脆弱位置,亦无法免除致命要害),在徒手(持刀)战斗时,力量、敏捷、体质+0.5;在进行跳跃时,力量、敏捷判定+1.0;在水中时,呼吸时间额外增加100分钟,潜行、隐匿等级+5(即使是在光芒下,也将获得类似修正效果)】

    (标注:特殊的修炼方式,让它注定不凡,也让它变得越发特殊,【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等级无法超过【防护邪恶】)

    【判定大师级别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发生根本改变,固有天赋改变中……】

    【判定通过!】

    【白昼之狩晋升大师级天赋——】

    【白昼之狩.基础式:战纹呼吸术的特有天赋融入到了你的灵魂之中,而在你达到大师级别时,你身在白天、阳光等环境时,你将获得全属性+0.4的特效,且体力、精力、伤势恢复速度+25%】

    【白昼之狩.一式:你可以向着敌人发动猛烈豪迈的进攻;效果:按比例消耗10%-100%体力进行一次敏捷判定+0.15-1.5的高速攻击;当你在静止状态下完成一次2秒的蓄力时,你第一次攻击时力量、敏捷额外+0.2】

    【白昼之狩.二式:当你开启最大消耗的白昼之狩,且发动技能‘突刺’时,你的敏捷加持将会叠加,且在之后的五次攻击中,都将额外获得+0.1的敏捷加持!】

    【白昼之狩.三式:豪迈的攻击,理应有着战吼,当你对着对方发动攻击,且高声战吼时,你将有一定几率驱散身上恐惧、混乱、消沉等负面状态,且获得总体战力1%的加成】

    ……

    【暗夜之拥晋升大师级天赋——】

    【暗夜之拥.基础式:它是守夜人与狮鹫锻体术结合后,最为最初的异变,它的特殊性毋庸置疑,而你的天赋将它缓慢的推向了某种极致,它即将变得超凡脱俗,而你也是一样;当你也在夜晚、黑暗、阴影内时,你将获得潜行、隐匿等级+3的加持,且体力、精力、伤势恢复速度+10%】

    【暗夜之拥.一式:面对阴影、负能量侵蚀时,将会获得额外等级+3的防御,当你在静止状态下完成一次2秒的蓄力时,面对阴影、负能量额外等级+1】

    【暗夜之拥.二式:当你承受的阴影、负能量伤害累积到子弹级别时,你将可以将这样的攻击返还给攻击者,最高承受力为全身防御等级】

    ……

    【晨曦之剑:历史阴影之中的宝藏,你不仅把它又一次挖掘出来,还获得了一次意外体验的机会,你铭记了那次体验后,它变得更强了,而在你继续强大自身时,它再次获得了增强;当在黎明时分,你可以通过蓄力3秒,制造一柄25米长的晨曦之剑,进行一次战机级别的斩击,它将消耗你极大的体力;当你在静止状态下完成一次2秒的蓄力时,晨曦之剑长度+5米】

    ……

    全身的力量调节随着文字的出现而开始。

    这一次的调节,比之前任何一次技能等级提升时都要长。

    20秒后,杰森睁开了双眼,他下意识的捏了捏拳头。

    他似乎感受到了无尽的力量!

    他明白这是错觉,但是欣喜感还是存在着。

    他知道【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从专家级提升到大师级别会是一次质的变化,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大的变化。

    单单是属性方面就让人感到了惊喜。

    杰森默默的结算后,得出了下列列表——

    力量+1.2→2.1

    敏捷+1.0→1.7

    体质+1.2→2.0

    精神+0.5→1.2

    感知+0.5→1.2

    ……

    前面的数字是专家级别是五维属性的数值,后面则是提高到大师级别时的数值。

    敏捷、精神、感知提高最少,都是0.7点。

    体质次高,提高了0.8点。

    力量提升最高,足有0.9点。

    此刻,杰森的属性变为了力量4.7、敏捷4.3、体质5.3、精神3.3、感知6.9。

    而这只是其中最直观的一项!

    剩下的各类恢复和特殊情况判定都获得了长足的进步,最让杰森欣喜的是,他全身防御级别已经达到了战车级别。

    在这样的防御下,他终于可以彻底无视普通刀剑与小口径枪械,且能够抵御相当的爆炸伤害了。

    这对拥有‘不死’天赋的他来说,真的是一次质的变化!

    他终于‘硬’了!

