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作品

    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中,约翰就这么跪在了地上,他全身都开始了颤抖。

    足足数秒后,他才伸出双手将小狗抱出了纸箱。

    接着,这个颓丧的男人将小狗搂在怀中轻轻的抚摸着。

    似乎期待狗狗的复活。

    但是小狗双耳垂下,四肢僵硬,早已经没有能力回应自己的主人。

    颓丧的男人呆愣的跪坐在那里,姿势慢慢的松垮,从跪坐变成了盘膝而坐,前一刻好像完全垮了,但是在这一刻,一丝丝冰冷的感觉正从这个男人的身体深处缓缓的迸发出来。

    “杰森。”

    颓丧的男人突然开口。

    “嗯?”

    杰森看向了这个颓丧的男人,他超越常人的感知告诉他,现在的约翰变得极度危险,如果说之前的约翰像一只被锁链束缚的猛虎。

    而现在?

    锁链断了。

    猛虎即将出闸!

    “他,和他相关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说完,约翰抱着小狗的尸体起身,径直离去。

    他是谁,不言而喻。

    杰森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有人替他解决麻烦,他很乐意,特别是在没有‘食物’参与其中的时候。

    目送着约翰离去,杰森也向着巷子口走去,他准备打车回去。

    在之前离开房间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杰森特意带了钱包出来。

    至于走回去?

    在有着更方便的交通工具时,杰森不会选择最原始的方式。

    虽然他能够更快,但是他也没有忘记所处的地方。

    相较于之前的几个‘菜单’世界,眼前的世界无疑是最先进的,马路上的探头比比皆是,杰森可不想被这些探头发现什么。

    同样的,他也不愿意为了躲避探头而绕远。

    站在巷子口的杰森,站在候车区,静静等待着出租车的出现。

    不过,他等来的却是那位警长戴维德。

    在对方的身后是那位年轻的助手亨特。

    此刻,这位助手正面带怀疑的盯着杰森。

    很明显,应该是发现了自己被约翰的‘小把戏’戏弄了,但却不确定戏弄他的人究竟是谁。

    “呼。”

    “见到您没事,真是太好了,杰森先生。”

    那位中年警长仿佛是长出了口气一般,看着杰森不有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

    “怎么了?”

    杰森明知故问。

    “刚刚亨特被一个家伙引开了注意力,我们以为那个家伙是模仿犯,出动了大量的人手去追捕,但是却被对方溜掉了。”

    “然后,我们去敲您的门,发现没有人应答。”

    “当时真的把我吓坏了,我以为您出了什么事。”

    “幸好这里有人报告说看到了您。”

    中年警长的脸上唏嘘、心有余悸的表情。

    然后,对方话锋一转。

    “能够告诉我,您为什么回来到这里吗?”

    一边说着,这位中年警长一边看向了杰森。

    虽然还是带着亲切的笑容,但是眼中却不自觉的闪过了精芒。

    尽管一闪即逝,但却被杰森看在了眼中。

    这才是本来面目吗?

    杰森心底想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好奇。”

    他这样的回答着。

    “好奇?”

    “嗯,也对。”

    “身为《十字街跟踪者》的作者,突然出现了模仿犯,自然是要好奇的。”

    中年警长认可的点了点头。

    接着,对方话语略微停顿后,就突然再次开口。

    “杰森先生您能够告诉我,您为什么要将现场描写的那么详细吗?”

    “就如同……您亲眼看到一样。”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中年警长双眼紧紧看着杰森的双眼,不让自己有任何的松懈。

    “为了真实。”

    “我力求真实。”

    “但正因为这样,才会出现了一些本不该出现的破绽。”

    杰森回答着早已想好的答案。

    在之前他翻阅‘自己所写’的《十字街跟踪者》时,就曾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毕竟,戴维德、亨特这两位给杰森留下的印象可不是什么酒囊饭袋。

    而眼前的情况,则告诉着杰森,提前准备是多么的必要。

    “原来是这样啊!”