    但这还不够!

    既然要叠甲,那就一定要叠到最厚!

    血长、甲厚,带复活,才是他的追求!

    而达到大师级后【白昼之狩】【暗夜之拥】会发生大变化,杰森猜测道,只是杰森却没有预料到【白昼之狩.三式】和【暗夜之拥.二式】。

    “发出战吼驱散恐惧、混乱、消沉等负面状态,且获得总体战力1%的加成吗?”

    “1%?”

    杰森盯着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加成,双眼微微眯起。

    1%看似不多。

    但有的时候0.01%都会影响到一场战斗的最终走向。

    更不用说1%了!

    而且,这个1%并不是最终的结果。

    随着【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的提升,它一定会再次提升。

    “最终会达到什么程度?”

    杰森忍不住的猜测着,眯起的双眼中满是期待。

    至于发出战吼?

    在经历了最初的羞耻,然后习惯了阿拉斯那种‘欧拉欧拉欧拉欧拉’的挥拳方式,其实是相当带感的,尤其是当拳头连绵不断,带着层层重影狠狠砸在敌人身上时,那是一种男人才能够领会到的魅力,既挥洒着汗水,还流淌着热血。

    这是一种战斗方式。

    更是……

    青春!

    不断的失败,不断的战斗,百折不挠的青春!

    杰森不讨厌这样的青春。

    就如同他同样喜欢【晨曦之剑】的干脆一样。

    “完美蓄力后足有30米长短,战车级别之上的攻击力是战机吗?”

    “按照载具的方式吗?”

    “还是因为战机是战车的天敌?”

    杰森思考着,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测试【晨曦之剑】的威力了。

    可惜的是,这个时候刚刚中午,距离黎明太远了。

    呼!

    略带遗憾的吐了口浊气。

    杰森看向了【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从大师级到无双级别的所需。

    “400点饱食度和……20点食之兴奋?!”

    “20点?!”

    杰森看着这个数值双眼瞪大。

    虽然猜到了随着等级的提升,对食之兴奋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但是杰森却没有想到会达到了这种程度。

    要知道,专家级别晋升大师级,也只是需要需要200点饱食度、10点食之兴奋。

    “完全是成倍的增加吗?”

    杰森眉头皱起,又很快松开了。

    对于杰森来说,积攒20点食之兴奋很难,但却并不是不可能完成,只是有着一定的挑战性罢了。

    而面对挑战?

    杰森从不退缩!

    怯懦就和人类的底线一样,一旦突破了,那就真的成了懦夫,面对任何事情,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解决,而是逃避。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次次如此。

    可总有一次,会退无可退。

    那个时候再后悔?

    真的是太晚了。

    深知这一点的,杰森迅速的调整了状态。

    “此刻我拥有382点饱食度和1的食之兴奋……也就是说,我刚刚展现了132次天赋吗?”

    “现在我还拥有127.3条命!”

    “足够了!”

    思考着‘流水席’计划的杰森转身走向了一旁。

    虽然【晨曦之剑】无法测试,但是其他的一些能力却不在这个范围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杰森对于自我身躯的掌控越发的自如了。

    技巧、知识的通调早已让杰森适应了增强的身躯,但是性格谨慎的杰森,总觉得要亲自试一试,不然的话,总会不放心。

    当太阳西垂时,杰森结束了这样的测试,返回了冷库车边,直接就跳上了冷库车顶。

    以杰森此刻超过常人四倍的身体素质,和跳跃时力量、敏捷判定+1.0,这样的举动真的是轻而易举的。

    不需要助跑,更不需要攀跃,原地一个起跳就足够。

    悄无声息的落在车顶,杰森盘膝坐在了那,将之前的包拿了过来,从中掏出了小桌子,将餐盘等餐具、调味品摆放其上后,杰森一抬手就拿出了两个罐头和一包压缩饼干。

    这是他为了以防万一,给自己准备的食物。

    虽然少了点,但是总比没有好。

    呼!

    烈焰出现在了杰森的手中,两个被打开的罐头,不一会儿就冒出了浓郁的牛肉香味,汤汁咕咚、咕咚的响声中,杰森抬手就将两个牛肉罐头倒在了餐盘中。

    “真是方便!”

    杰森感叹着。

    他甚至在猜测,最初发明【查尔斯燃烧术】的人是不是也是为了野外生火、做饭方便,才想到了这种天才般的秘术。

    当然,也有其它的可能。

    不过,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召唤陨石’之类发明的。

    刺啦!

    撕开压缩饼干的包装,杰森先取出一块,咬了一口。

    口感是酥酥的,有一丝甜味,但绝对不过分,更多的是面粉原本的香味。

    然后,将咬了一口的压缩饼干蘸了牛肉罐头的汤汁。

    顿时,口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酥中带软,肉汁的味道融在了面粉中。

    随手在拿起一大块牛肉扔进嘴里,咀嚼间,郊外的微风拂过面庞,树枝、灌木、青草各异,但却不吵杂的响声清晰入耳,令杰森不由比起了双眼。

    嘴中是牛肉、饼干的味道。

    鼻中却有了植物的清新感。

    “这就是大自然吗?”

    杰森轻声自语着。

    接着,马上摇了摇头。

    “不对,这不是大自然,大自然应该是鸡鸭牛羊猪鱼还有各种蔬菜的搭配,最好是装在一个大铜锅里,木炭点着,小火慢慢的炖,而不是这种单纯的清新!”

    “这样的清新,最多也就是……”

    “小花园的味道。”

    杰森这样的想着,嘴巴一张就将就将剩下的牛肉罐头、压缩饼干全都吃了下去,咀嚼了数下一咽后,就再次拿起面具戴了起来。

    他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一道高挑的身影正走了过来。

    宽大的袍子,圆边的尖顶帽,还有跟在对方身边的扫把,都在说明着对方女巫的身份。

    对方长得十分好看,是杰森见过的女士中长相最好的一个。

    眉眼精致,且,气质特殊。

    双眼中既有着一种单纯的青涩,但在偶尔回眸一瞥时,却又充斥着另类的妩媚感。

    但是杰森在意的不是这些。

    而是对方身上的‘食物’气息!

    一股浓郁的,正在缓缓消散的‘食物’气息!

    对方刚刚接触过一份极为美味的‘食物’!

    杰森可以肯定这一点。

    当即,他就抽动鼻翼。

    他希望确认对方来时的方向。

    而这对于感知达到常人七倍,且嗅觉尤为敏锐的杰森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几乎是在下一刻,他就确认了‘食物’的味道应该是从樱桃城的东南方向。

    大致确认了方向后,杰森迅速的收拾了小桌子和餐具、调料,将其装入包中,背起包就要向着‘食物’味道的方向前进。

    现在只是午后,距离和‘黄金之风’,还有老教官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几个小时,他如果快一点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毕竟,根据‘食物’溢散的速度来看,‘食物’距离樱桃城虽然有着一定的距离,但是这个距离一定不会太远。

    至于这个女巫?

    杰森完全没有理会的打算。

    即使他很感谢对方身上传来的‘食物’气味。

    但是对于对方本身?

    杰森没有一丁点儿的兴趣。

    背着包的杰森与对方迎面走去。

    双方都是前行。

    距离越来越近。

    詹妮弗看着从对面走来的杰森,心中不由的多出了一份忐忑。

    在‘魔镜’那,得到否定答案的詹妮弗十分的不甘心。

    即使她知道杰森不是那个能够让她找回记忆的人,她也希望看一眼杰森。

    要知道,杰森是她所知,唯一符合‘由樱桃城掀起整个地面世界风云’的人。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爱德华!

    为此投资了相当多!

    不然就算是以爱德华的财富,即使能够买到有关‘神秘侧’的一些物品,也会被一些‘神秘侧’人士盯上。

    神秘侧中,既有着老教官那样的战士,也有着性格恶劣、残忍、贪婪的家伙。

    事实上,后者更多。

    如果没有她的命令,爱德华早就被连皮带骨的吞下去了,根本不可能有后续的事情。

    只是,爱德华令她失望了。

    一如她之前的几个人选一样。

    实在是失望透顶!

    但与那几个人选不同的是,爱德华引出了杰森。

    这个她曾听闻,但从不在意的人。

    因为,最初的杰森并不在樱桃城。

    之后发生的事情则让她感到欣喜。

    杰森在樱桃城,且掀起了风云的人。

    可那面魔镜却否认了。

    那面镜子不会说谎。

    这是仪式的前置,也是整个仪式的核心。

    不然的话,她早就把对方砸碎了。

    她可不需要一个谎话连篇的镜子。

    詹妮弗心底想着,杰森却是越来越近,很快的,杰森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双方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米。

    詹妮弗忐忑的心,突然紧张起来。

    这是她极少会有的情绪,上一次还是突然的在这个世界醒来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心里只有一个形容词,或者说称呼——

    魔女!