    中年警长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仿佛这个时候,才发现杰森所站的是候车区般,这位中年警长立刻又浮现出了那种亲切的微笑。

    “杰森先生您是打算返回3a公寓?”

    “是的。”

    杰森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这一点。

    “刚好我的人要去那里,您不介意他送您吗?”

    中年警长问道。

    “当然不介意。”

    杰森笑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这位警长想要干什么。

    无非就是为了更好的监视、观察他。

    但他却是不会介意的。

    要知道省下一笔车费,足够多买一个热狗或者甜玉米了吧?

    他刚刚坐着约翰的车离开3a公寓的时候,可是看到在街角处有个快餐摊位的,而在距离公寓大约200米的地方有一间披萨店,斜对面还有一间快餐店,再过去50米则有一间餐馆,再过去300米有一间很有特色的露天餐厅,还有……

    回忆着脑海中不自觉记录下的餐馆、饭店。

    杰森径直登上了那位警长下属的车子。

    车子发动机的轰鸣中,杰森很快的消逝在了戴维德、亨特的眼中。

    “警长您相信他说的?”

    亨特不自觉的问道。

    “你认为呢?”

    戴维德反问道。

    “我不确定。”

    年轻的助手摇了摇头。

    这位年轻人在刚刚杰森说话的时候,就不自觉的观察着杰森,希望找到破绽,但是很可惜,他根本没有看出什么来。

    “不确定的话……那就去寻找让你不确定的理由。”

    “不论你是出于本能也好,还是经验也罢,既然你不确定,那就把它找出来。”

    中年警长提点着自己的助手。

    他不会埋怨、轻视自己的助手没有看到最关键的点。

    因为,当初和自己助手一样年纪的他,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而且,如果他的助手发现了这些,那就根本不用再担任他的助手了。

    “你看过《十字街跟踪者》吗?”

    中年警长问道。

    “看过。”

    年轻的助手立刻点头。

    已经出现了模仿犯,年轻的助手就算以前没看过,也会补上。

    “那你对那里怎么看?”

    中年警长指了指杰森刚刚走出来的巷子。

    不是凶案发生的巷子,而是隔壁那条。

    年轻的助手一愣。

    中年警长已经向着那条巷子走去,一脸亲切笑容的戴维德很轻易的从居住在这里的人口中得知了杰森曾经来过这个巷子。

    杰森的体型和打扮,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了。

    “杰森来过这里,那……”

    “不是模仿!”

    “是重现!”

    “那个杀人的家伙,想要重现《十字街跟踪者》书里的内容,所以才开始制造凶案,同时又将杰森引到这里来。”

    面对着犹豫的助手,中年警长很干脆的说道。

    “那杰森的电话,我们用不用监视?”

    看过一遍《十字街跟踪者》的年轻助手问道。

    他记得其中,电话是‘连接’主角、杀手之间至关紧要的道具。

    “不用。”

    “那个家伙不是傻子,不会给我们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我现在只是好奇……”

    “谁是杰森的房东?”

    中年警长低声自语着。

    “我马上就去查。”

    年轻的助手说着转身就走。

    “记得调查那个刀片。”

    “还有,在杰森租住的公寓附近加派人手。”

    中年警长叮嘱着自己的助手。

    “明白。”

    年轻的助手,马上行动起来,而中年警长站在原地,眉头微皱,他总觉得他似乎遗漏了什么。

    ……

    约翰的家中。

    地下室。

    拎着锤子的约翰站在房间的中央。

    他曾经认为自己可以忘掉过去了。

    事实上,他在那段时间内,真的忘记了。

    他如同是一个普通人一般生活。

    欢笑、哭泣。

    逛街、熬夜。

    他深爱的那段日子。

    因为,有她在啊。

    而她离去后?

    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了。

    就连她留给他最后的一丝希望都被掐灭了。

    那家伙把他推向了深渊。

    但是那家伙可能不知道,他就来自那里。

    现在?

    他要让那家伙和那家伙相关的人都感受一下那里的风光。

    砰!