    除了这个,她没有任何的记忆。

    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也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

    更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

    至于现在的名字‘詹妮弗’?

    这是一个对她心怀不轨的女巫的名字。

    她觉得不错,在干掉对方后,就用了这个名字,同时,还继承了那个女巫的法术书、大坩埚、草药等等的一切。

    对于这些东西,她可以确认自己记忆中没有,但是一看就会,一会就是极为熟练,稍微练习后,就达到了常人所不能达到的精深程度。

    甚至推陈出新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静下心思考一下就行。

    而她的实力,也在这样的前提下,飞速的增加着。

    知识代表着力量。

    在巫师间是最为准确的。

    而她一两个月就能够达到普通巫师一生所无法达到的程度。

    她的实力?

    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遇到过需要她全力出手的敌人。

    所以,除了第一次紧张外,她很少有紧张。

    但这个时候,看着杰森她却紧张了。

    詹妮弗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完全的说不出来。

    而杰森?

    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直接与对方擦肩而过。

    詹妮弗一愣。

    她,被无视了?

    下意识的,詹妮弗转过身,对着杰森的背影喊道——

    “站住!”

    话语声落下的时候,詹妮弗就消失在原地,犹如瞬移一般出现在了杰森的身前,挡住了杰森前行的道路。

    高挑的詹妮弗不需要仰头,只是目光向上,就能够注视杰森。

    此刻,她瞪大双眼,脸颊微微鼓起。

    “你……”

    詹妮弗原本想问为什么要无视她,但是话到了嘴边,她却收了回去,而是以一种饶有兴致的眼神打量着杰森。

    “圣遗?邪魔?”

    两个陌生的词汇出现。

    “人类。”

    杰森强调着。

    “谢谢。”

    詹妮弗嘴里道着谢,脸上却浮现了一抹笑容。

    那是一种带着童真却又像是算计人的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后,杰森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短柄宽刃砍刀。

    他要先下手为强。

    可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詹妮弗却再次说道:

    “你知道……”

    詹妮弗的嘴巴开合着,是正常的吐字发声,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情形极为的违和。

    而且,更为怪异的是,天空的太阳消失了。

    明明是午后的时光,却一下子黑了下来。

    但不是夜空。

    就是一种漆黑。

    没有白天、没有黑夜。

    只剩下——

    窃窃私语!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低语声如冤魂般萦绕耳边。

    杰森一怔。

    紧接着,杰森就破碎了。

    整个身躯就破碎了。

    粉碎的那种。

    血肉都要被分解,被蒸发。

    但杰森的天赋让他,再次的活了过来。

    可窃窃私语还在。

    他又一次的死了。

    亦如刚刚。

    没有任何的放抗之力,战车级别的防御力在此刻,变得连纸都不如。

    一连十次!

    杰森周围的窃窃私语一顿。

    它或者它们奇怪与杰森为什么不死。

    然后,这样的黑暗开始蠕动。

    向着杰森而来。

    似乎,黑暗将杰森当成了同类。

    而在杰森的心底,则涌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虽然不知道被这样的黑暗覆盖会发生什么,但是杰森的第六感却告诉他,一定不要不覆盖,不然的话,会发生一些根本无法逆转的事情。

    yi!

    低沉的图复语中,【防护力场】出现了。

    蠕动的黑暗停下了。

    它或它们厌恶这样的特殊力场。

    但是,它或它们对杰森更好奇了。

    yi!

    杰森没有犹豫,又是一记【防护力场】。

    这一次,它或它们虽然还是好奇,但却有些厌恶了。

    杰森则是没有停止。

    再次使用了两次【防护力场】,体力达到了极致时,他准备用饱食度无视消耗,继续超负荷使用时,它或它们的厌恶达到了极致。

    黑暗蠕动到了远处。

    杰森的视野清晰起来。

    说是清晰,但是看到的依旧是‘黑暗’。

    只不过,这样的黑暗,是通常意义上的黑暗。

    并没有什么‘诡异’夹杂其中。

    而在这片黑暗中,随着那片好似黑暗的‘诡异’远离,数个令杰森感到全身发麻,灵魂颤栗的存在就将‘目光’投射而来。

    只是被目光一扫,杰森的身躯就再次开始崩溃了。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杰森感知到了死亡的气息。

    不是他。

    是那些投射‘目光’而来的存在。

    那些存在全都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浓郁到宛如实质!

    这里是哪?

    这些存在是什么?

    感知类似‘诡异’,却又与‘诡异’不同的存在,杰森的大脑忍不住的想着。

    而他的身躯则似乎触碰到了这里的某些规则,就这么的被‘吐’了出来。

    没错!

    杰森就感觉自己的身躯受到了剧烈的挤压,然后被什么东西吐出来一样。

    他本就崩溃的身躯,彻底的崩散。

    一滩血肉出现在了詹妮弗面前。

    看着这摊血肉,詹妮弗的脸上浮现着失望。

    “果然不是你。”

    詹妮弗低声说道。

    然后,转身就准备离开。

    道歉?

    身为‘魔女’的她怎么可能道歉。

    杰森死之后会产生的连锁反应?

    抱歉,她也没有想过。

    或者说,就算发生了什么,她也不在乎。

    她,本来就是肆意妄为的。

    周围亮了起来。

    恢复知觉的杰森再次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

    他的双眼再次看到了整个世界。

    自然也包括眼前詹妮弗的背影。

    没有任何的犹豫,拔刀就斩。

    即使体力达到了极致,但是依靠着大师级别【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的恢复,一口喘息,就足以让杰森恢复劈砍一次的体力了。

    噗!

    短柄宽刃砍刀掠过了詹妮弗的脖颈。

    对方的头颅直接飞起。

    但是,还没有等詹妮弗的头颅落地,那飞起的头颅包括站着的身躯,就变成了一堆稻草。

    或者准确点说,是一个被斩首的稻草人。

    然后,詹妮弗出现在了不远的地方。

    她一脸愕然的转过身,看着并没有死亡的杰森,脸上的愕然逐渐的变为了意外,而在她的眼中,则是浮现起了惊喜的目光。

    “你没死?”

    詹妮弗盯着杰森,轻呼道。

    而杰森?

    发起【冲锋】,一刀就刺穿了詹妮弗的胸膛。

    胸膛被刺穿的詹妮弗,脸上没有任何的痛苦,她笑嘻嘻的看着杰森,然后,还一挺胸膛,更加的靠近杰森,就想要把头枕向杰森的肩头。

    但是,杰森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抽刀反手一切,就再次削掉了对方的头领。

    同样的,还是一个被斩首的稻草人落在了地面。

    詹妮弗则再一次出现在远处。

    她脸上的神情不变,还是那种笑嘻嘻的。

    “亲爱的,你好狠的心呐。”

    詹妮弗这样说着,再杰森冲来的一刻,整个人就坐在扫把上飞到了半空中。

    呼!

    烈焰燃烧,【查尔斯燃烧术】下,一颗火球被杰森握在手中,狠狠的砸向了詹妮弗,却被对方轻易而举的躲闪了。

    一连四次,都是如此。

    杰森眯起了双眼。

    他真正有效的,能够对付空中敌人的手段就是【查尔斯燃烧术】。

    跳跃攻击?

    并不比【查尔斯燃烧术】好多事。

    甚至,远不如【查尔斯燃烧术】好用。

    该怎么办?

    杰森思考着。

    而就在杰森的思考时,横坐在扫把上的詹妮弗,晃荡着双腿,宛如是在做着秋千般,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打不着~打不着~”

    “你气不气?”

    “你真的生气了啊?”

    看着杰森森冷的双眼,詹妮弗一缩脖子,似乎是被吓到了。

    然后,她坐在那,轻声的安慰着杰森。

    “别生气了,好不好?”

    “大不了,我死给你看!”

    “你消消气啊!”

    “我死了,你就不准再生气了哟!”

    似乎是担心杰森继续生气,詹妮弗就这么一抬手,抓住了自己的头颅,然后,猛地一用力——

    刺啦!

    血肉的撕扯声中,詹妮弗赫然把自己的脑袋拽了下来。

    连带着一截颈椎在内,这颗头颅掉落到了杰森的脚边。

    扑通。

    剩下的尸体连带着扫把也一起摔落。

    没有变成稻草人。

    詹妮弗的身躯再没有了一丁点儿活力。

    杰森一愣,面具后的面容上,满是愕然。

    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