    约翰抡起了大锤,狠狠的砸在了地面。

    一下。

    两下。

    三下。

    水泥地面迅速震动,然后直接碎裂,逐渐露出了下面的箱子。

    将锤子扔到了一边,约翰俯下身,将水泥块摸去,将箱子拎了出来后,径直打开。

    一支支枪露了出来。

    他拿起其中一支,熟练之极的检查起来。

    一支接着一支。

    全都检查完后,约翰走进了浴室。

    水流声中,约翰彻底的进入了‘之前’的状态,他拿着毛巾擦拭着身上残余的水渍,然后,拉开了衣柜,从中摘下了那套带着白衬衣的黑西服。

    呼啦!

    衣衫的抖动声中,约翰抽出白衬衣,穿在了身上。

    然后,他一丝不苟的系着扣子,动作精细到如同一个机器人。

    当他从浴室旁的更衣间走出来的时候,半长的头发全部向后梳去,虽然没有刮胡子,但是身上的颓丧感早已消失不见。

    只剩下了一股凛然的杀气。

    滴、滴。

    手机上传来的短信,告知着他该去哪找他要的目标。

    虽然离去,但是往日的关系依旧在。

    想要调查一些事情,自然不是难事。

    出门时,约翰看了一眼花园。

    他将他的狗埋在了花园的树下。

    现在?

    他要去为他的狗讨回公道。

    约翰登上了车子,一脚油门后,车子如箭一般冲了出去,

    ……

    樱桃城,北区。

    一栋还没有完工,就陷入到了资金断链麻烦中的大楼的顶层,四个人正嘻嘻哈哈的坐在这里。

    相较于外表的破烂不堪,这一层却是装修的却是不错。

    硕大的吊灯,宽敞的沙发,装满了食物的冰箱,电视、电脑、游戏机等等应有尽有。

    “真是简单!”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半靠在沙发中,手里一边玩着一把蝴蝶刀,一边满是不屑的说道。

    “是啊。”

    “一个这么轻松的任务,就有着20w的酬劳。”

    “如果再有几次,我们就能够退休了。”

    另外一个带着针织帽的男子坐在对面,手里拿着一罐啤酒。

    “你们就不好奇那个家伙为什么让我们这么干吗?”

    其中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子指了指电视。

    这个时候,电视上正在播放着《十字街跟踪者》模仿者的凶杀案。

    “啧。”

    “关我们什么事?”

    “我们只是收钱办事。”

    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不屑的撇了撇嘴。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个默不作声的健壮男子。

    “嘿,你在想什么?”

    “高兴一下。”

    “我们完成了一项大任务。”

    “20w!”

    “是20w!”

    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提醒着同伙。

    “你为什么要杀了那条狗?”

    “它是无辜的。”

    “委托人也没有让我们杀它。”

    这个健壮的男子问道。

    “你在说那条狗?”

    “它叫得我烦死了。”

    “难道它不该死吗?”

    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径直走到了这个同伙面前,虽然这个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要比这个健壮的人低了一头,而且瘦弱了许多,但是随着对方的靠近,健壮的男子却是不由后退了一步。

    接着,这个健壮男子的衣领子就被小胡子年轻人揪住了。

    “你是在心疼那条狗?”

    “还是在……”

    “质疑我?”

    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手中的蝴蝶刀,刀刃直直的对准了同伙的脖颈。

    健壮的男子眼角一跳,随后就高高举起了双手。

    “我没有。”

    他这样的回答着。

    “最好没有。”

    “我再重申一遍,也是最后一遍!”

    “在这里我是老大!”

    “我是头!”

    “你们都要听我的!”

    “不能够违抗我的命令!”

    “听懂了吗?”

    小胡子年轻人向着头戴针织帽和身材瘦弱的男子看去,两人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小胡子年轻人不由面带笑容,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这就是他想要的。

    一群听话的手下。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挣到更多的钱。

    不就是一条狗吗?

    死了也就死了。

    难道还有人因为一条狗来杀他吗?

    开玩笑!

    “好了!”

    “现在我们……”

    砰!